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故事大全 » 正文

麝月是怎么死的_麝月與賈寶玉的關系

發布時間:2019-04-23     瀏覽次數:2
麝月和晴雯的關系 麝月是怎么死的?


  麝月、晴雯、襲人同為寶玉身邊的近身大丫鬟,其中襲人穩重大方,是丫鬟中的頭一人。而且也是曹雪芹,唯一一個明確的寫了與賈寶玉發生性關系的女人。她的地位是高于麝月、晴雯二人的,一般都是她來吩咐麝月和晴雯做事。而在這樣一種情況下,麝月和晴雯,自然更為親近,關系很是要好。有人說麝月和晴雯,是一對活脫脫的“冤家”,這話一點也沒說錯。

  第二十回寶玉在老祖宗處吃完飯,惦記著生病的襲人,便回至房中。這個時候晴雯他們都出去耍去了,獨麝月一人安坐屋中。寶玉笑問麝月怎么不同其他人一道去玩耍,麝月說若自己也去了,睡在這兒守著。“寶玉聽了這話,公然又是一個襲人。因笑道:‘我在這里坐著,你放心去罷。’麝月道:‘你既在這里,越發不用去了,咱們兩個說話頑笑豈不好?’寶玉笑道:‘咱兩個作什么呢?怪沒意思的,也罷了,早上你說頭癢,這會子沒什么事,我替你篦頭罷。’麝月聽了便道:‘就是這樣。’說著,將文具鏡匣搬來,卸去釵釧,打開頭發,寶玉拿了篦子替他一一的梳篦。只篦了三五下,只見晴雯忙忙走進來取錢。一見了他兩個,便冷笑道:‘哦,交杯盞還沒吃,倒上頭了!’寶玉笑道:‘你來,我也替你篦一篦。’晴雯道:‘我沒那么大福。’說著,拿了錢,便摔簾子出去了。”寶玉在麝月身后,麝月對鏡,二人在鏡內相視而笑。聽晴雯的話語,其實帶著一股酸味,而麝月不解釋,只與寶玉相視而笑,也是耐人尋味。

  而在“撕扇子作千金一笑”一節中,寶玉惹惱了晴雯,想要討好她,便讓晴雯撕扇子玩。晴雯笑道:“既這么說,你就拿了扇子來我撕。我最喜歡撕的。”寶玉將扇子遞給她,晴雯果然接過來,嗤的一聲,撕了兩半,接著嗤嗤又聽幾聲。寶玉在旁笑著說:“響的好,再撕響些!”此時麝月走過來笑道:“少作些孽罷。”寶玉一把將麝月手里的扇子也奪了遞與晴雯。晴雯接了,也撕了幾半子,二人都大笑。麝月道:“這是怎么說,拿我的東西開心兒?”寶玉笑道:“打開扇子匣子你揀去,什么好東西!” 麝月道:“既這么說,就把匣子搬了出來,讓他盡力的撕,豈不好?”寶玉笑道:“你就搬去。”麝月道:“我可不造這孽,她也沒折了手,叫她自己搬去。”晴雯笑著,倚在床上說道:“我也乏了,明兒再撕罷。”梳頭時,晴雯“譏諷”麝月,撕扇時,麝月“譏諷”晴雯,兩人對彼此的話語都不回嘴。其實有些姐妹間,共同愛上一個男人的意味。又加上頂上還有個襲人,怕還有一份惺惺相惜吧。

  脂硯批語:“閑上一段女兒口舌,卻寫麝月一人,襲人出嫁之后,寶玉寶釵身邊還有一人,雖不及襲人周到,亦可免微小敝等患,方不負寶釵之為人也。故襲人出嫁后云:”好歹留著麝月“一語,寶玉便依從此話”麝月是陪在寶玉身邊的最后一人之一,直到寶玉出家為僧之前,都在寶玉身邊隨身侍候。而通過“金星與婺女爭華,麝月共嫦娥竟爽”,“窗明麝月開宮鏡,室靄檀云品御香。”,“鏡分鸞別,愁開麝月之奩;梳化龍飛,哀折檀云之齒”便可知道,麝月代指鏡子。說到鏡子,結合《紅樓夢》,大家第一反映應當是“風月寶鑒”。麝月實際上同風月寶鑒一樣,照了賈寶玉乃至榮府的興衰。麝月是鏡子,然而寶玉不能忘懷回風月,固有襲人箴勸之功。作者描寫襲人麝月為一對,是有匠心的,先人不知而貶抑襲人,信可悲焉。麝月使寶玉照,襲人自箴勸,天生一對賢人。襲麝二人不可盡缺,否則寶玉號呼于青埂峰下矣。麝月終不能照醒寶玉,無可奈何而去。說麝月是鏡子,是不是代指麝月最后在沒有照醒寶玉后,便離開了呢?

《紅樓夢》麝月名字的由來 麝月與賈寶玉的關系


  麝月與襲人、晴雯都是賈寶玉身邊的大丫頭,文中說麝月“公然又是一個襲人”,脾氣秉性都與襲人相似。同時她還有晴雯的潑辣活潑的一面,可以說是兼具晴雯襲人之美。但是這樣一個角色,其實在《紅樓夢》整個故事中,仿佛是襲人的一個影子,并不為人所熟知。若不是脂硯齋對她的批注,想來大家定會錯過這個女子。

  我們看麝月,只覺她名字實在出奇?!队衽_新詠》云“金星與婺女爭華,麝月共嫦娥竟爽”,麝月之名大概便來自于此。同時在書中在第二十三回中,寶玉四時即事詩中的《夏夜即事》中有:“窗明麝月開宮鏡,室靄檀云品御香。”在第七十八回的《芙蓉誄》中,有“鏡分鸞別,愁開麝月之奩;梳化龍飛,哀折檀云之齒”。麝月與檀云相對,麝月指得是鏡子,而檀云指得是檀木做的梳子。麝月的名字,其實含有鏡子的一絲,這就非常值得人深究了。因為《紅樓夢》別名又叫《風月寶鑒》,照盡的是紅樓眾人的命運波折。而麝月名為鏡子,只這一點就說明了,麝月在書中絕不僅僅起到一個大丫鬟的作用。風月寶鑒有正反兩面,脂硯曾舉“好知青冢骷髏骨,就是紅樓夢里人”,說的就是這個意思。13回“賈天祥正照風月鑒”直指賈府之衰,賈瑞死是賈府敗的征兆,可卿死是影射風月繁華惡兆。而麝月作為鏡子,是不是也同風月寶鑒一樣呢?通讀《紅樓夢》,你會發現,事實好像確實如此。麝月雖然在文中,一直都很低調,并不像襲人那般,引人注目。但是她卻是一直存在的,是陪在賈寶玉身邊的最后一人,一直陪著賈寶玉紅樓夢盡。麝月如鏡子般,安靜的呆在一旁,卻忠實的映照著賈府的衰敗。麝月在前八十回中皆是正面,所以前半部說的是風花雪月,后半部變故迭起,即為反照。

  第六十三回 壽怡紅群芳開夜宴 死金丹獨艷理親喪。麝月在此抽了一個花簽,荼蔗花——韶華勝極——開到荼蔗花事了。簽上還有一條小注:“在席各飲三杯送春。”此花簽被寶玉看見了,當時就覺著了其中的不妥,連忙將此簽藏了起來。說了聲“咱們且喝酒”,遮掩了過去。為什么賈寶玉會將此簽藏起來呢?當然是因為這個簽代表的意思,極為不詳,在大家都夜宴飲酒,暢快歡樂的時候,極為不好。

  荼蔗花是開的最晚的一株花,當荼蔗花開花后,也就意味著春日將盡,“開到荼蔗花事了”。且不說后來,還有一個小注“在席各飲三杯送春。”已經是明明白白的點出來了。這個花簽不單說春日將盡,同時也暗示“韶華勝極”的賈府,馬上就要走到盡頭了。而由麝月抽到這支花簽,最后也確實是她陪伴賈寶玉走到最后,成為榮府衰亡的最后見證人,和其名字也相互對上了。

  脂硯齋批語:“閑上一段女兒口舌,卻寫麝月一人,襲人出嫁之后,寶玉寶釵身邊還有一人,雖不及襲人周到,亦可免微小敝等患,方不負寶釵之為人也。故襲人出嫁后云:”好歹留著麝月“一語,寶玉便依從此話”從這兒我們知道,麝月在襲人離開后,一直陪在寶玉身邊,這就說明了麝月與他人的不同之處了。

  有一回襲人、晴雯他們都出去尋熱鬧去了,獨麝月一人留著。寶玉見了便問她為什么不去玩,麝月說都去玩去了,這兒誰來守著。“寶玉聽了這話,公然又是一個襲人。因笑道:‘我在這里坐著,你放心去罷。’麝月道:‘你既在這里,越發不用去了,咱們兩個說話頑笑豈不好?’寶玉笑道:‘咱兩個作什么呢?怪沒意思的,也罷了,早上你說頭癢,這會子沒什么事,我替你篦頭罷。’麝月聽了便道:‘就是這樣。’說著,將文具鏡匣搬來,卸去釵釧,打開頭發,寶玉拿了篦子替他一一的梳篦。只篦了三五下,只見晴雯忙忙走進來取錢。一見了他兩個,便冷笑道:‘哦,交杯盞還沒吃,倒上頭了!’寶玉笑道:‘你來,我也替你篦一篦。’晴雯道:‘我沒那么大福。’說著,拿了錢,便摔簾子出去了。”上頭,是古代女子婚假習俗,這兒晴雯說“交杯盞”和“上頭”,大部分人都認為,這是暗示麝月最后給了寶玉。這也就是為什么襲人走后,讓寶玉將晴雯留下的原因。除了麝月穩重外,大概還有這么一層關系在。

《紅樓夢》麝月簡介 麝月是個什么樣的人?


  麝月是中國古典名著,為四大名著之首《紅樓夢》中的人物。她是主人公賈寶玉身邊的一等丫鬟,在《紅樓夢》的整個故事中,卻并不是那么的引人注目。不知為什么,這個并不凸顯的人物,卻是陪著賈寶玉走到最后,陪伴著他做完一場“紅樓夢”的最后一個人物。

  在《紅樓夢》第五回中,給丫鬟們排序,序列為“襲人、晴雯、麝月,秋紋”。文中說她“公然又是一個襲人”,即是講她的脾氣秉性與襲人相似。她就像活在襲人背后的影子,筆墨不多,在襲人離開后,代替襲人照顧賈寶玉。曹雪芹寫大觀園每個女兒都有她的一段筆墨。

  麝月的存在對寶玉是極為關鍵的。“壽怡紅群芳開夜宴”一節里,麝月所掣花簽為“荼縻”花。有一段值得玩味的文字:“麝月便掣了一根出來,大家看時,這上面一枝荼縻花,題著”韶華勝極“四字,那邊寫著一句舊詩,道是”開到荼縻花事了“。注云”在席各飲三懷送春。“麝月問怎么講,寶玉愁眉忙將簽藏了說:”咱們且喝酒。“說著,大家吃了三口,以充三杯之數。”題為“韶華勝極”。“韶華”是指人的青春年華,“勝極必落”則突出美好的時光馬上過去。寶玉覺得不吉利,所以會把簽藏起來不讓大家看。這是真不吉利,作者還專門引用“開到荼蘼花事了”一句,喻意賈府的繁榮即將走到盡頭。同時“荼蘼”是開得最晚的一種花,麝月的花簽也隱喻了他陪賈寶玉走到了最后,一直在賈寶玉遁入佛門之前,都在賈寶玉身邊伺候。

  如果說秦可卿兼具寶釵和黛玉之美,那么麝月便是兼具襲人和晴雯之美。書中說“公然又是一個襲人”,脾氣秉性都與襲人相似,這就不用多說了。在秉性穩重之下,還兼具晴雯的潑辣。伶牙俐齒,特別是吵架,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

  第五十八回芳官與干娘沖突一段,襲人喚麝月道:“我不會和人拌嘴,晴雯性太急,你快過去震嚇他兩句。”麝月聽了,忙過來說道:“你且別嚷。我且問你,別說我們這一處,你看滿園子里,誰在主子屋里教導過女兒的?便是你的親女兒,既分了房,有了主子,自有主子打得罵得,再者大些的姑娘姐姐們打得罵得,誰許老子娘又半中間管閑事了?……他不要你這干娘,怕糞草埋了他不成?”王婆子評價晴雯“能說慣道”,但是這兒看看晴雯超不過那婆子,轉身向麝月求助。婆子這類人,在后院浸淫多年,慣會嚼舌根子,口舌最是利索了。反觀麝月一番有理、有力、有節的話語,直說的那婆子是“羞愧難當,一言不發”。麝月此時年少,卻能將一個年老之人,說的啞口無言,實是令人佩服。

  麝月也是個安分守己的人,麝月是安分守己的,大家出去頑自己守著。麝月是體貼照顧的,體諒襲人病了,讓老媽媽子們歇歇,小丫頭子們頑頑。麝月是善解人意的,晴雯抱怨林之孝家嘮叨,麝月確能為他人想:“他也不是好意的,少不得也要常提著些兒。也堤防著怕走了大褶兒的意思。”

  麝月是個極有原則的人,寶玉晴雯撕扇子作千金一笑,她就顧不得寶玉是主人,晴雯是領導,沖上去就說“少造些孽吧”,對他們糟蹋東西的行為表示不滿。當芳官受寶玉的寵,晴襲二位姐姐正抬舉她,教她吹湯,幫她梳頭,把從前的不滿藏起來的時候,麝月指出了芳官

  麝月有晴雯的伶俐,又有襲人的穩重,也許是因為這樣她能陪寶玉走到最后。在襲人離開的時候,對寶玉說“好歹留著麝月”,足見她做人的成功。

學學麝月又何妨

  怡紅院里最成功的白骨精是誰?

  細心周到、人人都夸好的首席丫鬟襲人?貌美手巧、各方面都比人強的技術骨干晴雯?還是暗度陳倉、同寶玉鴛鴦浴的碧痕?口齒伶俐、終于得到鳳姐賞識的小紅?

  不,不,都不是。

  要我說,應該是要么就不言不語、要么就一鳴驚人的麝月。

  麝月長得怎么樣,書中從無記載。只聽王夫人說:“寶玉房里常見我的只有襲人、麝月,這兩個笨笨的倒好。”可見并不出色。但是既然能被挑到寶玉房里去,而且也頗得重用,便也差不到哪里去。

  書中關于麝月與寶玉最旖旎的一段描寫就是“上頭”了。那日正值燈節,小丫鬟們都出去玩了,襲人病在床上,麝月一人守在燈下抹骨牌。本來是很凄清的一幅深閨寂女圖,然而寶玉來了,便活色生香起來。寶玉的花樣最多,因為無聊,便提議:“早上你說頭癢,這會子沒什么事,我替你篦頭罷。”麝月自然說好,于是搬了文具鏡匣來,卸去釵釧,打開頭發,寶玉便拿了篦子替她一一地梳篦,兩人在鏡中相視而笑——何等柔情繾綣,而且風流蘊藉。

  能讓寶玉為其梳頭的女子,絕非庸脂俗粉。只不過,她不屬于那種令人驚艷的絕色罷了,人稱“第二眼美女”的便是了。

  人們等閑不留意她,自然也就不會針對她。襲人人緣那么好,也有李嬤嬤吵上門來,罵她“妝狐媚子哄寶玉”;晴雯就更不用說了,簡直是眾矢之的;連粗使丫頭小紅因為伶俐了些,也處處被人排擠防范;小丫頭芳官和四兒也都因為升職太快,奪了別人的地位,所以才被人下讒言,炒了魷魚。

  但是麝月,從來就不見有人說過她一句壞話,給過一句惡評。她和老板寶玉的關系雖然親厚,卻沒有逾禮之舉,不致過于親密。她是部門主管襲人的心腹,但跟晴雯的關系也很好,是怡紅院的第一個厚道人。

  “晴雯補裘”是紅樓畫卷中極美的一幅經典畫面,然而細論起因,卻是因為麝月先說了一句:“孔雀線現成的,但這里除了你,還有誰會界線?”在晴雯做針線時,又是她在一旁幫著拈線,直到晴雯補完了,她還沒有睡,幫著檢查一遍,肯定說:“這就很好,若不留心,再看不出的。”晴雯固然辛苦,然而麝月也是整夜不眠,卻毫無抱怨,既不嫉才,又不居功。以至于人們想起這一幕時,往往忘記麝月也在場,而且同樣勞苦功高。

  她簡直就像是怡紅院里的一個隱形人,從不顯山露水,卻又無處不在。晴雯病重時,是她盡心服侍,端湯端藥;晴雯同人拌嘴,被墜兒娘擠兌,也是她為之解圍,不卑不亢說出一番大道理來,令墜兒娘啞口無言。同時,這也是她第一次小試牛刀,顯示出卓越的心智口才。后來芳官的干娘在院中吵鬧,襲人情急,便喚麝月道:“我不會和人拌嘴,晴雯性太急,你快過去震嚇他兩句。”是側面肯定了麝月的外交口才。

  而麝月也不負眾望,立便走過去,有禮有節地訓斥道:“你看滿園子里,誰在主子屋里教導過女兒的?便是你的親女兒,既分了房,有了主子,自有主子打得罵得,再者大些的姑娘姐姐們打得罵得,誰許老子娘又半中間管閑事了?都這樣管,又要叫他們跟著我們學什么?越老越沒了規矩!”先從身份上壓下一番大道理來,挫了對手威風,然后申明紀律,后又抬出頂頭上司來,說:“因連日這個病那個病,老太太又不得閑心,所以我沒回。等兩日消閑了,咱們痛回一回,大家把威風煞一煞兒才好。寶玉才好了些,連我們不敢大聲說話,你反打的人狼號鬼叫的。”偌大罪名,叫春燕娘(即芳官的干娘)敢不閉嘴?

  萬事不可強出頭,但對于上司交代下來的任務,卻一定要盡力完成,這是麝月的最高美德。她并不是沒本事,但不到萬不得已,絕不張揚樹敵,并且從不作非分之想,安分守己,毫無醋意——或者,正是因為這樣的含蓄內斂,才使得她成為怡紅院中與寶玉情分最長的丫鬟吧。當襲人走了,晴雯死了,麝月終于脫穎而出,成為寶玉身邊的最后一個知己。

  大機關競爭激烈,“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出頭的椽子先爛”,往往越爭強好勝的人越是最先成為犧牲品,被傾軋排擠出局。笑到最后笑得最好,那些能夠留住飯碗不動聲色地層層升上去,一直坐到經理位子的,從來都不是最能干最拔尖的人,而是鋒芒內斂,不求有功、先求無過的隱形人。

  每個辦公室里都會有這樣的隱形人,即使他們最后等不到升職,但是沒關系,至少,他們會有一份穩定的收入,而且輪到加薪的時候,絕少不了他那一份。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色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