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楊炯的詩詞_楊炯的詩詞翻譯_楊炯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5-03     瀏覽次數:0
“驚浪回高天,盤渦轉深谷?!睏罹肌稄V溪峽》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廣溪三峽首,曠望兼川陸。

  山路繞羊腸,江城鎮魚腹。

  喬林百丈偃,飛水千尋瀑。

  驚浪回高天,盤渦轉深谷。

  漢氏昔云季,中原爭逐鹿。

  天下有英雄,襄陽有龍伏。

  常山集軍旅,永安興版筑。

  池臺忽已傾,邦家遽淪覆。

  庸才若劉禪,忠佐為心腹。

  設險猶可存,當無賈生哭。


【賞析一】

  詩人在梓州擔任司法參軍近四年,大約在天授元年(690)離開四川,途經長江三峽的時候,寫下了《廣溪峽》、《巫峽》、《西陵峽》三首五言古詩,逼真地狀摹了三峽的綺麗風光,深情地贊頌祖國的美好山河,抒發了尋古探幽的情懷?!稄V溪峽》作為第一首,寫得聲情并茂,是首成功的記游詩。


【賞析二】

  這首五言古詩,結構勻稱,每四句為一小節,脈絡清晰,層層深入,卒章而見旨意。寫景、敘事、抒情、議論融于一體,渾然天成,充分地表現了主題思想。陸時雍《詩鏡總論》說楊炯詩“雄厚”,從這首詩也可窺見一斑。


【賞析三】

  廣溪峽即現在的瞿塘峽,氣勢雄偉,居三峽首位。詩歌直截了當,第一句就點題,突出廣溪峽地處重要地理位置。第二句“曠望兼川陸”,講述作者乘舟遠望近觀三峽的印象,首峽形勢圖是“兼川陸”。這是遠眺夔門外的景觀,長江奔騰,兩岸曠野間出,迎面而來的夔門高高聳立。詩從大處起筆,意境宏大不凡,顯示出第一峽的雄偉輪廓。“曠望”二字,鮮活地再現詩人的神態,他在遠方翹首遙望,敬仰之情由感而發。舟逐漸行近,遠鏡頭之后,展現了第二幅畫面:“山路繞羊腸,江城鎮魚腹。”那羊腸小道曲折盤繞在半山腰,船上人抬頭便望見,山之陡峻歷歷在目了。峽口的重鎮夔州城虎踞江岸,守護著白帝城。

  看似輕描淡寫,不經意間帶出這軍事要塞,為后面之緊接著的四句是描繪峽中的景物:“喬林百丈偃,飛水千尋瀑。驚浪回高天,盤渦轉深谷。”詩人以前進的方位,左右上下,繪聲繪色地描寫了廣溪峽壯麗奇異的景象。峭壁上百丈高林迎面倒撲過來,正是峽中激浪飛舟里所能欣賞到的奇觀。那絕崖上升丈垂瀑,飛一般掠過舟前。那峽中的江水,驚濤駭浪高拍天,盤渦回轉深入谷。四句詩表現出了廣溪峽的個性。在楊炯筆下,廣溪峽不同于“疊嶂凌蒼蒼”,“莓苔爛錦章”的巫峽,也不同于“長波射千里”,“滔滔南國紀”的西陵峽。瞿塘雄、巫峽秀、西陵險,在他的三峽詩中都得到恰切的表現。

  詩從第九句起轉入詠史抒懷。“漢氏昔云季”,是承前面“江城鎮魚腹”句的。魚腹是蜀漢奠定基業的地方,抱有建功立業志向的詩人游此地時不無感慨,自然而然地緬懷英雄追思起劉備和諸葛亮來。“常山集軍旅,永安興版筑”,是稱頌劉備的業績。“池臺忽已傾,邦家遽淪覆”,是感嘆蜀國滅亡的迅速。這幾筆大起大落,波瀾壯闊,描繪出風云變幻的歷史畫卷。

  末四句是議論,但這議論融敘事、說理和抒情于一體,借沈德潛的話說是“帶情韻以行”的。“庸才若劉禪,忠佐為心腹”,是說昏庸的君主,既使有賢明的忠臣輔佐也是扶不起來的。劉備在白帝城托孤后,諸葛亮忠心輔佐,但昏庸的阿斗是扶不起來的。這里的“若”字用得有意味,它擴大了指斥的范圍,增強了詩篇警醒之旨意。“設險猶可存,當無賈生哭”,句意決斷,用典貼切,感慨深長。


【賞析四】

  《廣溪峽》是唐代詩人楊炯的詩詞作品之一,是一首描繪長江三峽的詩篇。此詩寫通過對三峽景物的描寫和歷史事件的敘述,抒發了深沉的感慨。


【賞析五】

  楊炯(650年——692年),漢族,弘農華陰(今屬陜西)人,排行第七;唐朝詩人,初唐四杰之一。顯慶六年(公元661年),年僅11歲的楊炯被舉為神童,上元三年(676年)應制舉及第,授校書郎。后又任崇文館學士,遷詹事、司直。垂拱元年(685年),降官為梓州司法參軍。天授元年(690年),任教于洛陽宮中習藝館。如意元年(692年)秋后改任盈川縣令,吏治以嚴酷著稱,卒于任所。因此后人稱他為“楊盈川”。

“悠悠辭鼎邑,去去指金墉?!睏罹肌锻局小吩姆g與賞析

【原文】

  悠悠辭鼎邑,去去指金墉。

  途路盈千里,山川亙百重。

  風行常有地,云出本多峰。

  郁郁園中柳,亭亭山上松。

  客心殊不樂,鄉淚獨無從。


【賞析一】

  《途中》這首短排律,寫得清新剛健,氣骨蒼然。在藝術上,化用古詩句意,不但增強詩歌的形象感,而且在襲用中自創新意,自然渾成。同時,詩人在語言上也是十分講究的,運用了“悠悠”、“去去”、“青青”、“亭亭”等疊詞,以此增強了詩的音韻美。


【賞析二】

  楊炯(650年——692年),漢族,弘農華陰(今屬陜西)人,排行第七,唐朝詩人,初唐四杰之一。楊炯因從弟楊神讓參與徐敬業起兵征討武則天而受株連,于垂拱元年(685)被貶為梓州(今四川省三臺縣)司法參軍?!锻局小愤@首五言排律,大概就是作詩人于前往梓州的路途中,詩人通過途中所見所感,抒發遠行懷鄉的哀愁和畏讒懼謗的憂思。


【賞析三】

  詩的開始二句“悠悠辭鼎邑,去去指金墉”,描寫詩人辭別京城長安前往邊地小城的情景。“辭”即告辭,辭別。“指”即指向,所到之處。詩歌的起句用 “疊詞悠悠”,不但生動地傳達出詩人心思重重,而且也表現出詩人離別時不舍之態。下句中的“去”即離開之意,“去去”重疊,不但照應上句“悠悠”,而且表現出人物離開是憂心忡忡的心理。這里,兩個疊詞在上下句相同位置上運用,不但使人物形象更鮮明、更豐滿,而且增強詩歌的情韻美。同時,“鼎邑”與“金墉”兩個地名相對,形成一個空間距離。詩人通過這一空間,不但照應了詩題“途中”的空間距離,形成一種審美境界,而且在“途中”的“去去”中,自然蘊含著遠去而產生的不平之氣,以及被貶謫所產生的傷感之情。

  接下來的“途路盈千里,山川亙百重”是對上兩句的解釋。“路途盈千里”中的 “盈”即滿,超過。“山川亙百重”中的“亙”即連綿不斷,伸展開去。這是詩人征途中所見所感。一個“盈”寫出了路途的遙遠,一個“亙”字,也表現出路途的坎坷與艱險。“百重”是說山川多,綿延不絕。這兩句,詩人總是圍繞“途中”來寫,是詩人所見之景,描繪出了整個路程遠隔千余里,山環水繞,連綿不斷,伸展開去的情景。這里,詩人運用對“途中”所見的描寫,我們可有這樣理解,路途的遙遠,坎坷不平,正象征著詩人慢慢人生的不順和仕宦之途的不平。

  接著“風行常有地,云出本多峰”。這里是說,狂風大作時地面上萬物應和,漫云翻卷時天空中云峰疊嶂。這里,詩人用一個“常”字,一個“本”字,不但表現山中風雪云雨的自然之規律,而且通過詩人對自然現象的感受,形象而含蓄表現人生旅途的坎坷與艱險??梢哉f,這兩句雖是詩人所見,但“一切景語皆情語”,所有,這變幻莫測的風云,也暗示了詩人人生和仕宦變幻莫測狀態,以及詩人遭貶而胸中悶悶不平的感受。

  在寫了山中風云之后,由上而下,詩人寫道:“郁郁園中柳,亭亭山上松。” 這里,詩人運用了典故方法。借用《古詩》中“青青河畔草,郁郁園中柳”之意而擇其用之。也就是說,在《古詩》中,這兩句原本描繪的是一幅宜人的陽春美景,而楊炯這里只選取了“郁郁園中柳”,為離別營造了凄清的氛圍。接著的“亭亭山上松”,也是由《古詩》中的“青青陵上柏”演繹而來的。在詩歌中,“松柏:這一意象,多是原來比喻”不凋長青“之意,源于孔子《論語》中”歲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詩人這里,不但借此表明了在逆境中以”亭亭山上松“來勉勵自己,而且為全詩的結尾作了鋪墊。

  所以,詩人在最后寫道:”客心殊不樂,鄉淚獨無從。“這里,緊承上兩句而來。”客心“即羈旅他鄉人之心,或者在外仕宦人的心等。杜甫《登樓》有 ”花近高樓傷客心,萬方多難此登臨“的詩句。”傷客心“即使游子越發傷心之意。詩人在這里不但運用了典故(語典)手法,而且詩人在”客心殊不樂“中反用了原詩之意。”殊“即特別之意。意思是說,游子或者在外的仕宦,特別是遭貶謫的人,怎么也快樂不起來。因為,詩人在結尾寫道:”鄉淚獨無從“。也就是說,漸行漸遠,離開家鄉和親人,這思鄉戀情之淚獨自流淌,沒有依從,孤苦至極。這里,詩人直抒胸臆,不僅表現出自己遠行路途遙遠,而且也表現出因遭貶而精神上苦悶,沒人知曉,更沒有人理解。


【賞析四】

  楊炯,華陽人。幼聰敏傅學,善屬文。年十一,學神童,授校書郎,為崇文論學主,遷后事司直。恃才簡倨,人不容之。武后時,左轉梓州司法參軍。秩滿,遷婺州盈川令。卒于宮。中宗即位,以舊僚贈著作郎。炯聞時人以四杰稱,乃自言曰:”吾愧在盧前,恥居王后。“張說曰:”楊盈川文思如懸河注水,酌之不竭,既優于盧,亦不減王也。“有《盈川集》三十卷,今存詩一卷。


【賞析五】

  楊炯以邊塞征戰詩著名,所作如《從軍行》、《出塞》、《戰城南》、《紫騮馬》等,表現了為國立功的戰斗精神,氣勢軒昂,風格豪放。其他唱和、紀游的詩篇則無甚特色,且未盡脫綺艷之風;另存賦、序、表、碑、銘、志、狀等50篇。楊炯的文學才華出眾,善寫散文尤擅長詩詞。他在長安期間寫下了不少文學佳作,很受當時人的稱贊,與王勃、盧照鄰、駱賓王齊名,與王勃、盧照鄰共同反對宮體詩風,主張”骨氣“”剛健“的文風。他的詩也如”四杰“其他詩一樣,在內容和藝術風格上以突破齊梁”宮體“詩風為特色,在詩歌的發展史上起到了承前啟后的作用。他的詩篇不多,所寫《從軍行》等幾首邊塞詩,均表現出了雄健風格,很有氣魄。

“幡旗如鳥翼,甲胄似魚鱗?!睏罹肌稇鸪悄稀吩呐c賞析

【原文】

  塞北途遼遠,城南戰苦辛。

  幡旗如鳥翼,甲胄似魚鱗。

  凍水寒傷馬,悲風愁殺人。

  寸心明白日,千里暗黃塵。


【賞析一】

  《戰城南》是用樂府舊題寫的一首五言律詩。詩歌雖然以征戰者的口吻講述了遠征邊塞的軍旅生涯,但已不同于漢樂府中的《戰城南》那樣寫得血流成河、慘不卒讀了。詩中的主人公在敘述戰爭時,豪情滿懷,信心百倍,充滿了勝利的希冀。詩的格調雄渾激越,洋溢著濃烈的愛國之情。恰如李調元在《雨村詩話》里評述的:“渾厚樸茂,猶開國風氣。”讀后令人神情激奮,成為詩人代表作之一。


【賞析二】

  詩歌的首聯“塞北途遼遠,城南戰苦辛”以對句開起。上句“塞北途遼遠”,開門見山交待戰爭的地點,描繪出了塞外廣袤的環境。一個“遼”字,一個“遠”字,表現出塞北的廣闊無際,也給詩歌增加了空間感。對句“城南戰苦辛”與題目照應,正面描敘戰爭場景,其中的“苦辛”暗示了漢樂府中的《戰城南》中“戰城南,死郭北,野死不葬烏可食”慘景,只是寫得含蓄而粗狂。這里,詩人通過樸實真摯語言,對戰場的概述,在給讀者想象空間中,感受到戰爭給人民帶來的痛苦。

  頷聯“幡旗如鳥翼,甲胄似魚鱗”,詩人承上“辛苦”而來,用近似白描的手法描繪戰場的景象。你看,在詩人的筆下,那戰場上的戰旗獵獵,盔明甲亮,刀光血影,卻寫得如詩如畫。比喻句的運用不但形象生動,而且寫出了軍隊威武和博大的氣勢,而且寫出了士兵斗志。詩人在詩歌中,選擇了“幡旗”和“甲胄”兩個意象,不但抓住了古代戰場特色,也把描寫的鏡頭拉近,突出了威武雄壯的氣魄。

  頸聯“凍水寒傷馬,悲風愁殺人”,詩意承上而轉,由物(外在的)及人,進入了人的內心世界。上句“冰水寒傷馬”,化用陳琳《飲馬長城窟行》中的詩句:“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這里表面上是寫馬,實則寫人,巧妙地表達邊地苦寒不宜“稽留”之意。下句“悲風愁殺人”,化用宋玉《九辨》中的“悲哉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憭栗兮若在遠行,登山臨水兮送將歸”的句意,表現了將士們在秋風凜冽,塞外草衰,一派蕭瑟之氣,倍添征人思鄉懷歸的愁緒??梢哉f,這里,詩人進入了將士們的內心世界,不但反映了廣大塞外將士的思想和情緒,而且也表現了詩人對將士們的同情,對戰爭的反感的思想傾向。

  尾聯“寸心明白日,千里暗黃塵”以景作結,倍增哀傷的情感。上句“寸心明白日”,其中“白日” 喻指君主?!段倪x·宋玉<九辯>》:“去白日之昭昭兮,襲長夜之悠悠。” 張銑注:“白日喻君,言放逐去君。”這里詩人借此,不但表現了將士們的心中充滿了明亮的陽光,而且也通過“明白日”含蓄而生動地揭示了將士們“報效國家,報效君王”的內心世界。下句“千里暗黃塵”,既是描繪大漠黃沙亂飛的自然景色,也用以渲染戰爭的激烈,表現出征塵千里遮天蔽日的景象。詩人在詩歌的結尾,以景作結,借景抒情,把情感聚集其中,不但表現出將士們報效君王,馳騁疆場,視死如歸的偉大精神,也表現出詩人對將士們的敬佩與對戰爭的反對。


【賞析三】

  楊炯(650年——692年),漢族,弘農華陰(今屬陜西)人,排行第七;唐朝詩人,初唐四杰之一。顯慶六年(公元661年),年僅11歲的楊炯被舉為神童,上元三年(676年)應制舉及第,授校書郎。后又任崇文館學士,遷詹事、司直。垂拱元年(685年),降官為梓州司法參軍。天授元年(690年),任教于洛陽宮中習藝館。如意元年(692年)秋后改任盈川縣令,吏治以嚴酷著稱,卒于任所。因此后人稱他為“楊盈川”。


【賞析四】

  首聯以對句開起,出句開門見山交待戰爭的地點,仿佛畫家的筆先揮毫潑墨抹出一個塞外廣袤的背景。

  對句切題,正面描敘戰爭場景,暗寓“戰城南,死郭北,野死不葬烏可食”的悲壯場面。詩人如泣如訴的概述,浸含淚血,語言樸實真摯。

  頷聯用近似白描的手法描繪戰場的景象,戰旗獵獵,盔明甲亮,刀光血影隱隱可見。排比點綴手法將作戰陣式寫得極有氣勢,不但寫出了軍隊威武,而且寫出了士兵斗志。讀者從詩句里可以深深地觸摸到詩的主人公脈搏激劇的跳動:激動的心、自豪的情,東闖西突血肉搏殺。

  生死攸關之際,人的心境更是復雜多變、不可捉摸的,在一陣沖殺之后,感慨也隨之而來。因此頸聯自然地轉入抒情性的敘述。“冰水寒傷馬”,化用陳琳詩句:“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飲馬長城窟行》)這里表面上是寫馬,實則寫人,巧妙地表達邊地苦寒不宜“稽留”之意。“悲風愁殺人”,化用宋玉“悲哉秋之為氣也”的句意,進一步直抒胸臆。秋風凜冽,塞外草衰,一派蕭瑟之氣,倍添征人思鄉懷歸的愁緒。這聯詩真實地反映了廣大塞外將士的思想和情緒,也是詩人思想傾向的流露。

  尾聯以景作結,“千里暗黃塵”,既是描繪大漠黃沙飛的自然景色,也用以渲染戰爭的激烈,征塵千里遮天蔽日。然而戰士的心中卻充滿了明亮的陽光。“寸心明白日”句,精微入妙,詞語新穎,內涵豐富,藝術概括力強,揭示了征人光明的內心世界。他心系著祖國,懷著必勝的信心,視死如歸,繼續馳聘疆場,報效君王。


【賞析五】

  楊炯這首《戰城南》,格調雄渾激越,洋溢著濃烈的愛國之情。同時,在描寫中,用詞語新穎,用典恰當,具有豐富內涵,不但極具感染力,而且給讀者以豐富的想象空間。

“送君還舊府,明月滿前川?!睏罹肌兑顾挖w縱》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趙氏連城璧,由來天下傳。

  送君還舊府,明月滿前川。


【譯文】

  趙國的連城璧,其由來天下盛傳。送君返回山西,只見皎潔的明月灑滿了前川。


【賞析一】

  楊炯的《夜送趙縱》是一首送別詩。我們可以這樣設想:詩人楊炯佇立遙望,朋友張帆遠去,但見清冷的月光灑滿大地,在空曠之中,詩人寂寞之感從胸中涌出。在寂寞中,詩人觸景生情,借助朋友趙縱隱退故里之事,表現出對官場的憎惡以及逃避現實的情緒。從詩歌描寫來看,可以認為,趙縱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名士,也許是因仕途失意而辭歸故里。詩人為之送行,寫下這首詩歌。


【賞析二】

  《夜送趙縱》是一首送別詩,但卻寫得別致新穎。正如清人毛先舒在《詩辯坻》里所指出的:“第三句一語完題,前后俱用虛境。”詩的情意真摯,神韻綽約,極臻妙境。


【賞析三】

  首句以比起興,“趙氏連城璧”,是詩人以國之瑰寶和氏璧比喻趙縱的品貌。次句:“由來天下傳”,借美玉的名傳天下,進一步比喻趙縱的名氣。他是名聲遠播四海之內的。這是楊炯借助他人之口表達自己的心意,委婉地稱贊朋友,仰慕之情由衷而發。第三句“送君還舊府”,這本來是平鋪直敘,但力托全詩,可舉千斤。照應首句寓意深邃,寫到這里,“完璧歸趙”的主題立意也就呼之而出。詩人構思巧妙,立意高遠,使人折服。從詩意推測,趙縱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名士,大概因仕途失意,辭歸故里。在詩人眼中,他是遠離塵囂,冰清玉潔,“完璧歸趙”。“送君還舊府”,這近似白話之句確是一個點睛之句,它使前面的喻句有落腳點,后面的景句有依托,能夠充分地表達出主題內容。詩人對友人的同情、撫慰、稱頌、仰慕之情,也都淋漓盡致再現出來。“明月滿前川”,純粹地描寫景物。宋人沈義父認為“以景結情最好”,“ 含有余不盡之意”。(《樂府指迷》)詩句交待送別的時間在明月當空的夜晚,地點在奔流不息的河邊。

  當朋友張帆遠離之后,詩人佇立遙望,但見清冷的月光灑滿大地,空曠孤寞之意襲人。結束語真實地表達出詩人送別故人后的深切感受:惆悵、虛渺。但他又慶幸朋友“完璧歸趙”隱退故里,流露出憎惡官場、甚至逃避現實的情緒。

  這首詩的突出特色是,深入淺出,比喻設譬通俗易懂,寫景極其自然貼切,“猝然相遇,借以成章,不假繩削”,借情寫景,情景交融,蘊藉而不乏深致。


【賞析四】

  此詩前兩句寫所送的友人趙縱,后兩句寫題中的“”。友人姓趙,又來自趙州,詩人由此將他與舉世聞名的和氏璧聯系起來,用“連城璧”來比喻他出眾的才華。末句以前川明亮的月光來描寫“夜送”時所見的景象,又以此比喻充滿心頭的別情離愁,并且以“明月”與首句中的“連城璧”在形象上前后呼應,在結構上渾然一體。這一構思上的巧妙稱得上神來之筆。


【賞析五】

  首句“趙氏連城璧”,此句源于“完璧歸趙”的故事。據《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記載,戰國時,秦昭襄王欲得趙國的“和氏璧”,于公元前283年派使臣帶國書去見趙惠文王,說愿以連城十五座,換取趙國的“和氏璧”。趙王答應了派藺相如帶著“和氏璧”去秦國辦理交換手續。秦想食言,要強奪“和氏璧”,而不給趙國十五座連城。藺相如急中生計,派人持“璧”間道送回趙國,使秦國奪璧之想落空。詩人以比起興,以國之瑰寶“和氏璧”比喻朋友趙縱的人格及其品貌。從詩人的用“趙氏連城璧”為喻來看,不但形象生動,而且在這一形象中,含蓄地表現出詩人對朋友品行的稱頌、贊美,也表現出對友人的同情、撫慰之情。

  次句“由來天下傳”,這一句承上句“連城璧”而來。“由來”就是“自始以來”之意,即從發生到目前。這一句是詩人借美玉“連城璧”名傳天下之譽,進一步比喻趙縱的名氣大。也就是說,趙縱的名聲遠播四海之內,就如同“趙氏連城璧”名傳天下一樣。同時“有別必怨”,我們從詩人楊炯在委婉地稱贊朋友之時,也感受詩人借他人之口表達自己的心意——對回歸故里期盼,及其所蘊含的對厭惡官場之情。

  第三句“送君還舊府”,這一句承上“天下傳”而轉。從表達方式來說,詩人采用了敘述,而且是平鋪直敘,但放在詩意“轉”的第三句,卻力托全詩,承載著詩歌的思想內蘊。所以,清人毛先舒在《詩辯坻》里所指出的,這首詩歌的“第三句一語完題,前后俱用虛境。”也就是說,這一句不但照應首句蘊涵著深邃寓意,而且“送君還舊府”真有“完璧歸趙”一樣的超脫的情懷——不但表現出趙縱遠離塵囂,冰清玉潔的人品。詩人在這樣顯得平直的敘述中,也暗示了對朋友的仰慕之情。

  最后一句“明月滿前川”,這是詩歌的結句,是“合”,當然也是情感的凝聚點。其中,“明月”不但照應了詩題中的“夜”,表明了是一個明月皎潔的夜晚,而且借月抒情,表現出對朋友遠去的思念之情。其中“川”即河流。在中國古代詩歌文化中,以水喻情,“水”成為情感的承載意象之一。比如南唐詩人李煜《虞美人》中的“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李白《贈汪倫》中“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元稹《離思》中“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如此等等,不一而足。而詩人楊炯描寫景物,以景結情,也用了“明月”和“川”(河流)兩個意象,不但使詩歌產生了“含有余不盡之意”的審美效果,而且使讀者從景物描寫中,從一個個審美意象中,從詩歌的境界中,馳騁想象,從而更深層次地蘊含其中的審美意蘊。

  總之,這首詩歌構思巧妙,意象鮮明,立意高遠。同時,詩人善于設喻,深入淺出,不但使詩歌形象生動,而且意蘊深遠,從而引發讀者的興趣,使讀者感受到詩歌中所蘊含的深厚的情感。

“三秋方一日,少別比千年?!睏罹肌队兴肌吩呐c賞析

【原文】

  賤妾留南楚,征夫向北燕。

  三秋方一日,少別比千年。

  不掩嚬紅樓,無論數綠錢。

  相思明月夜,迢遞白云天。


【賞析一】

  這首詩,格律工整,韻調和諧,色彩絢爛。“紅樓”、“綠錢”、“明月”、“白云”,斑爛多彩,媚而不俗。“三秋”、“一日”、“少別”、“千年”,數量詞疊加,意境深入而不覺得堆砌繁冗。僅僅八句詩,完美地雕刻出一位思婦的鮮活形象,情意纏綿悱惻,令人怦然心動。


【賞析二】

  首聯“賤妾留南楚,征夫向北燕”,是極為工整的對句,詩人以女主人公自怨自艾的口吻訴說的。意思是說丈夫遠赴塞北,自己只能形單影只的留在家里。這看似平鋪直敘的兩句話,但其中卻飽含了女主人多少辛酸和激情。這里首句就用了“南楚”對“北燕”兩個地點詞語,一下把二者之間的空間距離拉開,營造了因離別而生愁緒空間環境。同時,在詞語的運用中,也很有特色,詩人選用了富有表現力的詞語。其中上句的“留”和下句“向”字,一留一去,而表現出“征夫”這一遠別非同往昔離別,其中就包含了征夫遠去,生死不可預測的深層意義。這樣,就更增添了思婦的牽掛之心。

  頷聯“三秋方一日,少別比千年”緊承第一聯分別之意描繪女主人公的心理狀態。首先,上句“三秋方一日”化用了《詩經·采葛》中“彼采蕭兮,一日不見如三秋兮”之意。其次,下句“三秋方一日”化用了《別賦》中“斬蹔游萬里,少別千年”之意。這樣,詩人通過人們極為熟悉的語言典故來增強詩歌的審美境界,更加突出了思婦與征夫之間分別后,思婦獨處家中的孤獨寂寞之感,濃厚無奈的相思之情。

  頸聯“不掩嚬紅樓,無論數綠錢”。承上“分別”而轉,用特寫的鏡頭描寫思婦的行為舉止。上句“不掩嚬紅樓”,“嚬”即“皺眉”義。“紅”顏色詞,在中國古代詩歌中,往往把最美的東西與悲情聯系在一起。比如李白的《將進酒》:“清樽美酒斗十千,玉盤珍羞直萬錢。”就是把美好的事物與悲情結合起來,以此突出悲情。這里,詩人描寫思婦一個人坐在紅樓上,愁眉緊蹙的樣子。其中“不掩”二字用得很妙,它表現出思婦因思念而不掩飾不住自己的愁緒狀態。下句“無論數綠錢”。其中“綠錢”一詞,就如沈約在《冬節后至丞相第詣世子車中作》寫道的“賓階綠錢滿,客住紫苔生”一樣,指的是苔蘚之類的東西,往往借此表現孤獨寂寞的環境。這里,詩人就借“苔蘚”描寫思婦的孤獨落寞的感受。特別要注意的是,詩人在“數綠錢”前添加“無論”二字,“無論”即“不用說”之意。也就是說,“不掩嚬紅樓”結果怎樣,最終征人不會回來,不用說,而今的思婦只有通過“數綠錢”來打發這寂寞的日子。因此,“無論”一詞看來是很平淡的,但卻增添了思婦的哀愁。

  尾聯“相思明月夜,迢遞白云天”。這是詩歌的情感集中表現。“明月”寄相思之情。在中國詩歌中,“明月”這一意象出現的頻率很高的。我們知道,“明月”本來無所謂情意的,但皓月懸空的夜晚,往往會引發人們無盡的牽掛與思念。李白《靜夜思》中寫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相思之情油然而生。最后成為公眾的審美意象。下句“迢遞白云天”,“白云天”描寫了天空朵朵白云,悠悠飄蕩的美景。在中國古代詩歌文化中,“白云”這一意象,因其飄蕩,往往原來比喻游子在外漂泊。如,李白《送友人》中“白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就是這樣的意思。其中,“迢遞”照應了“賤妾留南楚,征夫向北燕”中的“南”與“北”而形成的物理距離。這里,詩人以景結情,不但形象生動,而且把思婦與征人之間的“相思”之情表現得更加熾烈,詩歌的審美意味更加深邃。

  總之,這首《有所思》,格律工整,韻調和諧,色彩絢爛,意象鮮明。在形象的描繪中,抓住了思婦的特征,不但完美地描寫出一位思婦的鮮活形象,而且表現出纏綿悱惻情意,表現出了深刻的審美意蘊。


【賞析三】

  這首詩寫一位少婦,獨處空閨,深深地思念著遠征邊塞的丈夫,情真意切,思致清幽綿邈。唐初邊地戰火不斷,詩人有所感而作此詩。詩通過對女主人公心理的細膩描繪,反映出戰爭給人民帶來的痛苦,表達了詩人的厭戰情緒和對不幸者的深切同情。


【賞析四】

  《樂府解題》曰:“古詞言:有所思,乃在大海南,何用問遺君?雙珠玳瑁簪。 聞君有他心,燒之當風揚其灰;從今已往,勿復相思,而與君絕也。”所以,樂府《有所思》曲,原本原就是來表現男女之情的。楊炯這首《有所思》就寫一位少婦,獨處空閨,深深地思念著遠征邊塞的丈夫,情真意切,纏綿悱惻,同時也反映出了戰爭給人民帶來的痛苦,表達了詩人的厭戰情緒和對不幸者的深切同情。詩人楊炯因為唐初時邊地戰火不斷,就根據當時的社會現狀有所感而作此詩。


【賞析五】

  首聯是工整的對句:“ 賤妾留南楚,征夫向北燕”, 是以女主人公自怨自艾的口吻訴說的。家居江南,丈夫遠赴塞北,她不能與之比翼齊飛,只能形單影只的留在家里。這看似平鋪直敘的兩句話,卻飽含著多少辛酸和激情。十個字塑造出一個顧影自憐、無可奈何的少婦形象。詩里選用了富有表現力的詞語。“賤妾”

  對“征夫”,夫去,而妾自賤,此一層悲也。“南楚”對“北燕”,相距千里,此二層悲也。“留”“向”二字也下得好,一留一去,而且“向”字還表明時間和空間,“征夫”去“北燕”,意味著加入戰爭的廝殺。

  這遠別非同往昔離別,丈夫此去生死由天,不可預測,更增添了思婦的牽掛之心。

  俗話說:“有別必有怨,有怨必有盈”。頷聯緊承第一聯分別之意狀摹女主人公“心吐思兮胸憤盈”:

  “三秋方一日,少別比千年。”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分離就像經歷了一千載,極盡少婦的相思之情。這里分別化用了《詩經·采葛》中“彼采蕭兮,一日不見如三秋兮”,以及《別賦》中“斬蹔游萬里,少別千年”,描繪了思婦在剛與丈夫分離后的艾怨心態。兩句詩寥寥十個字便將思婦內心的痛楚展現得一覽無遺。

  頸聯轉而描寫思婦的行為舉止。“不掩嚬紅樓”,她愁眉緊蹙,坐臥不安。“不掩”二字,用得頗具匠心,比老套的“掩閨臥”之類新奇而富有意趣。她或許佇立樓頭極目遠望丈夫的離去的背影;或許正期待有人來安慰自己;或許是神情萎靡樓門倚望??偠灾?,任由讀者馳聘想象、去豐滿她的血肉。“無論數綠錢”,在孤獨落寞中,她將目光掃向庭院的青苔上,那無盡的綠怎么能數得過來呢?人去樓空,苔蘚會不斷增加,以后和她相依作伴的只剩下這苔蘚了。沈約在《冬節后至丞相第詣世子車中作》寫道:“賓階綠錢滿,客住紫苔生。”楊炯在詩中借用青苔除表達其空虛寂寥的意思外,還有其他寓意。他曾寫過《青苔賦》來贊揚苔蘚:“別生分類,西京南越,則烏韭兮綠錢,金苔兮石發。苔之為物邊賤,苔之為德也深。

  夫其為讓也,每逢燥而居溫;其為謙也,常背陽而即陰。重扃秘宇兮不以為顯,幽山窮水兮不以為沉。有達人卷舒之意,君子行藏之心。”詩中凄楚的女主人公,將苔蘚自比,希冀得到自我解脫。“數綠錢”,幾個比喻新奇的字眼,將女主人公的煩悶聊賴的心理刻劃得生動傳神,添加“無論”二字雖似平淡,卻更顯示出她的哀愁,以及性格中的多層次的美:深情、沉靜、忠誠、樸實。

  尾聯“相思明月夜,迢遞白云天”。“明月”本來無所謂情意的,但皓月懸空的夜晚,卻不禁喚起人們無盡的牽掛與思念。“白云天”,雖寫天空朵朵白云,悠悠飄蕩,卻含令游子思歸的意境。以“迢遞”為句首,其著眼點不僅是描繪藍天的高遠無垠,而且也點出“游子的思歸”,實際是思婦的內心想象。當然也可從另一角度理解為兩地離別,一種愁思??墒怯伤紜D思緒更能表達“相思”的無限和熾烈,也更便于表現詩歌中心思想。“情與景偕,思與境供”,言雖盡,而意味深邃。

“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睏罹肌稄能娦小吩姆g與賞析

【原文】

  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

  牙璋辭鳳闕,鐵騎繞龍城。

  雪暗凋旗畫,風多雜鼓聲。

  寧為百夫長,勝作一書生。


【譯文】

  報警的烽火已經傳到了長安,軍情危急。壯士的心里難以平靜。帶著用兵的符信離開了都城,精銳的軍隊開赴敵人的巢穴。戰斗正是激烈的時候,大雪紛飛,軍旗上的彩畫都凋殘了,急風雜著鼓聲呼嘯著。寧愿作一名普通的百夫長浴血殺敵,也勝過作一個百無用處的書生???


【賞析一】

  這首短詩,寫出書生投筆從戎,出塞參戰的全過程。能把如此豐富的內容,濃縮在有限的篇幅里,可見詩人的藝術功力。

  首先詩人抓住整個過程中最有代表性的片斷,作了形象概括的描寫,至于書生是怎樣投筆從戎的,他又是怎樣告別父老妻室的,一路上行軍的情況怎樣,……詩人一概略去不寫其次,詩采取了跳躍式的結構,從一個典型場景跳到另一個典型場景,跳躍式地發展前進。如第三句剛寫了辭京,第四句就已經包圍了敵人,接著又展示了激烈戰斗的場面。然而這種跳躍是十分自然的,每一個跨度之間又給人留下了豐富的想象余地。同時,這種跳躍式的結構,使詩歌具有明快的節奏,如山崖上飛流驚湍,給人一種一氣直下、一往無前的氣勢,有力地突現出書生強烈的愛國激情和唐軍將士氣壯山河的精神面貌。


【賞析二】

  “初唐四杰”的從軍、出塞之作,表現知識分子立功邊陲的壯志豪情,慷慨雄壯,令人感動,對盛唐邊塞詩的高度繁榮和成熟,有一定的影響。楊炯的從軍行,是代表作之一。

  《舊唐書·高宗紀》載:永隆二年 (681),突厥入侵固原、慶陽一帶,裴行儉奉命出征。楊炯此詩當作于此時。

  這首詩借用樂府舊題“從軍行”,描寫一個讀書士子從軍邊塞、參加戰斗的全過程。僅僅四十個字,既揭示出人物的心理活動,又渲染了環境氣氛,筆力極其雄勁。

  首聯寫邊報傳來,激起了志士的愛國熱情。詩人并不直接說明軍情緊急,卻說“烽火照西京”,通過“烽火”這一形象化的景物,把軍情的緊急表現出來了。一個“照”字渲染了緊張氣氛。用夸張的手法寫外患嚴重,情勢危急,生動傳神的把戰事緊急的軍情傳遞給讀者,并引出下文。“心中自不平”,是由烽火而引起的,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他不愿再把青春年華消磨在筆硯之間。一個“自”字,表現了書生那種由衷的愛國激情,寫出了人物的精神境界。首二句交待了整個事件展開的背景。

  第三句“牙璋辭鳳闕”,描寫軍隊辭京出師的情景。“牙璋”是皇帝調兵的符信,分凹凸兩塊,分別掌握在皇帝和主將手中。“鳳闕”是皇宮的代稱。這里,詩人用“牙璋”、“鳳闕”兩詞,顯得典雅、穩重,既說明出征將士懷有崇高的使命,又顯示出師場面的隆重和莊嚴。第四句“鐵騎繞龍城”,顯然唐軍已經神速地到達前線,并把敵方城堡包圍得水泄不通。“鐵騎”、“龍城”相對,渲染出龍爭虎斗的戰爭氣氛。一個“繞”字,又形象地寫出了唐軍包圍敵人的軍事態勢。五六兩句開始寫戰斗,詩人卻沒有從正面著筆,而是通過景物描寫進行烘托。

  頸聯“雪暗凋旗畫,風多雜鼓聲”,前句從人的視覺出發:大雪彌漫,遮天蔽日,使軍旗上的彩畫都顯得黯然失色;后句從人的聽覺出發:狂風呼嘯,與雄壯的進軍鼓聲交織在一起。兩句詩,有聲有色,各臻其妙。詩人別具機抒,以象征軍隊的“旗”和“鼓”,表現出征將士冒雪同敵人搏斗的堅強無畏精神和在戰鼓聲激勵下奮勇殺敵的悲壯激烈場面。

  詩的尾聯:“寧為百夫長,勝作一書生。”直接抒發從戎書生保邊衛國的壯志豪情。艱苦激烈的戰斗,更增添了他對這種不平凡的生活的熱愛,寧愿做個下級軍官馳騁沙場,為保衛邊疆而戰,也不愿作置身書齋的書生。表達了詩人忠貞的報國之心。


【賞析三】

  很有個性的楊炯自稱“恥在王后,愧在盧前”,這種對于“初唐四杰”王楊盧駱的排名看法既謙虛又不謙虛。畢竟盧照鄰的年紀比自己大,所以位居其前自己也覺得羞愧,但是年齡與自己不相上下的王勃居然排在自己前面,這自然更會引發內心的不平,因而覺得是一種恥辱。排名的力量完全是由在乎它的人產生的。當然,王楊盧駱的排名次序也是世人依據四人的才情排定的,想要扭轉那可非得拿出一點真功夫才行。楊炯的詩句豪情有余,深情不足,這是他詩歌成就落在王勃之后的最重要的原因。后來的杜甫都自然而然地說“王楊盧駱當時體”,也可視作一個評判依據吧。

  楊炯所寫的詩不多,基本上是五古和五律,且多在贈答酬唱中書寫個人的抱負。這首《從軍行》是借用樂府舊瓶裝了初唐的新酒。首聯起事,因事起情。胡人入侵,邊庭告急,一“照”字寫出國事的嚴重。作為一個以天下為己任的詩人,內心自然生發出“不平”之氣。詩歌一開始就將讀者帶進了一種戰爭一觸即發的緊張氛圍當中。我們甚至可以看到,詩人聞知消息,憤然離座,按劍沖出家門,準備從軍作戰。頷聯寫朝廷調兵遣將,軍隊浩浩蕩蕩開往邊關。從長安到龍城亦有千里之遙,詩人不寫行軍只勞苦,只以慷慨一“辭”、盛大之“繞”兩字描繪出浩蕩雄武的軍威。這兩句是以全知視角敘述的,我們也可以感受到詩人編籍行伍隨師出征的激動和豪邁。頸聯寫作戰,完全從側面來表現戰斗的慘烈和悲壯。表面上寫風雪,實際上寫戰斗。寫雪之大,大道它剝落了軍旗上的圖畫,寫風之猛,猛到它裹挾所有的軍鼓聲、吶喊聲,盤旋著,輻射著。戰爭的結果究竟怎么樣?詩人并沒有告訴我們,他只是說:寧可做一名百夫長,也不做一個書生。話語間表達出革命英雄主義的豪情,體現了十足的初唐氣象。

  就藝術形式而言,這首比較成熟的五律起句自然,頷聯和頸聯豪放得有些失控,雕琢得有些粗糙,尚未徹底從齊梁詩風里干干凈凈地走出來。只有結句氣勢好一些,能給人內心的感發與震動。


【賞析四】

  烽火在古代意味著戰爭的爆發,詩人眼睜睜的看著,無數的士兵為國殺敵,自己卻冷落他鄉,對一個愛國的志士來說怎能不有滿腔的悲憤呢?“牙璋辭鳳闋,鐵騎繞龍城”行軍之快,“牙璋”象怔著軍權。

  詩人當然心中充滿了羨慕。將帥能統領千軍,一個士兵也能馳騁疆場,文人并不一定沒什么不好的,同樣的能報效祖國,可在那個時代,文人的命運是多么的坎坷,常常遭到別人的猜忌。閑置。被貶。從軍雖然苦痛,環境惡劣“雪暗凋旗畫,風多雜鼓聲。”但還能有施展一些抱負的可能,詩人的滿腹大悲憤無處述說,“寧為百夫長,勝做一書生。”詩人并不是有意在貶低書生,而是在為書生不平而鳴。更主要的詩人有一顆強烈的熱愛國家的心,渴望為國家施展自己的壯志。通觀全詩用語自然而然完全是感情的自然流露,如“心中自不平,”時時都流露出詩人被受壓抑排擠的慨嘆。


【賞析五】

  楊炯(650—約695),初唐著名詩人,與王勃、駱賓王、盧照鄰齊名,世稱“王、楊、盧、駱”為“初唐四杰”。其人恃才傲物,自稱“愧在盧前,恥于王后”。后因譏刺朝士的矯飾作風而遭人忌恨,武后時遭讒被貶為梓州司法參軍。五言律詩《從軍行》是楊炯的代表作之一?!稄能娦小肥菢犯断嗪透杵秸{曲》舊題,內容都寫軍旅戰爭。這首詩歌,就是寫烽火報警,壯士振奮,將軍率師辭闕,鏖戰邊塞的情景,同時也表現了詩人不畏邊地的艱辛,抒發了投軍保家衛國情感。

  首聯“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烽火”即古代邊防報警的信號。在古代詩歌中,也用來代指戰爭。“西京”指長安。“照”可以解作“逼近”或者“傳到”義。“不平”即“難以平靜”之意。這兩句的意思是說,邊塞戰爭信息“照”(傳到)到長安,詩人的心中產生了不平的憤慨。這里,詩人首先運用了夸張的修辭手法,通過“烽火照西京”不但表現出邊塞軍情緊急,而且也暗示了唐軍這次揮師出兵是正義,也是自衛之舉。其次,下句“心中自不平”中,一個“自”字,表明詩人在國家安全受到嚴重威脅之時,心中不由自主地產生義憤填膺之慨。這里,詩人通過客觀事件和主觀情感的結合,不但提高詩歌的審美意蘊,而且為表現了詩人投筆從戎、殺敵報國的決心做了鋪墊。

  頷聯“牙璋辭鳳闕,鐵騎繞龍城”,這一聯緊承上聯而來,描繪了唐軍出發時的義無反顧的英姿和直搗敵巢的壓頂氣勢。“牙璋”即調兵的符牒。牙璋一般是由兩塊合成,朝廷和主帥各執其半,嵌合處呈齒狀,所以稱為“牙璋”。詩人在用“牙璋”指代奉命出征的將帥。“鳳闕”即漢武帝所建的建章宮上有銅鳳,故稱鳳闕。后來用“鳳闕”指帝王宮闕。“鐵騎”即精銳的騎兵,這里指唐軍。“繞”即圍,或者圍住之意。“龍城”即漢時匈奴大會祭天之處,故址在今蒙古國鄂爾渾河東側。這里泛指敵方要塞。這一聯的前句“牙璋辭鳳闕”,詩人用“牙璋”暗示了這次出兵將士們肩負著保家衛國之重任。其中的一個“辭”字,不但有“辭別”之意,也暗示著保家衛國是“義不容辭”責任。下句“鐵騎繞龍城”,其中“鐵騎”兩字,不僅顯示了唐軍軍力的強大,銳不可擋的氣派,而且隱含了詩人對這次出征充滿必勝的自信,也表現出藐視敵人的大無畏英雄氣概。特別是詩人用一“繞”字,不但形象地描寫了唐軍迅猛抄襲頑敵、伏兵四起的情景,而且使人產生唐軍必勝的感受,從而表現出詩人對將士們的英勇頑強的贊美之情。

  頸聯“雪暗凋旗畫,風多雜鼓聲”,這里詩人承上頷聯而轉,由寫人轉入寫景,重點刻畫唐軍將士不畏苦寒而鏖戰疆場的場景。其中,“凋”的原意是草木枯敗凋零,這里用來描寫期指失去了鮮艷的色彩。“雜”即“多”之義。“鼓聲”在古代戰爭中,往往是“擂鼓進軍。鳴鑼收兵”?!蹲髠?middot;曹劌論戰》中就寫到:“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這一聯的意思是說,大雪飛揚,遮天蔽日,旗幟上的彩畫在風雪交加中變得暗淡不清,但是,將士們盡管冰雪凝甲,仍然頂著呼嘯的北風擂響戰鼓奮力拼殺,勇往直前。從寫作方法來說,“雪暗凋旗畫”是從視覺來描寫的;“風多雜鼓聲”是從聽覺來寫的。詩人從視聽兩個角度極力描寫將士們血灑疆場的艱難困苦的環境,來烘托戰士高昂的斗志,抒發了將士們激越難抑的報國熱情。

  尾聯“寧為百夫長,勝作一書生”,這是詩人情感的集聚,是律詩的“合”。“百夫長”泛指下級武官,也就是低級軍員。這一聯的意思是說,寧愿做一個低級軍官,也不愿意作一無用的名書生。古人云:“百無一用是書生。”是的,在國家危難時刻,詩人借此表現出自己沖破現狀的積極生態度。從內容上說,表現出詩人報國之志,決心干一番保家衛國的事業。其次,從詩歌的結構來說,尾聯與首聯“心中自不平”遙相呼應,不但言志抒懷,而且延伸發展,由“不平”而“為百夫長”,堅定了詩人報國的意志和決心??梢哉f,詩人這里不是“以景結情”,而是在直抒胸臆中,將全詩感情的高潮推向了極致,也把一個充滿血肉而富于愛國情感的主人公的形象描寫出來,躍然紙上。

  總之,這首詩歌詩人在感情奔騰激越中,表現出自己的愛國主義之志。在藝術上,不但跌宕婉轉、起伏有致,而且對仗工整(全詩有三聯形成對仗),語言明快簡練,句法多變,而又渾然一體。所以,王夫之高度贊賞楊炯“裁樂府作律,以自意起止,泯合入化”。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色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