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故事大全 » 正文

吳廣是誰_吳廣陳勝為何會失敗_吳廣是怎么死的

發布時間:2019-05-16     瀏覽次數:0
吳廣最后是怎么死的 吳廣真的是被部下殺死的嗎

  “吳廣素愛人,士卒多為用者。”司馬遷在《史記》里對吳廣是這樣描寫的,司馬遷認為吳廣是個仁愛之士,在起義中作為起義的領袖之一,吳廣在歷史上的名號尚且不如陳勝響亮,卻依舊阻擋不了他獨特的人格魅力。

  說起大澤鄉起義,陳勝、吳廣自然是這場起義的主角了,“二世元年七月,發閭左適戍漁陽,九百人屯大澤鄉。陳勝﹑吳廣皆次當行,為屯長。會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斬。”兩人被朝廷征發閭左屯戍漁陽,作為屯長帶著九百多人,又被兩個秦國士兵押送到漁陽,生活在苦難中的百姓,本就對生活充滿了絕望,而在行進的途中,竟然還遇到了大雨,沒想到本該準時到達的隊伍,因為這場大雨而不得不延期,按照秦律“失期當斬”,于是這九百多個百姓徹底次陷入了絕望的深淵。

  于是,在這個時候,陳勝、吳廣就開始謀劃偷走的事宜,也許最開始他們并沒有想要推翻整個帝國,而是想讓自己活下去,而隨著商議的進行,兩人達成了一致,與其等死還不如轟轟烈烈地戰斗一番,對這世道的不公平進行挑戰。陳勝﹑吳廣乃謀曰:“今亡亦死,舉大計亦死;等死,死國可乎?”當秦國的輝煌身影逐漸成為了的泡影,以陳勝、吳廣為代表的廣大百姓,不堪忍受秦二世的暴虐統治,于是便喊出了震鑠古今的那句話:“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陳勝、吳廣為了能夠讓起義順利進行,制造輿論,好讓起義有一個正當的理由,也能夠得到群眾的支持。在起義之前,陳勝和吳廣首先專門找了一個算卦的卜問吉兇,卜者很聰明知道陳勝、吳廣的意思,便說他們的事業不久就會成功的。兩人聽后感到十分高興,又找來了一塊布,寫上“陳勝王”這幾個字,將這些寫有文學的布,塞到了魚的肚子里,后來那些在集市上買魚吃的士兵,吃魚的時候便發現了魚肚子的字,都感到十分驚訝。

  然后,陳勝又派吳廣又借鬼神“威眾”,吳廣半夜潛到營地附近一座荒廟里學狐貍叫喊:“大楚興,陳勝王。”半夜聽到的士兵,既害怕又震驚,醒來的第二天,對陳勝指指點點的人更多了。最后這個計劃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吳廣見時機成熟,便開始實施起義。吳廣故意激怒戍衛,趁押解的士兵喝醉之際,多次口出狂言激怒他,遭到士兵的鞭打,就在此時,吳廣順勢奪過鞭子,成功制服士兵,陳勝也殺死了另外一位戍卒,“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他們的口號點燃了九百多人的滿腔怒火。起義的火種便悄悄蔓延開,于是才有了后來,“天下云集響應,贏糧而影從”,天下人都相應陳勝的號召,擔著糧食前來投靠陳勝。

  那么,這場起義這么受到民眾的支持,為什么持續了六個月之后就銷聲匿跡了?道理其實很簡單,“高筑墻,廣積糧,緩稱王”,在自己的實力未達到穩定的狀態之前,最好不要貪求稱王稱霸的虛名,以免造成其他勢力更大的打壓。然而陳勝沒有看到這一點反而變得自大起來,勝利沖昏了他的頭腦,使得他無法區分當前的利害。加之,陳勝派了很多部下到各地,致使這些人發展了自己的勢力,最后陳勝無法掌控。

  那么,吳廣真的是被部下殺死的嗎?推測有三個原因,第一個是部下殺害,“吳廣驕傲無能,被部將田臧殺死”。是被一個叫田臧的殺死的,但是這個說法不太準確,吳廣素愛人,不存在驕傲無能的情況,另一個說法認為,吳廣之死與陳勝有關。吳廣被殺的原因,并沒有相關的史料有所記載,也許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謎題會被解開。

歷史上的吳廣是個什么樣的人 陳勝吳廣起義的歷史背景

  秦國在秦始皇去世之后,走入了窮途末路,似乎就像是一場即將謝幕的演出,而秦二世上臺之后,使得秦國這出大戲的結局有些倉促。這一時期,國將不國,危機四伏,奸臣當道,聰明的人早已經在靜謐的空氣里,嗅出了一絲危險的訊號。

  “躡足行伍之間,倔起阡陌之中,率罷散之卒,將數百之眾,轉而攻秦,斬木為兵,揭竿為旗,天下云集而響應,贏糧而景從。山東豪俊遂并起而亡秦族矣。”被太史公司馬遷稱為“甕牖繩樞之子,氓隸之人”的陳勝、吳廣,能夠帶領900多人,在大澤鄉起義,繼而掀起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反對暴秦的起義,無論在歷史影響上,還是在功績上,陳勝、吳廣兩人的作為還是令人贊許和敬佩的。

  秦末,秦國的國事被胡亥廢置已久,這位秦二世,只顧著自己高興,成天躲在自己的行宮不理朝政,似乎不上朝,不聽不好的消息,天下就太平,胡亥以自欺欺人的方式,換來了內心的和平,卻沒想到如今秦國的局勢已經岌岌可危。大權落到了奸臣趙高的手里,趙高為了一己私利,禍害忠良,不僅害死了丞相李斯,取而代之,還害死了蒙毅、蒙恬等一大批秦國的干將、能臣,只要是阻礙他登上權力頂峰的人,都要被他處死,忤逆他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上亂如此,下則自不必言說。百姓整日生活在水深火熱中。這些普通的百姓,對秦朝敢怒不敢言,敢言又不敢真正拿出行動推翻暴秦的統治,直到陳勝、吳廣此二人的出現,整個局勢才有所改觀。這兩個人即使出身不怎么好,但是他們卻是大澤鄉起義的兩位主角,如果沒有他們,很難想象之后的歷史走向。陳勝,字涉,陽城人。是秦朝末年農民起義的領袖之一,與吳廣一同在大澤鄉率眾起兵,成為反秦義軍的先驅。吳廣,出生年月不詳,字叔,陽夏(今河南太康)人,秦末農民起義領袖。

  二人起義的原因在史書里都已經寫得很清楚,“失期當斬”,按照太史公的記載,秦二世元年,朝廷征發百姓到漁陽戍守。這一行人一共九百人,這九百人因為突遇大雨阻礙了前行的道路,而不得不滯留在大澤鄉,陳勝和吳廣也是這支隊伍中的一員。他們本該按照約定的日子到達,而按照秦律如果沒有及時到達就會處以死刑,因為“失期當斬”陳勝和吳廣不得已,為了求生,于是決計造反,陳勝、吳廣在大澤鄉喊出了“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口號,他們裸露右臂,打著公子扶蘇的名號,從而開啟了波瀾壯闊的反秦起義斗爭,并在隨后建立了政權,將起義的火種播撒到了全國上下。

  大澤鄉起義后不到一個月,整支起義的隊伍就發展到了幾萬人,陳勝于是自立為王,國號“張楚”,并且建立了張楚政權,陳勝吳廣兩個人本來出身就不怎么好,出身寒微,作為地位比較低下的人民,他們是受盡了當時秦朝的壓迫,深知百姓最需要的是什么,最深深抓住了秦國百姓不堪忍受秦國暴政的心理,對于當時那個社會的不公平和慘無人道應該是有所認識的,因此他們提出了“伐無道,誅暴秦”這樣的口號,得到了廣大民眾的支持。而陳勝也是個比較有領導力的一位起義領袖,吳廣也是個優秀的領袖,司馬遷在《史記》里記載:吳廣素愛人。吳廣是個向來愛護士卒的人,他得軍心、民心,又勇敢善戰,因而能夠在他周圍形成一個龐大的起義隊伍。

  都說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總是值得大家佩服的,雖然他們身份、學識比不上大家,也無法提出一個清晰的具有實踐性的藍圖,至少有勇氣砸爛一個舊的世界,其勇氣可嘉。他們率九百戍卒揭竿而起,很快匯成一支巨大的洪流,建立了張楚政權。不久,陳勝以吳廣為假王,率重兵進攻滎陽(今屬河南)。然而,正當起義斗爭深入發展時,吳廣被其部將田臧殺死,這一事件給起義軍造成了極大的損失。

吳廣是一個怎樣的人 吳廣和陳勝是如何起義的

  “躡足行伍之間,倔起阡陌之中,率罷散之卒,將數百之眾,轉而攻秦,斬木為兵,揭竿為旗,天下云集而響應,贏糧而景從。山東豪俊遂并起而亡秦族矣。”就是這樣兩個,甕牖繩樞之子,氓隸之人,淪落為被遷徙的人,陳勝、吳廣的才智也是比不上仲尼、墨翟,也并非富可敵國,就是這極普通的兩個人,卻掀起了一場浩大的起義,他們雖然失敗了,但是其影響卻是深遠的。

  “陳勝者,陽城人也,字涉。吳廣者,陽夏人也,字叔。陳涉少時,嘗與人傭耕,輟耕之壟上,悵恨久之,曰:”茍富貴,無相忘。“陳勝,字涉,陽城人。是秦朝末年農民起義的領袖之一,與吳廣一同在大澤鄉率眾起兵,成為反秦義軍的先驅。吳廣,出生年月不詳,字叔,陽夏(今河南太康)人,秦末農民起義領袖。

  陳涉少時,嘗與人傭耕,輟耕之壟上,悵恨久之,曰:”茍富貴,無相忘。“傭者笑而應曰:”若為傭耕,何富貴也?“陳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似乎陳勝在年輕的時候就顯示出遠大的抱負。陳勝年輕的時候,曾經為人傭耕,思考在暴秦統治下該如何走出一條活路,而起義的另一位領袖,也是陳勝的好友吳廣,同樣跟陳勝有著相同的思考,隨后兩人相識。

  陳勝、吳廣初識,言談之間便知道對方都是干大事業的人,二人由此結為同路人。他們一起被征戍到漁陽,但是因為大雨而延誤了到達漁陽的日期,于是按照當時的律法”失期當斬“,這一行人不管后來是否達到,都是會犯死罪的。陳勝、吳廣想著,反正橫豎都是一死,倒不如拼盡全力與這個暴秦進行一番對抗。于是二人便發動戍卒起義。為了給自己的起義找一個合理的解釋,陳勝和吳廣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之后,專門找了一個算卦的卜問吉兇,卜者知道他們的來意,說他們的事業會成功的,兩人又找來了一塊布,寫上”陳勝王“這幾個字,塞到了魚的肚子里,吃魚的士兵看到了在魚肚子里的字,感到十分驚訝。其次,吳廣又借鬼神”威眾“,半夜潛伏到營地附近一座荒廟里學狐貍叫喊:”大楚興,陳勝王。“讓不少士兵既害怕又震驚,這個計劃收到了很好的輿論效果,做足這些后,于是才有了后來,”天下云集響應,贏糧而影從“,天下人都相應陳勝的號召,擔著糧食前來投靠陳勝。

  第二天都好奇地望著陳勝,吳廣看準了時機,趁押解的士兵喝醉之際,多次揚言要逃跑,軍官怒火中燒,鞭打吳廣,這一舉動充分點燃了戍卒的恨意,吳廣趁機便奪過戍卒的鞭子,將其殺死,陳勝也殺死了另外一位戍卒,他們高喊: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成功煽動了民眾的情緒,民眾對暴政和暴君的怒火,如洪水般傾泄,于是以推翻秦的暴政統治為目的,陳勝與吳廣等人一起揭開了反抗暴秦的第一幕。

  而且,陳勝吳廣兩個人本來出身就不怎么好,出身寒微,作為地位比較低下的人民,他們是受盡了當時秦朝的壓迫,深知百姓最需要的是什么,最深深抓住了秦國百姓不堪忍受秦國暴政的心理,對于當時那個社會的不公平和慘無人道應該是有所認識的,因此他們提出了“伐無道,誅暴秦”這樣的口號,得到了廣大民眾的支持。

  兩個地位低微的人,憑借自己的膽識和勇氣,在公元前209年的秋季發起了反對暴秦的聲勢浩大的起義運動,雖然最后他們的勝利果實僅僅只維持了六個月,但在這六個月期間,他們建立了張楚政權,匯聚了一股股強大的反對暴秦的洪流,這一事件在歷史上被稱為“陳勝吳廣起義”,他們的名字將永載史冊,他們反對暴秦所作出的努力,也將永遠被人銘記。

歷史上的吳廣是誰 吳廣是哪年出生的屬什么的

  太史公司馬遷所著的《史記》中,有一篇叫做《陳涉世家》,是一篇關于秦末農民起義領袖陳勝、吳廣的的故事。講述的便是陳勝、吳廣在大澤鄉起義的經過。時間又回到了公元前209年,兩個年輕人,一個叫做陳勝,一個叫做吳廣,拉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的農民起義,一場好戲上演了。

  秦國曾經靠為天子養馬的國家,在經歷了七百多年的浮沉之后,終于實現了一統天下的雄心。大秦帝國建立之后,整個帝國著重培養民眾的武力,舉國為戰,秦國養成了尚武的習慣,秦人締造了這樣一個神奇的帝國,其法度之縝密,貫徹之徹底,對后世的中國而言,簡直就是一個神話。秦國的盛世宏圖還沒有持續多久,這場浩大的盛景就隨著秦始皇的去世而日漸沒落。

  “吳廣者,陽夏人也,字叔。”寥寥數語,將吳廣的身世做了一個大概的介紹,吳廣就是這個起義隊伍的領袖之一,他和陳勝一起策劃了一場起義,驚心動魄的反秦運動就這樣拉開了帷幕。吳廣的出生年月不能確定,所以我們無法得知吳廣是哪年出生的,也不知道他是屬什么的。他的命運與另一個人息息相關,這個人就是陳勝。陳勝,字涉,陽城人。是秦朝末年農民起義的領袖之一,與吳廣一同在大澤鄉率眾起兵,成為反秦義軍的先驅。

  當秦國的輝煌身影逐漸成為了的泡影,秦國的帝業走向了末路,加之,秦二世昏庸,自登基后,縱情聲色,不理朝政,大權落到了奸臣趙高的手里,趙高排擠忠臣,陷害忠良,刑罰嚴苛,對百姓的壓榨也更嚴重,百姓處在水深火熱之中。以陳勝、吳廣為代表的廣大百姓,不堪忍受秦二世的暴虐統治,于是便喊出了震鑠古今的那句話:“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說起起義的原因,也不過很簡單。“失期當斬”太史公在《史記》里已經詳細記錄了。當時朝廷征發閭左屯戍漁陽,命令陳勝、吳廣為屯長,在兩位軍官的押送下,帶領著九百多位百姓前往漁陽。問問沒料到,當他們行至大澤鄉的時候,大雨傾盆,道路完全被洪水阻擋了,根本就無法前行,于是似乎他們一行人注定就會被斬,即使到了目的地也會因為沒有按照約定的日子達到,而被處以死罪。

  “今亡亦死,舉大計亦死”,不論怎么選擇都是死路一條,還不如死得轟轟烈烈。于是,吳廣和陳勝之間展開了談論,他們決定起義,與其等死不如主動出擊。陳勝、吳廣便發動戍卒起義。在起義之前,為了能夠得到眾人的響應,兩人周密地策劃了一場起義,陳勝和吳廣首先專門找了一個算卦的卜問吉兇,卜者很聰明,知道二人的來意,便說他們的事業會成功的。兩人聽后十分高興,于是便找來了一塊布,寫上“陳勝王”這幾個字,將這些寫有文學的布,塞到了魚的肚子里,后來吃魚的士兵便發現了這些文字,感到十分驚訝。

  隨后,吳廣、陳勝又借鬼神“威眾”,在半夜的時候,吳廣學狐貍叫喊著:“大楚興,陳勝王”。半夜里士兵醒來了,聽到了這些話,既驚訝又害怕,第二天士兵們都對陳勝投以異樣的眼光。這個計劃收到了很好的輿論效果,做足這些后,于是才有了后來,“天下云集響應,贏糧而影從”,天下人都相應陳勝的號召,擔著糧食前來投靠陳勝,以推翻秦的暴政統治為己任,與吳廣等廣大群眾一起揭開了反抗暴秦的第一幕。

陳勝有什么才能 陳勝吳廣為什么能夠起義成功

  ”始皇既沒,余威震于殊俗。 然陳涉甕牖繩樞之子,氓隸之人,而遷徙之徒也;材能不及中人,非有仲尼、墨翟之賢,陶朱、猗頓之富。躡足行伍之間,倔起阡陌之中,率罷散之卒,將數百之眾,轉而攻秦,斬木為兵,揭竿為旗,天下云集而響應,贏糧而景從。山東豪俊遂并起而亡秦族矣。“

  太史公在《史記》里很好地解釋了,為什么陳勝、吳廣的起義能夠得到成功,雖然歷代對陳勝起義的評價褒貶不一,甚至還有的否定了陳勝的起義,不可否認的是,陳勝起義之后,帶給歷史的,帶給秦國百姓的,不僅僅是失敗后的敗局,而是在起義過后,天下豪杰對當前局面的思考,對陳勝、吳廣起義最終失敗的思考。這一點上,太史公是相當贊賞陳勝的起義。

  陳勝,字涉,陽城人。是秦朝末年農民起義的領袖之一,與吳廣一同在大澤鄉率眾起兵,成為反秦義軍的先驅。陳涉少時,嘗與人傭耕,輟耕之壟上,悵恨久之,曰:”茍富貴,無相忘。“傭者笑而應曰:”若為傭耕,何富貴也?“陳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陳勝年輕的時候就顯示出遠大的抱負,而起義的另一位領袖,也是陳勝的好友吳廣,也是一位有遠大抱負的人。吳廣,出生年月不詳,字叔,陽夏(今河南太康)人,秦末農民起義領袖。兩人相識于軍中,因為彼此聊得來,而成為了好朋友,他們倆人就是這場起義的主角。

  兩兄弟在一起,陳勝先分析了當前大秦的局勢:”天下苦秦久矣。吾聞二世少子也,不當立,當立者乃公子扶蘇。聽說當朝天子胡亥登基是名不正言不順的,如果我們打著公子扶蘇的旗號起義反抗暴秦,應該會得到天下人的響應。吳廣聽完陳勝的言論,不禁贊同。而且很快他們就將自己的起義,轟轟烈烈地實施了起來。陳勝和吳廣經過一番謀劃后,又專門找了一個算卦的卜問吉兇,卜者說他們的事業會成功的,兩人很高興,于是便找來了一塊布,寫上“陳勝王”這幾個字,塞到了魚的肚子里。借鬼神“威眾”,這一招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第二天,士兵們買魚吃的時候,都在魚的肚子里,發現了“陳勝王”這幾個字,大家都感到很驚訝,并且在軍中看到陳勝的時候,都是用一種奇怪的眼光看他。這第一步完成后,陳勝、吳廣又半夜里在寺廟旁點燃篝火裝作鬼火,裝神弄鬼模仿狐貍的聲音,呼喊“大楚興,陳勝王”,士兵們更加驚奇。

  第二天都對陳勝指指點點。陳勝此時的輿論聲勢算是造足了。起義的時機基本成熟,這個時候輪到吳廣出場了,用激將法,故意惹怒將尉,順勢殺尉,陳勝、吳廣就殺死了這兩個押送的官兵。喊出了:“且壯士不死即已,死即舉大名耳,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口號。一番話,說出了大伙的心聲,士卒們的積累已久的憤怒都猶如洪水猛獸般,奔瀉而出,大家都愿意聽從陳勝兩人的號令,于是裸露右臂,舉著公子扶蘇、楚將項燕之名,宣布正式起義。

  回頭思考,陳勝吳廣為什么能夠取得成功?二人的學識、出身等等并不是特別好,為什么能夠成功起義。分析一下他們整個起義的過程,不難發現,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秦的殘暴統治,民眾對秦國的暴政是苦不堪言,高壓政策下,百姓日子過得不好,生計都成問題了,還要為秦國賣力,這樣的朝廷不得人心,遲早有人會反,陳勝、吳廣帶頭起義,正好為百姓出了一口氣。其次,最直接的原因就是,陳勝自己偷偷制造出,他就是那個上天指定的王者的假象,再借著扶蘇的口號,為自己制造輿論。讓人信服,而且他本人就很仁義,還具有領導力,自然讓人相信他是個可靠之人,起義才得以順利進行。

陳勝和陳涉是什么關系 陳勝與吳廣又是什么關系

  因為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所以不論成敗論本質,當一個人所作出的事情,有一定的意義時,他的整個價值得以彰顯。論功績,陳勝的功績似乎算不了什么,很多朝代很多人的作為似乎都大過他。論人格,陳勝的人格也沒有高尚到哪里去,他只是一個極其普通的人,邁出了那不普通的一步而已。

  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惟賢惟德能服于人。似乎陳勝在起義的過程中,也注意到了這個問題,他是一個普通的百姓,他的出身也許并不高,或許他的愿望也很簡單,僅僅憑借著一己之力,能夠讓自己有所施展,也許他也只想過一個安穩的生活,靠著家里的一畝薄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能夠養家糊口,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是面臨這樣一個暴虐的秦君和風云動蕩的秦國,他實在無法安心過自己的生活,甚至連生計都成為了一個問題,此時不起義,更待何時?

  陳勝,字涉,陽城人。是秦朝末年農民起義的領袖之一,與吳廣一同在大澤鄉率眾起兵,成為反秦義軍的先驅。陳涉少時,嘗與人傭耕,輟耕之壟上,悵恨久之,曰:“茍富貴,無相忘。”傭者笑而應曰:“若為傭耕,何富貴也?”陳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陳勝年輕的時候就顯示出遠大的抱負,他曾經是傭耕,在休息時候,與人聊天聊到了自己的理想,卻有些遺憾,沒有人能夠理解他,即使有遠大的抱負,但此時自己依舊一無所有,坐在干裂的田埂上,他說的話就被迎面吹來的風給吹遠了,沒有人注意到,這一句不經意的話,“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竟在有朝一日,成為了一句現實。陳勝的豪言:“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是打破階層固定壓迫的決心,他的這句話,千百年來,給了多少人努力的勇氣和信心。

  秦二世元年,朝廷大舉征兵去戍守漁陽,陳勝也在其中,并且被任命為屯長,他和幾百名農民一起被秦國的兵吏押往目的地。但由于遇到大雨,道路被洪水淹沒。當時“失期當斬”這場大雨阻擋了他們前進的道路,他們基本不能準時趕到了,于是陳勝便和吳廣商議,計劃起義。提到陳勝,就無法不提及吳廣。吳廣,出生年月不詳,字叔,陽夏(今河南太康)人,秦末農民起義領袖。他是陳勝的好搭檔。

  兩人相識于此次征戍中,因為有共同的話題,而走到了一起,兩人一起策劃了這場起義,陳勝、吳廣便發動戍卒起義,提出“大楚興,陳勝王”的口號。陳勝自立為將軍,以吳廣為都尉。吳廣不僅跟陳勝一樣,素有抱負,還是一個很有勇氣的人,起義是何等需要勇氣的事情???而這第一步走得異常危險,吳廣在決定起義的當晚,便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他用激將法,故意惹怒將尉,順勢殺尉,陳勝、吳廣就殺死了這兩個押送的官兵。喊出了:“且壯士不死即已,死即舉大名耳,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口號。

  而且,吳廣素愛人,士卒多為用者。在起義之后,士兵還算是聽令于他,“伐無道,誅暴秦”,這是他們的目的,也因此在陳勝、吳廣身邊才聚集了如此多的百姓,他們都不堪秦國的暴政,無奈只有揭竿而起,換得長久的安穩。

  《史記。陳涉世家》載:“吳廣素愛人,士卒多為用者‘’。司馬遷在此用了褒詞,可見吳廣的為人,但是很可惜的是,他最后死在了他的部下手里,一個起義的領袖沒死在沙場,死在手下人手里,這個結局終究還是值得探究的。

陳勝吳廣為什么能夠起義成功 最后又為什么失敗了

  兩個農民憑借自己長滿繭的雙手,靠著膽識和勇氣,在公元前209年的秋季將迎來豐收,不同的是他們的對象不是農田作物,而是一個新的王朝。此時,正值秦朝的殘暴統治時期,階級壓迫極深,不甘心受人魚肉的底層人民陳勝、吳廣,最早在麻木和隱忍中醒來,選擇為自己而活,“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他們向天高呼道。因此,一場浩蕩的農民起義蓄勢待發。

  起義成功之原因

  作為伍長的陳勝在征戍途中延誤了去目的地的日期,按秦律延誤日期將會被處斬,在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陳勝毅然決定揭竿起義,并與同鄉吳廣商量好起義的計劃,這樣的反抗是深得人心的,因為大家都是秦暴政的受害者,得民心者才會得天下,陳勝吳廣起義因此有了一定的群眾基礎。

  自古帝王在降臨時,會出現一些超自然的現象,如:“日入腹生”“龍入懷生”等,其實這些都是為了維系君王的天授地位,讓專門史官,輿論制造者來編制一些離奇的傳說,證明自己當上君王是上天的旨意。而陳勝的起義造勢也是相當成功的。他們專門找了一個算卦的卜問吉兇,并從卜者的話中悟出了借鬼神“威眾”的啟示,當晚用朱砂在一塊布上寫“陳勝王”三個大字,塞到漁民捕來的魚肚里。眾人吃魚時發現了魚腹中的“丹書”,本就覺得驚奇,二人又在寺廟旁點燃篝火,隱隱綽綽遠遠望去如鬼火一般,并扮作鬼神嘴里發出“大楚興,陳勝王”,戍卒們既震驚又害怕。

  第二天都好奇地望著陳勝,吳廣又趁押解的士兵喝醉之際,揚言要逃跑,軍官怒火中燒鞭打吳廣他們,這一舉動充分點燃了戍卒的恨意,此刻,滿腔怨恨和憤怒如同洪水猛獸,戍卒群起而哄之。吳廣奮力奪下一名將尉佩劍將其殺死,陳勝也乘勢殺了另外一名將尉。就這樣一個才能不及一般人,亦沒有孔丘墨翟之賢的人,通過一系列造勢活動

  成功拔得起義頭籌。在陳勝自立為王沒過多久,其他地方一些不滿秦朝暴政的人都紛紛自立為王,如雨后春筍般冒了出來。

  起義緣何失敗

  兩千多年前,中國歷史上出現了第一次大規模的農民起義。在這場起義當中的男一號男二號應該首推陳勝吳廣二人,但是為什么最后兩人,一個死于自己的車夫之手,一個歿于大將田臧之手,都死在自己人手中。一個現實問題攤開在眾人面前,起義為何失敗了?

  原因恐怕還要追究到陳勝自己身上,出身農民的陳勝,靠造勢忽悠得了百姓,卻怎么也讓有錢有知識的貴族富家難以接受,一個農民沒有高貴的出身和血統,憑什么領導王公貴族?知識分子們肯定不會死心塌地跟著他干事業,陳勝難以服眾。其次,太輕信人了。起義后期對朱房和胡武二人十分信任,導致二人專權而疏遠了其他的干將,聽信讒言,誅殺故人,圍攻滎陽的起義軍將領田臧與吳廣意見不合,竟假借陳勝之命殺死吳廣,結果導致這支起義軍的全軍覆滅。在此時群雄割據,他們的地盤又不多,是秦朝圍攻的對象,要處理內部矛盾又要對付各方勢力,實在是分身無數,最后失敗在所難免。

  即使最后起義失敗了,陳勝吳廣仍然是農民起義偉大的先行者。

陳勝是什么樣的人 陳勝吳廣為什么要揭竿起義

  每一個大膽的的舉動,如果都只停留在設想的階段,而不去做那么設想永遠都只能是設想。此刻坐在田埂邊休息的陳勝,這時候腦子里謀劃的就是一場大的變革,他的心情有些激動,他抬眼半開玩笑地對正在田里耕作的大伙說:“茍富貴,勿相忘。”眾人只是笑笑,并沒有把他的話當一回事,陳勝臉上不經意閃過一些笑容,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啊。

  崛起草莽之間

  陳勝,字涉,陽城人。是秦朝末年農民起義的領袖之一,與吳廣一同在大澤鄉率眾起兵,成為反秦義軍的先驅。出身于社會最底層的陳勝,一介莽夫,對打仗之事是一竅不通,如果秦國君王真的是德治仁政,秦朝真的是海晏河清,那他可能就是一個躬耕的普通農民而已,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關心糧食和收成,不問政事。偏偏當時當政的是渣男秦二世胡亥,胡亥不作為趙高權傾朝野,天下苦秦久矣。

  揭竿而起號令天下

  秦二世元年,陳勝吳廣的和其他八百多名貧民,被冠以罪犯之名,征去戍守漁陽。在途中因雨勢太大恐怕要耽誤預定的日期到達目的地,大伙眼看抵達漁陽的期限將近,著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垂頭喪氣的不知如何是好。因為按照當時大秦的酷律規定,凡是所征戍邊兵丁,不能夠按時到達指定地點者,皆一律處斬的,此時為伍長的陳勝,深知如果不能按時到達,此去是有去無回。做了一輩子農民的陳勝,本想當個順民完成征戍任務,可誤了期限就要全部被處死,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橫豎都是死,生下來自己的命就攥在在別人手中,這次為何不做回自己的主人。

  在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后,陳勝就在這晚就去找了另一個屯長,一個自己信得過的好兄弟吳廣,他們一起商量起義的事情。吳廣,字叔,陽夏人 ,他可能不知道他所做的事情,在后世會被載入史冊,而且還成為了農民起義的領袖之一。兩兄弟在一起,陳勝先分析了當前大秦的局勢:“天下苦秦久矣。吾聞二世少子也,不當立,當立者乃公子扶蘇。扶蘇以數諫故,上使外將兵。今或聞無罪,二世殺之。百姓多聞其賢,未知其死也。項燕為楚將,數有功,愛士卒,楚人憐之?;蛞詾樗?,或以為亡。今誠以吾觽詐自稱公子扶蘇﹑項燕,為天下唱,宜多應者。”意思是天下人受盡了秦的暴虐統治,聽說當朝天子胡亥登基是名不正言不順的,本該登基的公子扶蘇被殺,良將蒙恬不知所蹤,天下人都可憐這二人,如果我們打著公子扶蘇的旗號起義反抗暴秦,應該會得到天下人的響應。陳勝說完此番大計,立即得到吳廣的認可,他完全支持陳勝“死國”、“舉大計”的決定。于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的農民起義運動就在此刻緊鑼密鼓的展開了。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色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