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裴迪的詩詞_裴迪的詩詞翻譯_裴迪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5-02     瀏覽次數:0
“鵲驚隨葉散,螢遠入煙流?!卞X起《裴迪南門秋夜對月》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夜來詩酒興,月滿謝公樓。

  影閉重門靜,寒生獨樹秋。

  鵲驚隨葉散,螢遠入煙流。

  今夕遙天末,清光幾處愁。


【譯文】

  夜色漸濃,月亮升起,月光灑滿了庭宇和樓臺。幾個朋友聚在一起,飲酒吟詩。所在的深深的庭院,層內門戶早已關閉,戶外萬籟俱寂。一陣清風吹來,枝葉沙沙,引發無限寒意。月色太亮,喜鵲誤以為天色已明,撲刺刺猛然飛起,震落了片片秋葉。鵲起葉飏,飄然四散。面對這樣的月色,將會惹動多少人的愁思。


【賞析一】

  《裴迪書齋望月》是唐代詩人錢起所作的一首五言律詩。此詩描寫一個初秋的晚上,在裴迪書齋賞月的情景。詩中運用側面描寫、襯托、引用等手法,表達離人的苦悶和親人的思念。全詩意境清新,狀物入妙,而且留有不盡的余味。


【賞析二】

  此詞創作于中唐時期,詞人與幾個朋友在初秋的晚上聚在一起,飲酒吟詩。詩人抬望天空一輪皓月,思鄉之情油然而生,寫下了這首詩。


【賞析三】

  “夜來詩酒興,月滿謝公樓”,幾個朋友聚在一起,飲酒吟詩。不知不覺中,夜色漸濃,月亮升起來了,月光灑滿了庭宇和樓臺。謝公樓,晉時謝莊寫過著名的《月賦》,這里借指裴迪的書齋。飲酒吟詩的熱烈場面隨著月光的流瀉,完全被一種寧靜而幽遠的意味所代替。

  “影閉重門靜,寒生獨樹秋”,此刻詩人才注意到,主人所在的深深的庭院,層層門戶早已關閉,戶外萬籟俱寂。一陣清風吹來,枝葉沙沙,引發無限寒意。人們頓時感到秋夜的清涼。

  “鵲驚隨葉散,螢遠入煙流”,這兩句由寫四周的寂靜和初秋的涼意轉入寫月光,但也還不是正面描寫。月色無形無影,正面描寫確實困難。錢起借鑒了前人的經驗的同時,還化用了前人的詩句。曹操《短歌行》說:“月明星稀,鳥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鵲驚”句就是從這里來的。月色太亮了,以致喜鵲誤以為天色已明,撲刺刺猛然飛起,震落了片片秋葉。鵲起葉飏,飄然四散,顯得別有情趣。比起曹詩,錢起的這句詩寫得更為凝練,更富詩意了。

  “螢遠入煙流”,用的也是側面描寫的方法。沈德潛說:“月夜螢光自失,然遠入煙叢,則仍見流矣。此最工于體物。”用煙靄的暗淡襯托螢光,又用螢光之流失襯托月明,可謂運思入妙。有了這兩句,一個月明千里的銀色世界,異常鮮明地呈現在讀者面前。

  “今夕遙天末,清光幾處愁?”詩人由領略、欣賞美好的月光,漸漸陷入了沉思。“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面對這樣的月色,將會惹動多少人的愁思呢?最后兩句以問句作結,留待讀者去揣摩、思考,顯得意味深長。


【賞析四】

  “鵲驚隨葉散,螢遠入煙流。”這兩句是說,月夜,鳥棲樹上,忽然驚起,震動得樹上的秋葉紛紛落下,一時間,鳥飛葉墜,亂亂紛紛;遠方暮靄生起,煙云飄動,秋螢從眼前飛過,忽而又消失在暮靄中,似乎與煙流一起遠走高飛了。觀察入微,寫景細膩,全取動態,顯得生動活潑。“隨”、“入”二字用得巧而傳神。


【賞析五】

  錢起(722——780)字仲文,吳興(今浙江省無興縣)人。天寶十年(七五一)進士,歷任校書郎,考功郎中翰林學士,是大歷十才子之一。曾與王維、裴迪等人唱和。前人對錢起詩歌評價甚高,認為其詩“體格新奇、理致清淡”(高仲武《中興間氣集》),但其作品多為唱和、應制、吟詠山水,寄情閑逸,一般較少寫社會動亂及人民生活,缺乏社會意義。錢起的詩語言精工,詞藻清麗。有《錢仲文集》。其事見《唐詩紀事》卷三十、《唐才子傳》卷四。

“云光侵履跡,山翠拂人衣?!迸岬稀痘訊彙吩呐c賞析

【原文】

  日落松風起, 還家草露晞。

  云光侵履跡, 山翠拂人衣。


【賞析一】

  裴迪是盛唐山水田園派詩人之一,是王維最好的朋友。后來,王維隱居于藍田(今屬陜西)輞川,與裴迪“浮舟往來,彈琴賦詩,嘯詠終日”。


【賞析二】

  作者并沒有工細地刻鏤華子崗的景物,而是著重從聽覺、視覺、觸覺幾方面去攝取最能表現自己情趣的景象,把感情融入到景色之中,筆墨疏淡,蘊含豐富,具有一種“含不盡之意于言外”的神韻。王士禎說,王、裴輞川絕句字字入禪(《帶經堂詩話》)。所謂“入禪”,也是指自然,有天趣,有神韻。這首《華子崗》正代表了輞川絕句的共同風格。


【賞析三】

  這首詩,詩人以“還家”為線索,通過自己的所見所聞所感,把落日、松風、草露、云光、山翠這些分散的景物,有機地聯綴成一幅有聲有色、動靜相宜的藝術畫面,著墨不多,而極富神韻。詩的前兩句寫落日、松風和草露,連用兩個動詞,一“起”一“落”,把夕陽西下、晚風初起的薄暮景色,勾畫得十分鮮明,使讀者仿佛看到夕陽倚著遠山慢慢西沉的景象,聽見晚風掠過松林的颯颯聲,初步領略這大自然的美好風光。“還家”與“日落”相應,不僅點出了詩人已游覽多時,而且也畫出了作者游興未盡、漫步下崗的悠然自得的形象。以下,隨著作者“還家”的足跡,進一步展示了華子崗的優美景色。深山高崗之上,本是云遮霧繞,水氣蒙蒙,春夏季節尤其如此。但現在是天高氣爽的秋日(王維同時寫的《華子崗》有云:“連山復秋色”),又加上松風吹拂,落日照射,水氣蒸發很快,那青草上的露水早已揮發殆盡了,故說“草露晞”。詩人腳踩在這些干了的山草之上,感到特別輕柔細軟,是別有一番滋味的。

  后兩句寫云光、山翠。云光,指落日的余暉。“侵”,有逐漸浸染之意。“云光侵履跡”,不僅寫出了詩人在夕陽落照下一步步下行的生動情景,也寫出了夕陽余暉逐漸消散的過程,引導讀者去想象那蒼翠的松林在余暉點染下富于變化的奇景??芍^“一字落下,境界全出”。如果換成“映”、“照”等字,那就缺乏韻味了。“山翠”,指蒼翠欲滴的山色。用一“拂”字,增強了動感,使人想見那山色是如何的青翠可愛,柔和多姿。這“侵”和“拂”都可說是“活字”,使句子活了,全詩活了,云光山色也都獲得了生命。它們追逐著詩人的足跡,輕拂著詩人的衣衫,表現了對詩人眷戀不舍的深情。而這,正折射出作者對華子崗的喜愛與留戀,使詩人對華子崗的美好感情得到了進一步的表現。


【賞析四】

  輞川別墅有華子崗、竹里館、鹿柴等名勝多處,王維與裴迪各賦五言絕句二十首,互為唱和,以歌詠其優美景色?!度A子崗》即是其中之一。


【賞析五】

  裴迪(約公元716年——740年前后),唐代關中(今西安)人。初和王維、崔興宗隱居在終南山,后曾任蜀州刺史,尚書省郞。其詩作,今存多為“五絕”,以寫自然景色見長。

“酌酒與君君自寬,人情翻覆似波瀾?!蓖蹙S《酌酒與裴迪》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酌酒與君君自寬,人情翻覆似波瀾。

  白首相知猶按劍,朱門先達笑彈冠。

  草色全經細雨濕,花枝欲動春風寒。

  世事浮云何足問,不如高臥且加餐。


【譯文】

  斟酒給你請你自慰自寬,人情反復無常就像波瀾。

  相交到老還要按劍提防,先貴者卻笑我突然彈冠。

  野草新綠全經細雨滋潤,花枝欲展卻遇春風正寒。

  世事浮云過眼不值一提,不如高臥山林努力加餐。


【賞析一】

  這是王維寫給裴迪的詩。

  第一句化用了鮑照擬行路難十八首中的“酌酒以自寬,舉杯斷絕歌路難”。黃周星《唐詩快》中寫道:“八句律詩都失粘,這是拗體詩啊。不過語氣如此傲岸不群,何必以尋常格律來束縛它呢……”王摩詰性情淡泊蕭散,31歲喪妻便未曾再娶,中年之后禪意里近乎有點冷意??蔀榱税参啃∨?,還是會寫下這樣傲拗不平的句子。

  王維和裴迪交好,兩人同行同止,共飲共吟,酬唱無數。小裴詩才不如好友,《全唐詩》中現存28首,其中20首是輞川別墅的唱和,余下的也多是和王維的同游贈答之作。


【賞析二】

  王維一生沉浮宦海,安史亂后 ,“在輞口,其水舟于舍下,別置竹洲花塢,與道友裴迪浮舟往來,彈琴賦詩,嘯詠終日”;“在京師??退朝之后,焚香獨坐,以禪誦為事 。”(《舊唐書本傳》)這種亦顯亦隱,半儒半釋的人生經歷與處世態度,勢必造成巨大的心理矛盾,猶如碧潭止水,宜清心靜觀;但仰望高谷急湍,依舊凜然飛動,怵目驚心。王維全部詩作均可作如是觀,通過《酌酒與裴迪》一詩即可透視此種矛盾心態。


【賞析三】

  本詩寫于《輞川集》同時,是王維晚年詩作中十分值得玩味的一篇。

  首句“酌酒與君君自寬”,“君”字重復強調,這是障眼法;骨子里其實是胸中郁積憤懣,需與摯友一起借酒澆化。所謂“寬”者,寬人也即寬己,正是因為無法排遣。故次句“人情翻覆似波瀾”,一曰翻覆,二曰波瀾,足見心中憤激之情。三四句緊承“人情翻覆 ”,照應止水波瀾的外部刺激,強調矛盾兩端,鋪敘反目成仇,世態炎涼。白首相知尚且如此,其他的人還用說嗎?四句關鍵在“笑”字,《漢書》“王陽在位,貢公彈冠 ”,援手薦引乃同契之義,此處則反用其意,一旦“先達”即笑侮后來彈冠(出仕)者,輕薄排擠,乃至下井落石,此為淋漓之戟罵。圣嘆先生以為“自是千古至今絕妙地獄變相”,誠為得言。

  從內容上說,五六兩句是即景即情,從戶內至室外,為酌酒時舉目所見,由世態炎涼,人情翻覆展示天地無私,萬物親仁,豁然呈現一新境界。被王靜安先生譽為“攝春草之魂”的“細雨濕流光 ”,詩人用以描寫映窗草色 ;禪宗關于“心動”“物動”的著名偈語,詩人借以描繪照眼花枝,即使單純作“景語”看,也屬上乘。而其蘊涵則在“全經 ”,“欲動”,由彰顯至深密,從象外到象內,大千世界 ,無所不容;僅觀人間之蠅營狗茍,于義憤之外,恍然頓悟。從章法上說 ,律詩中間兩聯要求虛實相生,三四句實寫,五六句則應當化實為虛,措辭表意不可復犯,方能體現“神韻 ”“氣象”之妙。從禪學上說,佛家主“虛靜”,尚“自然”,和光同塵;深一層探求,五六句似還參合“有無 ”“生滅”“變常”之理;即處“靜觀”“達觀”態度 ,與三四句世俗的“勢利”“涼薄”恰成對照。末兩句“世事浮云”與“高臥加餐”由禪意而來 。“何足問”有不屑一顧的鄙薄之意,所指實有其人其事,承三四句,“高臥”承五六句,超凡脫俗。前后既錯綜成文,又一氣貫注,構思布局縝密精妙。


【賞析四】

  此詩作于王維隱居輞川時期,大約于《輞川集》寫于同時。王維一生沉浮宦海,安史之亂后,“在輞口,其水舟于舍下,別置竹洲花塢,與道友裴迪浮舟往來,彈琴賦詩,嘯詠終日”;“在京師;退朝之后,焚香獨坐,以禪誦為事。”(《舊唐書·王維傳》)此詩為王維勸慰裴迪而作。


【賞析五】

  此詩是王維晚年詩作中十分值得玩味的一篇。首句“酌酒與君君自寬”,“君”字重復強調,這是障眼法;骨子里其實是胸中郁積憤懣,需與摯友一起借酒澆化。所謂“寬”者,寬人也即寬己,正是因為無法排遣。故次句“人情翻覆似波瀾”,一曰翻覆,二曰波瀾,足見心中憤激之情。三四句緊承“人情翻覆”,照應止水波瀾的外部刺激,強調矛盾兩端,鋪敘反目成仇,人心無常。白首相知尚且如此,其他的人就不用說了。相知成仇,先達不用,說盡了世態炎涼,當是實有所指。前四句關鍵在“笑”字。彈冠“本為援手薦引乃同契之義,此處則反用其意,一旦”先達“即笑侮后來彈冠(出仕)者,輕薄排擠,乃至下井落石,此為淋漓之戟罵。金圣嘆以為”自是千古至今絕妙地獄變相“,誠為得言。

  從內容上說,五六兩句是即景即情,從戶內至室外,為酌酒時舉目所見,由世態炎涼,人情翻覆展示天地無私,萬物親仁,豁然呈現一新境界。被王靜安先生譽為”攝春草之魂“的”細雨濕流光“,詩人用以描寫映窗草色;禪宗關于”心動“”物動“的著名偈語,詩人借以描繪照眼花枝,即使單純作”景語“看,也屬上乘。而其蘊涵則在”全經“,”欲動“,由彰顯至深密,從象外到象內,大千世界,無所不容;僅觀人間之蠅營狗茍,于義憤之外,恍然頓悟。從章法上說,律詩中間兩聯要求虛實相生,三四句實寫,五六句則應當化實為虛,措辭表意不可復犯,方能體現”神韻“”氣象“之妙。從禪學上說,佛家主”虛靜“,尚”自然“,和光同塵;深一層探求,五六句似還參合”有無“”生滅“”變常“之理;即處”靜觀“”達觀“態度,與三四句世俗的”勢利“”涼薄“恰成對照。末兩句”世事浮云“與”高臥加餐“由禪意而來。”何足問“有不屑一顧的鄙薄之意,所指實有其人其事,承三四句,”高臥“承五六句,超凡脫俗。前后既錯綜成文,又一氣貫注,構思布局縝密精妙。

  亦顯亦隱、半儒半釋的人生經歷與處世態度,給王維造成巨大的心理矛盾,猶如碧潭止水,宜清心靜觀;但仰望高谷急湍,依舊凜然飛動,怵目驚心。王維全部詩作均可作如是觀,通過《酌酒與裴迪》一詩即可透視此種矛盾心態。

“歸山深淺去,須盡丘壑美?!迸岬稀端痛蘧拧吩姆g與賞析

【原文】

  歸山深淺去,須盡丘壑美。

  莫學武陵人,暫游桃源里。


【譯文】

  你若要歸山無論深處淺處都要去看看;要盡情地賞玩山巒溝壑的清凈秀美。千萬別學陶淵明筆下那個武陵人,只在桃花源暫時游了游就匆匆出山。


【賞析一】

  《崔九欲往南山馬上口號與別》是唐代詩人裴迪的作品。這是一首勸勉詩,勸勉崔九既要隱居,就必須堅定不移,不要三心兩意,入山復出,不甘久隱。全詩用語淺淡,近乎口語,或暗用典,或明用典,或正勸,或反諷,喻之以理,曉之以情,在看似平淡的外表下蘊涵著濃郁的朋友情誼,含意頗為深遠。

  詩人送友人歸隱山林,勸慰友人安于隱居,不要暫時停留,也抒發出自己厭惡塵世的心情。這首詩形象生動,含蓄深沉。


【賞析二】

  此詩起句點題“送”字。詩人看著崔九向山中走去,于是勸勉他說,山中自有美妙之景,足以自得于心,一丘一壑,皆可怡性養神。次句“丘壑”用典,諷勸友人隱逸山林,莫改初衷,為下文預設伏筆。后兩句緊依次句而寫,化用陶淵明《桃花源記》典故,含蘊深刻。既是勸勉友人堅持初衷,盡享山水之樂,同時暗含這一層意思:如果棄隱入仕,以后想再度歸隱,怕就難了。這里“暫”字用得極妙,與次句“盡”字相對。

  次句從正面勸說,結尾二句從反面勸勉。這一正一反,思慮周全,語意婉轉,諄諄囑咐,濃濃友情,溢于字里行間。


【賞析三】

  這是一首勸勉詩,勸勉崔九既要隱居,就必須堅定不移,不要三心兩意,入山復出,不甘久隱。語言雖淺白,含意卻頗為深遠。


【賞析四】

  一首好絕句,它的含意很深,切忌淺薄乏味,因此,起承轉合,各句皆應要求蓄意深刻。合句作結,更“要含蓄意遠”。

  這首詩是崔九到終南山去時,裴迪為他寫的送行詩。希望他到達終南山后,無論入山深淺,總能享受深山的幽靜和恬雅,盡歷丘壑之美。并以陶淵明的桃花源來比喻崔九的去地,表示了作者對隱居生活的向往。全詩主題是一個“送”字。圍繞“送”字,從“歸”字寫起,在“盡”字上大作文章。三、四兩句,引用武陵漁人暫入桃源的典故,從另一角度反襯了丘壑之美。從“須盡”跌出“暫”字,寫出不要洞察一切陵漁人,暫入桃花源,即行出山。至此,“須”盡之意,不敘自見。同時,把詩人送別龍卷風的心境、誠望,全部飽含在詩句之中。全詩不甘久隱,含意深刻,可見,絕句只有做到含蓄而意遠,方不顯淺薄而無味。


【賞析五】

  這是一首勸勉詩,勸勉崔九既要隱居,就必須堅定不移,不要三心兩意,入山復出,不甘久隱。語言雖淺白,含意卻頗為深遠。

  也有人認為這首五絕是說既然到深山里游玩,就應細心欣賞山間的一石一木;不要像那個武陵人,一到桃源仙境很快就出來了,比喻學習不能淺嘗輒止,看似賞景,卻富哲理。

“桃源一向絕風塵,柳市南頭訪隱淪?!蓖蹙S《春日與裴迪過新昌里訪呂逸人不遇》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桃源一向絕風塵, 柳市南頭訪隱淪。

  到門不敢題凡鳥, 看竹何須問主人。

  城上青山如屋里, 東家流水入西鄰。

  閉戶著書多歲月, 種松皆作老龍鱗。


【譯文】

  呂逸人隱居之地方,與塵俗世事隔絕。我專程來柳市南頭訪問呂逸人。

  來訪未遇主人,參觀主人的住地環境何必詢問主人。

  城上的青山好像在室內一樣,東鄰流動的水流入西邊鄰居。

  主人在這里著書立說的時問已經很長了,他親手栽種的松樹已經很老了,樹的表皮都象龍鱗一樣。


【賞析一】

  《春日與裴迪過新昌里訪呂逸人不遇》是唐代詩人王維的七言律詩,此詩寫得輕松愉快,頜聯用典饒有幽默感。

  頸聯造句頗巧,出句“城外”與“屋里”,對句“東家”與“西鄰”均自相對仗,而又共同與鄰句相對仗,這樣便增加了語氣流通的力度。末句“種松皆作老龍鱗”,因是對出句“多歲月”的補充,但又作為一種意象。


【賞析二】

  “桃源一向絕風塵,柳市南頭訪隱淪。”借陶淵明《桃花源記》中的桃花源,比況呂逸人的住處,著一虛筆。于長安柳市之南尋訪呂逸人,跟一實筆。一虛一實,既寫出呂逸人長期“絕風塵”的超俗氣節,又顯示了作者傾慕向往的隱逸之思。

  “到門不敢題鳥,看竹何須問主人。”訪人不遇,本有無限懊惱,然而詩人卻不說,反而拉出歷史故事來繼續說明對呂逸人的仰慕之情,可見其尋逸之心的誠篤真摯。“凡鳥”是“鳳”字的分寫。據《世說新語·簡傲》記載,三國魏時的嵇康和呂安是莫逆之交,一次,呂安訪嵇康未遇,康兄嵇喜出迎,呂安于門上題“鳳”字而去,這是嘲諷嵇喜是“凡鳥”。王維“到門不敢題凡鳥”,則是表示對呂逸人的尊敬。“看竹”事見《晉書·王羲之傳》。王羲之之子王徽之聞吳中某家有好竹,坐車直造其門觀竹,“諷嘯良久”。而此詩“何須問主人”是活用典故,表示即使沒有遇見主人,看看他的幽雅居處,也會使人產生高山仰止之情。

  上一聯借用典故,來表示對呂逸人的敬仰,是虛寫。“城上青山如屋里,東家流水入西鄰”,寫呂逸人居所的環境,是實寫。“城上”,一作“城外”。“青山如屋里”,生動地點明呂逸人居所出門即見山,暗示與塵市遠離;流水經過東家流入西鄰,可以想見呂逸人居所附近流水淙淙,環境清幽,真是一個依山傍水的絕妙境地。青山嫵媚,流水多情。兩句環境描寫,一則照應開篇的絕風塵,二則抒寫了隱逸生活的情趣。

  “閉戶著書多歲月,種松皆作老龍鱗。”最后從正面寫隱逸。呂逸人無求于功名,不碌碌于塵世,長時間閉戶著書,是真隱士而不是走“終南捷徑”的假隱士,這就更為詩人所崇尚。松皮作龍鱗,標志手種松樹已老,說明時間之長,顯示呂逸人隱居之志的堅貞和持久,“老龍鱗”給“多歲月”作補充,并照應開頭的“一向絕風塵”,全詩結構嚴謹完整。


【賞析三】

  這首詩,句句流露出對呂逸人的欽羨之情,以至青山、流水、松樹,都為詩人所愛慕,充分表現了詩人歸隱皈依的情思。

  描寫中虛實結合,有上下句虛實相間的,也有上下聯虛實相對的,筆姿靈活,變化多端,既不空泛,又不呆滯,頗有情味。


【賞析四】

  此詩格調清新,別開生面。多處用典,卻貼切自然。寫景輕描淡寫,如話家常,卻輕描之中有致,淡寫之中有奇,極贊呂逸人閉戶著書的隱居生活,表現出詩人艷羨“絕風塵”的情懷。


【賞析五】

  這首《春日與裴迪過新昌里訪呂逸人不遇》是詩人表現自己尋求歸隱但又不能徹底擺脫世俗社會生活的代表之作。

  從創作時間來看,《春日與裴迪過新昌里訪呂逸人不遇》大約作于安史之亂之前。這里可以從裴迪與王維的交往來分析,裴迪是盛唐詩歌創作者,關中人(關中也就是現在的陜西),據說裴迪為裴天恩之弟裴天壽的子孫,大約生于開元六年(718)。他與王維交游始于唐天寶二年(743)正月,交誼頗深,并且與王維及其表弟崔興宗都隱居終南山。后來王維到輞川別業,裴迪也經常游覽此地,與王維彈琴賦詩,嘯永終日,皆有詩作印證。王維答裴迪詩“淼淼寒流廣,蒼蒼秋雨晦。君問終南山,心知白云外”(王維《答裴迪輞口遇雨憶終南山之作》),裴迪贈詩云“積雨晦空曲,平沙滅浮彩。輞水去悠悠,南山復何在?”,又如“遙知遠林際,不見此檐間。好客多乘月,應門莫上關”(王維《登裴迪秀才小臺作》),“酌酒與君君自寬,人情翻覆似波瀾”(王維《酌酒與裴迪》),朋友間傾吐對世態人情反復無常的憤懣躍然于詩里行間。安史之亂后,裴迪居蜀中,做了蜀州刺吏,尚書省郎。而詩歌題目中的地名新昌里又名新昌坊,并不是在蜀中,而是指當時長安朱雀門街東第五街,據說唐代一些名人牛僧孺、白居易等在這里生活過。有學者認為乾元元年(758)初,即裴迪與王縉入蜀之前,二人交游始止。 也就是說裴迪到蜀后,就與王維無往來,于是我們可大致斷定這首詩創作時間是在安史之亂以前。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色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