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祖詠的詩詞_祖詠的詩詞翻譯_祖詠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5-04     瀏覽次數:0
“海色晴看雨,江聲夜聽潮?!弊嬖仭督下们椤吩姆g與賞析

【原文】

  楚山不可極,歸路但蕭條。

  海色晴看雨,江聲夜聽潮。

  劍留南斗近,書寄北風遙。

  為報空潭橘,無媒寄洛橋。


【譯文】

  楚地的山脈綿延不斷沒有盡頭,返回故鄉的路是如此崎嶇蕭條??吹綎|海日出,彩霞繽紛,就知道要下雨了;聽到大江波濤澎湃的聲音,就知道夜潮來臨。我書劍飄零,羈留近于南斗之下,家鄉遙遠,家書難收,我家北風之下的大雁,吹到南方而不能北回。吳潭的美橘熟了,想寄一點回家,可惜無人把它帶到洛陽。


【賞析一】

  這首作品里江南景色是一種意象中的景色,全詩仿佛都出于大概統一這樣的視角。像“楚山不可極”,就將背景的廣闊簡潔得說明了;“海色晴看雨,江聲夜聽潮”,其實也是一種大概的描繪。

  不過詩里也有細節刻畫,詩人主要用細節刻畫表現對家鄉的思念,對鄉鄰的牽掛,旅行中見到的優美景色固然不俗,那心中對故鄉的思念之情也表露得很殷切。比如用星象和季風來說明遠離故鄉羈絆在外的情況,為后一句的難以找到合適人選來寄送橘子做了一個鋪墊,心中的鄉愁之濃烈可見是真實的。


【賞析二】

  江南煙雨名揚天下,但是江南臨海,海岸線很長,這固有的廣闊風光卻歷來少有寫者。詩人在這首詩中表現出來的就恰恰是江南山川廣袤的景致。說祖詠是一位心思巧妙的詩人,確實如此。


【賞析三】

  流落江南的祖詠原是洛陽人,于異鄉思念家人而作此詩。楚山阻隔,歸家之路迢迢,表達出他欲歸不得的凄涼。江南多雨,夜潮澎湃,暗示他思鄉心情如雨,似潮水翻涌。仰望南斗,想到自己身在南方,但心寄北方故鄉??吹浇厦a空潭美橘已熟,就想和親友一同分享,可惜無人代為傳送??!

  人們有好東西,總想和親友分享,才更添滋味。但親友相隔千里,也只能遙寄相思了。誠如蘇軾所言“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人生聚散如同月圓月缺,都是人生必經之路,只要是人都脫離不了紅塵,所以也擺脫不了悲歡離合。人生不會十全十美,就如五行的相生相克,有正就有反,有生就有死,有圓就有缺,有苦就有樂。聚散本無常,自古難兩全,若能看透這個理,或許也就比較能坦然面對了。


【賞析四】

  對于詩中用到的來描繪景色的素材,大致上把江南既婉約又壯闊的秀麗山川寫給了后人,也許里面有著些許豪氣,但是豪氣是藏在字句里的,不讓讀者有被氣勢所迫的感覺。在祖詠的《江南旅情》中,江南實在少了些脂粉氣,多了些清爽。


【賞析五】

  從感情色彩上分析這首詩,詩人的表達還是很含蓄的。也許放在今天,如果做同樣的事情會顯得很做作,甚至有些婆婆媽媽,但是放在詩人當時的情況下,為了找不到捎東西回家鄉的人而苦惱就是一種思鄉情懷的自然流露。

“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弊嬖仭督K南望余雪》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

  林表明霽色,城中增暮寒。


【譯文】

  終南山的北面,山色多么秀美;

  峰頂上的積雪,似乎浮在云端。

  雨雪晴后,樹林表面一片明亮;

  暮色漸生,城中覺得更冷更寒。


【賞析一】

  《終南望余雪》是唐代詩人祖詠創作的詠雪詩。此詩主要描寫終南山的余雪,通過山峰與陽光的向背表現了各處不同的景象,又聯想到山頭的積雪消融后,叢林明亮,低處的城中反會增寒,景色雖好,不知有多少寒士受凍。

  全詩詠物寄情,意在言外,精練含蓄,樸實俏麗,意境清幽,給人以清新之美。


【賞析二】

  據《唐詩紀事》卷二十記載,這是作者在長安的應試詩。詩寫遙望積雪,頓覺雪霽之后,暮寒驟增;景色雖好,不知多少寒士受凍。詠物寄情,意在言外;清新明朗,樸實俏麗。


【賞析三】

  題意是望終南馀雪。從長安城中遙望終南山,所見的自然是它的“陰嶺”(山北叫“陰”);而且,惟其“陰”,才有“馀雪”。“陰”字下得很確切。“秀”是望中所得的印象,既贊頌了終南山,又引出下句。“積雪浮云端”,就是“終南陰嶺秀”的具體內容。這個“浮”字下得多生動!自然,積雪不可能浮在云端。這是說:終南山的陰嶺高出云端,積雪未化。云,總是流動的;而高出云端的積雪又在陽光照耀下寒光閃閃,不正給人以“浮”的感覺嗎?讀者也許要說:“這里并沒有提到陽光呀!”是的,這里是沒有提,但下句卻作了補充。“林表明霽色”中的“霽色”,指的就是雨雪初晴時的陽光給“林表”涂上的色彩。

  “明”字當然下得好,但“霽”字更重要。作者寫的是從長安遙望終南馀雪的情景。終南山距長安城南約六十華里,從長安城中遙望終南山,陰天固然看不清,就是在大晴天,一般看到的也是籠罩終南山的蒙蒙霧靄;只有在雨雪初晴之時,才能看清它的真面目。賈島的《望(終南)山》詩里是這樣寫的:“日日雨不斷,愁殺望山人。天事不可長,勁風來如奔。陰霾一似掃,浩翠瀉國門。長安百萬家,家家張屏新。”久雨新晴,終南山翠色欲流,長安百萬家,家家門前張開一面新嶄嶄的屏風,多好看!唐時如此,現在仍如此,久住西安的人,都有這樣的經驗。所以,如果寫從長安城中望終南馀雪而不用一個“霽”字,卻說望見終南陰嶺的馀雪如何如何,那就不是客觀真實了。

  祖詠不僅用了“霽”,而且選擇的是夕陽西下之時的“霽”。怎見得?他說“林表明霽色”,而不說山腳、山腰或林下“明霽色”,這是很費推敲的。“林表”承“終南陰嶺”而來,自然在終南高處。只有終南高處的林表才明霽色,表明西山已銜半邊日,落日的馀光平射過來,染紅了林表,不用說也照亮了浮在云端的積雪。而結句的“暮”字,也已經呼之欲出了。

  前三句,寫“望”中所見;末一句,寫“望”中所感。俗諺有云:“下雪不冷消雪冷”;又云:“日暮天寒”。一場雪后,只有終南陰嶺尚馀積雪,其他地方的雪正在消融,吸收了大量的熱,自然要寒一些;日暮之時,又比白天寒;望終南馀雪,寒光閃耀,就令人更增寒意。做望終南馀雪的題目,寫到因望馀雪而增加了寒冷的感覺,意思的確完滿了;何必死守清規戎律,再湊幾句呢?

  王士稹在《漁洋詩話》卷上里,把這首詩和陶潛的“傾耳無希聲,在目皓已潔”、王維的“灑空深巷靜,積素廣庭寬”等并列,稱為詠雪的“最佳”作,不算過譽。


【賞析四】

  《終南望余雪》是祖詠的代表作之一,“意盡言止”說的就是作者寫這首詩的故事。

  祖詠,字和生,盛唐時期著名的山水田園詩人。于武周圣歷二年(公元699年)生于地處中原的古都洛陽。詩人在唐開元十二年(公元724年)舉進士。后在一代名相、詩壇名宿張說的引薦下,在兵部任過掌管馬政的駕部員外郎之職。開元十八年冬,張說逝世。后來詩人因感仕途無望,便隱居汝水岸邊,混跡于漁樵,過著超然世外的隱逸生活。其時,與王維交誼頗深。祖詠雖隱居,但仍關心國家的安危和黎民疾苦。唐天寶五年(公元746年)左右,詩人帶著壯志未酬的失意情懷悵然辭世,年僅47歲。

  祖詠的詩現存不多。內容一方面反映他田園生活的閑情逸致;另一方面,憂國憂民的愛國熱情,又促使他寫出了自己甘愿棄筆從戎、為國立功的壯志豪情,在《望薊門》中寫到:“少小雖非投筆吏,論功還欲請長纓”。當時詩人雖近暮年,但建功報國的迫切心情并不減“班超投筆”、“終軍請纓”當年。詩人這慷慨激昂的詩句震撼千古,為盛唐詩壇擊響了一個強勁的音符。

  《終南望余雪》是祖詠的一首傳世名作,也是一首應試詩。當時,年輕的詩人滿懷建功報國的凌云壯志,自東都洛陽來到了帝京長安參加科舉考試。早聞長安城南的終南山以其獨特的風姿橫亙關中,廣綿千余里,又恰逢終南山剛剛降過雪,于是讀書之余,詩人欣然沿北坡而上,飽覽了雪后終南山的秀麗山色。這樣,一首流傳千古的傳世名作便在醞釀之中了。當在科考中看到“終南望余雪”的試題時,便用清理的文字和憂國憂民的赤子情懷,抒寫了這首千古傳誦的清奇小詩。


【賞析五】

  《終南望余雪》一詩僅二韻四句二十字,詩人卻以其清淡的詩句描繪了終南山的雄奇高峻。“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一個“秀”字,形象地概括出了終南山的壯麗景色,“浮”字更是巧妙地寫出了終南山因其高峻雄偉故“積雪”如同漂浮在空中一樣的景色,以動寫靜,并不乏味,使本詩更形象地寫出了高聳入云的終南山的奪人氣勢,詩句揮灑自如、一波三折,更增加了詩的韻味。這與詩人的凌云之志相互吻合,一起交融在這一字之中,使全詩更富有靈氣。但詩人接下來并沒有繼續寫終南山的挺拔巍峨,而是緊扣“余雪”二字,“林表明霽色”。贊美了雪過天晴,日光與雪光相互輝映的壯麗奇觀。此時的詩人為終南山的恢弘氣勢所陶醉。然詩人胸中似有一口悶氣尚未發泄而出,那就是詩人來到繁華的長安所看到的百姓流落街頭而衣不蔽體的場面,當想到傍晚來臨雪后增寒時,那百姓豈不更覺寒冷?于是詩人筆鋒一轉,用他那顆赤誠之心寫出了“城中增暮寒”一句。這是本詩的靈魂所在,也是詩人用心血凝煉而成。詩人已透過歌舞升平的太平世界,用其敏銳的眼光發現了盛唐時期的那種潛在的危機……

  細膩的描寫,平中見奇的語言,再加上詩人那建功報國的胸懷及其憂國憂民的情操,共同凝成了這首流芳百世的清奇小詩。

“萬里寒光生積雪,三邊曙色動危旌?!弊嬖仭锻E門》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燕臺一去客心驚,笳鼓喧喧漢將營。

  萬里寒光生積雪,三邊曙色動危旌。

  沙場烽火侵胡月,海畔云山擁薊城。

  少小雖非投筆吏,論功還欲請長纓。


【譯文】

  一到燕臺眺望,我就暗暗吃驚;笳鼓喧鬧之地,原是漢將兵營。

  江山積雪萬里,籠罩冷冽寒光;邊塞曙光映照,高高旗旌飄動。

  戰場烽火連天,遮掩邊塞明月;南渤海北云山,拱衛著薊門城。

  少年時雖不像班超,投筆從戎;論功名我想學終軍,自愿請纓。


【賞析一】

  《望薊門》是唐代詩人祖詠的作品。此詩寫詩人到邊地見到壯麗景色,抒發立功報國的壯志。

  詩一開始就用“心驚”二字,表示詩人對國事的擔憂;接著寫聽到軍中不斷傳來鼓角聲,使人感到濃厚的戰爭氣氛;中間四句進一步具體地描繪了登臺所見的緊張情況,從而激發了詩人投筆從戎、平定邊患、為國立功的壯志。全詩意境遼闊雄壯,充滿陽剛之美,帶有濃郁的盛唐時期的慷慨之氣,寫景狀物中又寄寓著詩人熱愛祖國山河的豪情和投身疆場為國立功的壯志,是一篇催人奮進的愛國主義樂章。


【賞析二】

  詩是吊古感今的。開首兩句說北望薊門,觸目驚心。起句突兀,暗用典故,說燕自郭隗、樂毅等士去后,即被秦所滅,故客心暗驚。又漢高祖曾身擊臧荼,故曰“漢將營”。因而清人方東樹說:“豈是時范陽已有萌芽耶?”(《昭昧詹言》卷十六)懷疑這是對安祿山的叛亂有所預感。頷聯、頸聯寫景雄麗。

  全詩扣緊一個“望”字,以“烽火”承“危旌”,以“雪山”承“積雪”。寫“望”中所見,抒“望”中所感,格調高昂詩。從軍事上落筆,著力勾畫山川形勝,意象雄偉闊大。為尾聯抒發從戎之志做好鋪墊,使人讀了慷慨非常。


【賞析三】

  唐代的薊門,即范陽道,統率幽云十六州,為唐朝東北邊陲重鎮,主要防御契丹。

  玄宗開元二年 (714),薛納將兵御契丹;二十二年(734),張守珪斬契丹王屈烈及可汗。本詩大約作于這段時間,其時詩人游宦于此。

  首聯 “燕臺一望”即 “一望燕臺”的倒裝,固然因律詩平仄之要求,但更為重要的是,以“燕臺”這樣一個大地名起筆,可平添全詩的雄壯氣勢,山川險要,不禁激情滿懷, “驚”字便點出了這種特有的感受??托囊蚝味@呢?首先是因為漢將 (實為唐將)大營,笳鼓陣陣,響徹遠近。此句化用南朝梁代曹景宗 “去時兒女悲,歸來笳鼓意”詩意,表現出軍營中號令之嚴肅。

  頷聯進一步寫笳鼓之聲,點明它是在嚴冬初曉時發出的。嚴冬本已甚為寒冷,何況又天降大雪,更何況還是多少天來之積雪,而且是連綿千萬里的積雪,其冷簡直難以言狀。單是雪上反射出的寒光,也足令人兩眼昏花。這是遠望之景。再看高處,但見曙色朦朧,山川模糊,惟獨城樓高懸之旗幟在半空中獵獵飄揚。如此靜穆之景,當然會令詩人心靈震驚不已。

  頸聯一轉,極寫邊關戰士意志昂揚之態。烽火與月光、雪光交織,壯偉異常,這是向前望。環顧周圍但見薊門要塞臨海倚山,天生拱衛,穩如磐石。詩人受此感染,便由驚轉為不驚,水到渠成轉入尾聯兩句來。這兩句直抒 “望”后所感,意思是說:雖說我年輕時沒能像班超那樣投筆從戎,但見此三邊壯氣,卻也欲效終軍請纓破敵。

  全詩緊扣一個 “望”字,勾畫薊門山川形勝,意象雄偉壯闊,字里行間充滿蓬勃向上、建功立業的 “盛唐之音”。


【賞析四】

  薊門在今北京附近,唐時是防契丹的前線重鎮。這里歷史上曾有過“黃金臺拜將”的故事,眼前又是濃濃的軍事氛圍,因而祖詠只一“望”便生出許多既獨特又很易得人認同的情思。

  全詩從“望”字著筆。第一二句是“望”的背景,三四句是“望”中所見,五六句卻是“望”中所想象,七八句是“望”中的感慨。

  “驚”字只應作大受震撼解,不是害怕。圈定這特殊感覺有利于讀者和作者進行心靈上的交流。祖詠當年純粹是個熱血青年,他正是用了熱血青年的“思維之眼”才“望”出些獨特的意象來的。

  “笳鼓喧喧”,是造成“驚”和“望”的源起,也是傳達邊區氛圍少不了的一筆。

  次聯,積雪泛寒光,風吹旌旗動,是眼前景,但扯到“萬里”“三邊(幽州,并州,涼州,包括從東北到西北幾千里邊疆)”,是必須用“思維之眼”才看得到的,顯出詩人對邊庭形勢的了解使其產生獨特的生命體驗。那種蒼莽的氣勢建筑在真實的感覺上,很動人。其中“寒”“曙”兩字頗重要:它們傳達了一種既含殺氣又有點莫名興奮的情態。

  第三聯,“思維之眼”有更深入的透視。“沙場”固然在眼前,而“烽火”卻不見得是當時所見,祖詠只是從“沙場”立刻聯想到了“烽火”。“烽火”而“連胡月”,則更帶著不知多少年月積疊下來的血腥味和凄清。不過,作者并不想過分渲染凄清,所以立刻換了個角度,去“望”薊城的地勢:“海畔云山擁薊城”。薊城后有大海,周圍云山簇擁,同樣是個易守難攻的軍事要塞。當然,這層意思只在作者潛意識里起作用,下筆寫來不見有半點理性思維的痕跡。寫景能寫出潛意識作用下的特殊感覺,這是高手。

  末聯連用了兩個典故。第一個是“投筆從戎”:東漢班超原在官府抄公文,一日,感嘆說,大丈夫應該“立功異域”,后來果然在處理邊事上立了大功。第二個是“終軍請纓”:終軍向皇帝請求出使南越說服歸附,為表現自己有足夠的信心,他請皇帝賜給長帶子,說是在捆南越王時要用它。祖詠用了這兩個典故,意思很明白,更有豪氣頓生之感。

  讀詩入門,其樂融融,真是一種享受!


【賞析五】

  這首詩寫作者到邊地見到壯麗景色,抒發立功報國的壯志。全詩一氣呵成,體現了盛唐詩人的昂揚情調。

  燕臺原為戰國時燕昭王所筑的黃金臺,這里代稱燕地,用以泛指平盧、范陽這一帶。“燕臺一去”猶說“一到燕臺”,四字倒裝,固然是詩律中平仄聲排列的要求,更重要的是,起筆即用一個壯大的地名,能增加全詩的氣勢。詩人初來聞名已久的邊塞重鎮,游目縱觀,眼前是遼闊的天宇,險要的山川,不禁激情滿懷。一個“驚”字,道出他這個遠道而來的客子的特有感受。這是前半首主意所在,開出下文三句。

  客心因何而驚呢?首先是因為漢家大將營中,吹笳擊鼓,喧聲重疊。此句運用南朝梁人曹景宗的詩意:“去時兒女悲,歸來笳鼓競。借問行路人,何如霍去???”表現軍營中號令之嚴肅。但僅僅如此,還未足以體現這個“驚”字。三四兩句更進一步,寫這笳鼓之聲,是在嚴冬初曉之時發出的。冬季本已甚寒,何況又下雪,何況又是多少天來的積雪,何況又不止一處兩處的雪,而是連綿千萬里的雪;這些雪下得如此之廣,又積得如此之厚,不說它是怎樣的冷了,就是雪上反映出的寒光,也足以令人兩眼生花。“萬里寒光生積雪”這一句就這樣分作四層,來托出一個“驚”字。這是往遠處望。至于向高處望,則見朦朧曙色中,一切都顯得模模糊糊,唯獨高懸的旗幟在半空中獵獵飄揚。這種肅穆的景象,暗寫出漢將營中莊重的氣派和嚴整的軍容。邊防地帶如此的形勢和氣氛,自然令詩人心靈震撼了。

  以上四句已將“驚”字寫足,五六兩句便轉。處在條件如此艱苦。責任如此重大的情況下,邊防軍隊卻是意氣昂揚。笳鼓喧喧已顯出軍威赫然,而況烽火燃處,緊與胡地月光相連,雪光、月光、火光三者交織成一片,不僅沒有塞上苦寒的悲涼景象,而且壯偉異常。這是向前方望。“沙場烽火連胡月”是進攻的態勢。詩人又向周圍望:“海畔云山擁薊城”,又是那么穩如磐石。薊門的南側是渤海,北翼是燕山山脈,帶山襟海,就像天生是來拱衛大唐的邊疆重鎮的。這是說防守的形勢。這兩句,一句寫攻,一句說守;一句人事,一句地形。在這樣有力有利氣勢的感染下,便從驚轉入不驚,于是領出下面兩句,寫“望”后之感。詩人雖則早年并不如東漢時定遠侯班超初為傭書吏(在官府中抄寫公文),后來投筆從戎,定西域三十六國,可是見此三邊壯氣,卻也雄心勃勃,要學西漢時濟南書生終軍,向皇帝請發長纓,縛番王來朝,立一下奇功了。末聯連用了兩個典故。第一個是“投筆從戎”:東漢班超原在官府抄公文,一日,感嘆說,大丈夫應該“立功異域”,后來果然在處理邊事上立了大功。第二個是“終軍請纓”:終軍向皇帝請求出使南越說服歸附,為表現自己有足夠的信心,他請皇帝賜給長帶子,說是在捆南越王時要用它。祖詠用了這兩個典故,意思很明白,更有豪氣頓生之感。末二句一反起句的“客心驚”,水到渠成,完滿地結束全詩。

  這首詩從軍事上落筆,著力勾畫山川形勝,意象雄偉闊大。全詩緊扣一個“望”字,寫望中所見,抒望中所感,格調高昂,感奮人心。詩中多用實字,全然沒有堆砌湊泊之感;意轉而辭句中卻不露轉折之痕,于筆仗端凝之中,有氣脈空靈之妙。此即駢文家所謂“潛氣內轉”,亦即古文家所謂“突接”,正是盛唐詩人的絕技。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色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