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句子大全 » 正文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的名言名句

發布時間:2019-05-08     來源:siandian  瀏覽次數:0

1、 苦難有多深,人類的榮耀就有多高遠。 ——索爾仁尼琴

2、 總盯著過去,你會瞎掉一只眼;然而忘掉歷史,你會雙目失明。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3、 普遍的無辜也就產生普遍的無所作為。也許還不至于被抓起來?大多數人則麻木不仁地抱著一線希望。既然你是無罪的,——那為什么要把你逮起來呢?這是錯誤!人家已經抓住你的衣領在拖,而你卻還暗自念念有詞:“這是錯誤,一弄清楚——就會放出來!”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古拉格群島》

4、 除了知情權以外,人也應該擁有不知情權,后者的價值要大得多。它意味著高尚的靈魂不必被那些廢話和空談充斥。過度的信息對一個過著充實生活的人來說,是一種不必要的負擔。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5、 永遠不要鼓勵人們去尋求快樂,因為快樂本身不過是市場的一個偶像罷了。而應該鼓勵人們互愛。一頭野獸在咆哮眼前的獵物時會感到快樂,而我們人只有在互愛時感受愛,這是人類可以取得的最高成就。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6、 生命最長久的人并不是活得時間最多的人。 ——索爾仁尼琴

7、 世界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條生活的道路。 ——亞·索爾仁尼琴

8、 從你那干澀的嘴唇里沒有發出一點聲息,因而過往的人們便把你和你的劊子手們誤認為是一起遛彎的好朋友。我自己也有過許多次喊叫的機會。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古拉格群島》

9、 一九二九——一九三零年,一條沖決一切的巨流滾滾而來,這就是數以百萬計的被掃地出門的富農。他的流量過于巨大,盡管我們的偵查監獄十分發達,恐怕也是容納不下的(況且已被“黃金”水流填滿了)…….它在俄國的全部歷史上無與倫比。這是國民大遷徙,這是民族的浩劫。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古拉格群島》

10、 人類的二十世紀比之前的任何一個世紀都更血腥殘忍,而且二十世紀的前五十年根本沒有絲毫減少任何恐怖。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Aleksandr Solzhenitsyn》

11、 “抵抗!為什么不見你們抵抗!”——現在哪些始終太平無事的人到責罵起我們來了。 ???是呀,抵抗本應從這里、從一逮捕起就開始。 ???但沒有開始。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古拉格群島》

12、 富農這個像抽人的鞭子似的術語的含義不可遏止地膨脹著,到一九三零年的時候,已經一般地把所有堅實的農民——經濟上堅實的,勞動上堅實的,甚而不過是信念上堅實的農民,都冠以這樣的稱號。富農的外號被利用來打碎農民的堅實性。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古拉格群島》

13、 對一個國家來說,擁有一個講真話的作家就等于有了另外一個政府。 ——索爾仁尼琴

14、 不管你祈禱多少次,坐牢的期限總不會縮短。你還是得從頭坐到底。 ——索爾仁尼琴 (www.siaNDian.com 閃$點情 話網)《伊凡·杰尼索維奇的一天》

15、 如果在大規模捕人入獄時期,比如列寧格勒,當把全城四分之一的居民投入監獄的時候,人們不是坐在自己的洞穴里,聽到每一次大門砰砰響聲和樓梯上的腳步聲就嚇得發呆——而是明白了他們再也不會失去什么,于是精神抖擻地幾人一組手中拿著斧頭、錘子、火鉤子,拿著順手拿到的一切東西在自己的門道里設下埋伏,那又會怎樣呢?…….這樣一來,不管斯大林多么渴求,這個可詛咒的機器一定會停下來!……對于后面發生的一切,我們簡直是咎 由自取。 ——亞歷山大·索 爾仁尼琴 《古拉格群島》

16、 黃金告密的暗影落在誰的身上,他就不能用任何理由——無論是無產階級的本質也好,革命的功勞也好,來進行辯護。他們全都被抓起來,塞進國家政治保衛局的牢房……偵查員們不做筆錄,因為誰也不需要這種文書。以后是否判得上刑,這也很少有人關心,重要的只是:交出金子來,壞蛋!國家需要黃金,你要它干嗎?偵查員嗓子已經喊啞了,進行威脅和拷打的力氣也不夠了,但有一個通用的手法:光給囚犯吃咸東西,不給水喝。誰交出金子—— 就給誰水喝 !一塊金幣換一杯 凈水!人為金屬而死亡……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古拉格群島》

17、 逮捕??!說它是你整個生活的急劇轉變?說它是晴天霹靂對你的當頭一擊?說它是那種并非每人都能習慣并往往會使你失去理智的不可忍受的精神震蕩? ???宇宙中有多少生物,就有多少中心。我們每個人都是宇宙的中心,因此當一個沙啞的聲音向你說“你被捕了”,這個時候,天地就崩塌了。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古拉格群島》

18、 然而,每個人都有一打自圓其說的理由,解釋他沒有犧牲自己是對的。他們還希望有一個平安的結局,怕一叫喊就壞了事。……其他一些人還沒有成熟到懂得構成向群眾吶喊的內容的哪些概念。須知只有革命家,他的口號才在唇上,到時候便會脫口而出,而一個馴順的、毫不相干的庸人,這種口號從何而來呢?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古拉格群島》

19、 在“黃金”水流中關起來的是些什么人呢?所有在十五年前經營過“實業”、做過買賣、靠手藝掙過錢因而照國家政治保衛局的想法可能會保存下黃金的人。但恰好他們往往是沒有黃金的:他們有過動產、不動產,所有這些,在革命中都失掉了,被沒收了,什么也沒有留下來。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古拉格群島》

20、 這條水流和以前各股還有一個不同的地方,這次不用講客套,用不著先抓一家之主,然后再瞧瞧怎樣處置他的家屬。相反,這次一下手就是連窩端,必須全家一起抓,甚至特別留意不讓十四歲、十歲、六歲的子女逃掉一個:全家必須一個不剩地出發到一個地方去,一起被消滅。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古拉格群島》

21、 國家需要財產,需要黃金,從一九二九年起開始發作著名的黃金熱,只是發熱的不是哪些找尋黃金的人,而是哪些被搜刮黃金的人。“黃金”水流的特點是,國家政治保衛局對于這些家兔們,說實話,并不指控有什么罪行,并且不一定把他們送到古拉格之邦(監獄)去,而只要按強者的權利取走他們的黃金。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古拉格群島》

22、 現在,皇親國戚們的雙手都沾滿了莊稼人的鮮血,這叫尼古拉在俄羅斯人民面前感到羞慚。到處都在指責朝廷,使他感到窒息般的難受,他又不具備當機立斷的性格,沒有對當事人進行嚴厲的審判?;侍笠惨蟛灰M行偵訊。而且在流言滿天飛的情況下,任何正常的司法行為都可能被說成是個人報復。不過,他還是決定有所作為:把尤蘇波夫流放到他的領地,把德米特里流放到波斯,而普里什克維奇已步其后塵,坐著救護車上了前線。不過,就是 這樣溫和的 處置,也遭到了朝 廷內部許多人的反對,所有大公、大家族都聯名寫信抗議,桑得羅還跑來向皇上大喊大叫,要求把這一謀殺公案束之高閣。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紅輪》

23、 時間的紅輪繼續從1916年開始滾動,1917-1918年的俄羅斯是精彩紛呈的,沙皇,臨時政府,布爾什維克,孟什維克,貴族,布爾喬亞,暴民,政客……這個脫胎于突厥/高加索/蒙古的古老帝國走上了一條極其危險的道路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紅輪》

24、 看來形勢在好轉。不過,親愛的,你要堅定不移啊,展示出你的威嚴的手腕來!這正是俄國人所需要的。同時,你任何時候也不要忽略展示愛和善良的機會——現在,你還要讓他們感覺到你的拳頭的力量。他們自己也希望你這樣做。不久前有多少人對我說過:“我們需要鞭子!”這很荒誕,但這就是斯拉夫性格:極端堅定甚至殘酷,同時又是熱烈的愛。他們必須學會害怕你——只有愛,那是不夠的。要會使用韁繩:一會兒放松它,一會兒拉緊它…… ——亞歷 山大·索爾仁尼琴 《紅輪》

25、 一點兒不錯:謀殺就是謀殺,長時間的攻訐和惡語相向轉變成了謀害和手槍的子彈,而并非采取緩和的形式。干嗎不做審判呢?不過,那針刺兒可是出自最親近的人們,出自大公們中間,甚至是出自他當兒子般培養成人的、他所喜愛和嬌慣的溫和的親切的德米特里(尼古拉把他帶到大本營而不是送到團隊里服役)之手——這又使他手軟了。這種遺憾越是難以訴說,越是帶有親緣關系,他就越是無力答復。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紅輪》

26、 就在這關鍵時刻沙皇猶豫了起來:有必要弄得這么激烈嗎?需要冒這種爆炸性的風險嗎?用平和的方式,順其自然,對肇事者不做特殊追究不是更好嗎?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紅輪》

27、 唉,以后的夜晚多么孤獨??!不跟你在一起就像見不著太陽、沐浴不著陽光一樣! 唉,親愛的!我的寶貝兒??!……我們之間再沒有烏云籠罩了,心情是多么輕松??!內心是多么踏實??!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紅輪》

28、 “只有上帝能做出這種判斷,凡人沒有這種能力”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紅輪》

29、 人們不停地重復著,而眼睛在嘿嘿地竊笑。是的,在公然地嘲笑、戲弄。彼得格勒的居民一向是愁眉苦臉的——他們表現得愉快才叫人感到奇怪呢。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紅輪》

30、 “如果我們毫無根據就原諒斯托雷平的話,我們也不會有好下場”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紅輪》

31、 什么變革?這全是無稽之談。在戰爭期間任何俄國人,甚至國家杜馬,都不會要求變革的,大家在內心深處是愛著俄國的。至于軍隊——那也是無限忠于皇上的。真正的危機是不存在的——為什么要激起新的分裂和制造遺憾呢?陰謀者中像古奇科夫、利沃夫、切爾諾科夫這幾位大人物的名單,警察司已經呈交上來了。沙皇批復道:社會活動家,且在戰時,動不得。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紅輪》

32、 干嗎賜給牲口以自由? 它們世世代代繼承的遺產 就是帶響鈴的軛和鞭子。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33、 但這些一般身份的群眾并不令老爺們嫌惡,他們在慢慢移動,像要結合成一個整體似的。他們想出一些娛樂點子,使一些大學生和高校女生容光煥發:人群很規矩,在人行道上聯合著移動,一張張高興而頑皮的臉,聲音憂郁,像送葬似的,又像是地下傳來的呻吟聲:“給我們——面包……給——面——包……” 沒有糧食吃的人們聚在一起,陰沉地呻吟著,仿效做工的娘們兒那樣呻吟著,聲音向四周擴散:“給——面——包……給——面——包 ……” — —亞歷山大·索爾 仁尼琴 《紅輪》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色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