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張謂的詩詞_張謂的詩詞翻譯_張謂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5-04     瀏覽次數:0
“南入洞庭隨雁去,西過巫峽聽猿多?!睆堉^《別韋郎中》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星軺計日赴岷峨,云樹連天阻笑歌。

  南入洞庭隨雁去,西過巫峽聽猿多。

  崢嶸洲上飛黃蝶,滟灝堆邊起白波。

  不醉郎中桑落酒,教人無奈別離何。


【譯文】

  不久我將乘著星軺奔赴峨眉山,那兒古樹高聳入云,綿延不絕,深深阻斷了我們這兒的歡歌笑語。

  我孤獨的車兒尾隨著南飛的雁群,抵達煙波浩渺的洞庭湖畔;而后折西轉入處處皆聞猿哀鳴的巫峽。

  此行途中,崢嶸洲上那自由翻飛的黃蝴蝶,還有滟滪堆邊那洶涌而起的白浪,更令我心緒不寧。

  今日餞行,面對你的桑落美酒,我定要開懷暢飲一醉方休,否則我怎能承受別離時肝腸寸斷的無奈之痛?


【賞析一】

  全詩圍繞一個“別”字來構思。詩人計日且計程,是言相聚之日漸少,別離之日驟至,不舍之情可知。故前六句,全因別離而起。計程只言所見之景,不言己之心情,然情寓景中,凄然溢于言表。故后二句借美酒,以澆胸中之塊壘,一則逃避別愁之痛,二則酬答知己之遇。


【賞析二】

  “南入洞庭隨雁去,西過巫峽聽猿多”這兩句寫秋日送別友人入蜀。洞庭,指洞庭湖。是說韋郎中經洞庭湖西去蜀地正值秋日,過巫峽,兩岸眾多猿聲哀鳴,更覺旅途的凄涼與愁思。秋日送行,鴻雁南飛,巫峽猿鳴,一派凄涼蕭瑟的景象,象征著離別的愁緒。寫景寓情,蘊藉含蓄。


【賞析三】

  《別韋郎中》是唐代詩人張謂創作的一首七律。郎中,是古代官名。韋郎中是作者的友人,或說為詩人韋應物。作者為與朋友韋郎中的離別而感傷,因作此詩。此詩首聯通過“計日”突出時間的短暫,借此表達對朋友的依依不舍之情;頷聯、頸聯交待作者別后行程,以想象手法寫途中所見,通過歸雁、啼猿、黃蝶、險波等景象,傳達出作者與朋友分別時的凄涼與感傷;尾聯通過醉飲來躲避別離之痛,以貌似曠達的方式,強烈地表達出離情別緒。全詩借景抒情,表達了詩人與友人的深情厚誼以及無奈離別的情感。


【賞析四】

  此詩首聯“星軺計日赴岷峨”,說前往岷峨的日子一天天迫近。“計日”,突出光陰的短暫,借此表達對朋友的依依不舍和不得不離別的無奈。“云樹連天阻笑歌”,渲染別離的氣氛,云樹綿延連天,顯示出一種很壓抑的氛圍。“阻”字下得很形象,好似云樹故意阻斷朋友間的歡歌笑語。

  頷聯交代行程,借用北雁南回的典故,直說離別之苦:“南入洞庭隨雁去,西過巫峽聽猿多。”煙波浩渺的洞庭湖,猿鳴凄厲的巫峽,表現出了一種渺茫凄涼的境界。從此聯可知,作者的行程為南行入蜀。

  頸聯繼續記途中所見:“崢嶸洲上飛黃蝶,滟滪堆邊起白波。”詩人巧妙地運用了比喻、夸張手法,表達了詩人與朋友離開后的無限惆悵的感情,強烈地襯托了作者的孤獨感。

  詩的中間兩聯融情于景,以哀景寫悲情。作者通過想象別后途中境遇以及歸雁、啼猿、黃蝶、險波等景象,轉達出作者與朋友分別時的凄切與神傷,表現了詩人對友人的濃濃思念之情。

  尾聯“不醉郎中桑落酒,教人無奈別離何”兩句直抒胸臆,表明借餞行的桑落美酒一醉方休,灌醉自己,才能對付了那令人斷腸的離情別緒。這兩句是全詩高潮,作者借酒澆愁,抒發了對友人的戀戀不舍之情。作者通過醉飲這種貌似曠達的法子來逃避別離之痛,強烈地表達出離情別緒和友誼的深厚,其凄黯孤寂的情懷畢現。


【賞析五】

  《別韋郎中》出自唐朝詩人張謂,《早梅》的作者。其詩辭精意深,講究格律,詩風清正,多飲宴送別之作。代表作有《早梅》《邵陵作》《送裴侍御歸上都》等,其中以《早梅》為最著名,《唐詩三百首》各選本多有輯錄。“不知近水花先發,疑是經冬雪未消”,疑白梅作雪,寫得很有新意,趣味盎然。詩一卷。

“在生本求多子孫,及有誰知更辛苦?!睆堉^《代北州老翁答》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負薪老翁往北州,北望鄉關生客愁。

  自言老翁有三子,兩人已向黃沙死。

  如今小兒新長成,明年聞道又征兵。

  定知此別必零落,不及相隨同死生。

  盡將田宅借鄰伍,且復伶俜去鄉土。

  在生本求多子孫,及有誰知更辛苦。

  近傳天子尊武蔬,強兵直欲靜胡塵。

  安邊自合有長策,何必流離中國人。


【賞析一】

  天寶年間,統治者好大喜功,進行了長時間的黷武戰爭。張謂“二十四受辟,從戎營朔,十載亭障間,稍立功勛。以將軍得罪,流滯薊門”(《唐才子傳》),對黷武戰爭給人民帶來的痛苦深有體會?!洞敝堇衔檀稹纷饔谔鞂毷昵埃ā逗釉烙㈧`集》已提到此詩),是最早揭示這一嚴重社會問題的詩作之一。詩寫作者路遇一位負薪的老人,從交談中得知:老翁原是北方人,為了保全身邊惟一的兒子的性命,躲避兵役,才流離他鄉下力為生的。這個老人的遭遇,引起詩人莫大的哀憐與同情,遂作此詩。


【賞析二】

  就藝術技巧而言,這首詩較杜甫的《兵車行》為平實,它沒有多少場景和人物外貌的描寫,氣氛的烘托和渲染以及聲韻上的錯綜變化,它靠的只是質樸動人,真誠感人,而這在當時恰恰能形成一種新鮮的風格。殷璠能夠欣賞它:“謂《代北州老翁答》及《湖中對行酒》。并在物情之外,但眾人未曾說耳。亦何必歷遐遠、探古跡,然后始為冥搜。”(《河岳英靈集》)故我們也能夠欣賞。


【賞析三】

  詩的前十二句記敘老翁悲慘遭遇。共分三層。一層說老翁是北地人氏(泛指),“北望鄉關生客愁”一句表明其人流落他鄉。“客愁”表明是有家難回。又寫老翁自述有三個兒子,其中兩個都是當兵陣亡的。

  這是“客愁”之外的又一重悲痛。第二層寫老翁的三兒子剛剛成人,又面臨被征入伍的威脅。“明年聞道又征兵”句的“明年”、“又”等字面,表明當時征兵的頻繁,幾乎成為一種災難。雖然還只是聽說,老翁已經深信不疑,因此打定逃亡的主意:“定知此別必零落,不及相隨同死生。”守在鄉土,骨肉分離,是死;逃往他方,流離失所,大不了也是死。與其分離而死,不如死在一處。敘述客觀平淡,更令人悲嘆。

  第三層寫流離他鄉的辛苦。本來薄有田產,因為要逃亡,只好賤讓給同鄉四鄰。人們都說“多子多福”,這個養了三個兒子的老人,福在何處呢?“在生本求多子孫,及有誰知更辛苦!”這句十分忠厚樸實而令人鼻酸的話,它的潛臺詞簡直就是“信知生男惡,反是生女好!生女猶得嫁比鄰,生男埋沒隨百草。”(杜甫)至此,詩中老翁的形象已呼之欲出。

  最后四句象是詩人寬慰老翁的話。“近傳天子尊武臣,強兵直欲靜胡塵。”聽說戰爭就要結束了。最后詩人大聲疾呼:“安邊自合有長策,何必流離中國人!”這是質樸的吶喊,是為民請命的正義的呼聲。


【賞析四】

  此詩描述的是老父親一同陪著最小的兒子上前線戰場的故事,一路讀下來,無不讓人感慨萬分,辛酸一把淚。

  父母對于每個子女來說,那都是多么的無私和無限的付出。


【賞析五】

  張謂(?——777年)字正言,河內(今河南泌陽縣)人,唐代。天寶二年登進士第,乾元中為尚書郎,大歷年間潭州刺史,后官至禮部侍郎,三典貢舉。其詩辭精意深,講究格律,詩風清正,多飲宴送別之作。代表作有《早梅》《邵陵作》《送裴侍御歸上都》等,其中以《早梅》為最著名,《唐詩三百首》各選本多有輯錄。“不知近水花先發,疑是經冬雪未消”,疑白梅作雪,寫得很有新意,趣味盎然。詩一卷。

“竹里登樓人不見,花間覓路鳥先知?!睆堉^《南園家宴》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南園春色正相宜,大婦同行少婦隨。

  竹里登樓人不見,花間覓路鳥先知。

  櫻桃解結垂檐子,楊柳能低入戶枝。

  山簡醉來歌一曲,參差笑殺郢中兒。


【賞析一】

  詩中生動再現了的已經成為歷史的一段生活場景,和其中流露出的永遠不會成為過去的人情味。而且就詩論詩,堪稱一首技巧圓熟,情辭俱佳的作品。


【賞析二】

  這首詩表現的是唐代時期一個封建官宦家庭的春日家宴場景。詩謂山簡一歌,笑殺郢人,正是意味雅曲難和。


【賞析三】

  “南國春色正相宜。”首句寫出時間、地點。“南國”是指自家園林“”春色相宜“是舉行家宴的絕好時機。”大婦同行少婦“,是寫詩人在妻妾陪同下步入南園,天朗氣清,俯仰春光,”大婦“即妻緊靠丈夫,并肩而行在前,”少婦“即妾們則尾隨在后,這一描寫使人感到這是一個和睦的家庭,沒有大家庭常見的明爭暗妒。

  詩的中腹兩聯四句,細寫”南園春色“及家宴前全家游園的歡樂。頷聯于寫景中巧妙地表現家人的活動。”竹里登樓“,說明環境幽雅,而”人不見“,則其樂自得。”花間覓路鳥先知“系詩中佳句,一以見園中多有花鳥,幽禽自具靈性,常來花陰,故熟諗曲徑;二以”鳥先知“形容人后知,可見花叢密茂,行徑隱微。人非鳥,何以知”鳥先知“?其實不過是游園時的主觀推想,饒有興致,極富理趣。蘇東坡享有盛譽的名句—— ”春江水暖鴨先知“,顯然受到此詩啟發。

  頸聯則在寫景中巧妙地雙關家庭人事。垂檐櫻桃,入戶楊柳,一派春益盎然,欣欣向榮的圖景。而”結子“雙關生育,這種手法唐詩中常見。”低枝“音諧低姿,意思是馴順不悍。舊時認為是女子難兼的德性。

  因此金圣嘆評述說:”解結子,妙。能低枝,又妙。

  自來妻妾愁其不解結子,乃才解結子,又可恨是不能低枝。今既解結子,又能低枝,此直佛經所稱‘女寶’……誠有妻妾如此,而丈夫猶不飲酒歌曲,夫豈人情!“(《金圣嘆選批唐詩》)這樣就引出篇末兩句。

  這兩句同時也就點到題面”家宴“,用了兩個典故?!妒勒f新語·任誕》中說:”山季倫(山簡)為荊州,時出酣暢。人為之歌曰:‘山公時一醉,徑造高陽池。日暮倒載歸,酩酊無所知。復能乘駿馬,倒著白接A。舉手問葛強,何如并州兒?’“唐詩人常以此事來形容飲者醉態的放浪瀟灑。由詩中以山簡自譬,可以推測這首詩作為出為潭州刺史期間。此期詩人的仕途不很如意,于是自然轉向家庭中尋求歡樂了。

  又,宋玉《對楚王問》:”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國中屬而和者數千人;其為《陽阿》、《薤露》,國中屬而和者數百人;其為《陽春》、《白雪》,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十人;引商刻羽,雜以流徵,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人而已。是其曲彌高,其和彌寡。“


【賞析四】

  張謂(?—約778年)字正言,河內(今河南泌陽縣)人。唐代詩人。天寶二年登進士第,乾元中為尚書郎,大歷年間潭州刺史,后官至禮部侍郎,三典貢舉。其詩辭精意深,講究格律,詩風清正,多飲宴送別之作。


【賞析五】

  張謂,代表作有《早梅》《邵陵作》《送裴侍御歸上都》等,其中以《早梅》為最著名,《唐詩三百首》各選本多有輯錄。”不知近水花先發,疑是經冬雪未消“,疑白梅作雪,寫得很有新意,趣味盎然。詩一卷。

“不知近水花先發,疑是經冬雪未銷?!睆堉^《早梅》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一樹寒梅白玉條,迥臨村路傍溪橋。

  不知近水花先發,疑是經冬雪未銷。


【譯文】

  有一樹梅花凌寒早開,枝條潔白如玉。它遠離人來車往的村路,臨近溪水橋邊。人們不知寒梅因靠近溪水而早發,以為那是經冬而未消融的白雪。


【賞析一】

  全詩即在于寫一個「早」字。寒冬剛過,百花未開,在冰雪尚未消融之際,為世界帶來生機和希望的只有一束寒梅,因此無數文人墨客踏雪尋訪,尋覓這凌寒獨放的早梅。

  在遠離道路的溪水橋邊,詩人終于看到了似玉如雪的早梅。早梅的形象被刻畫得惟妙惟肖,韻味十足,與詩人的精神心有靈犀。


【賞析二】

  自古詩人以梅花入詩者不乏佳篇,有人詠梅的風姿,有人頌梅的神韻;這首詠梅詩,則側重寫一個“早”字。

  首句既形容了寒梅的潔白如玉,又照應了“寒”字。寫出了早梅凌寒獨開的豐姿。第二句寫這一樹梅花遠離人來車往的村路,臨近溪水橋邊。一個“迥”字,一個“傍”字,寫出了“一樹寒梅”獨開的環境。這一句承上啟下,是全詩發展必要的過渡,“溪橋”二字引出下句。第三句,說一樹寒梅早發的原因是由于“近水”;第四句回應首句,是詩人把寒梅疑做是經冬而未消的白雪。一個“不知”加上一個“疑是”,寫出詩人遠望似雪非雪的迷離恍惚之境。最后定睛望去,才發現原來這是一樹近水先發的寒梅,詩人的疑惑排除了,早梅之“早”也點出了。

  梅與雪常常在詩人筆下結成不解之緣,如許渾《早梅》詩云:“素艷雪凝樹”,這是形容梅花似雪,而張謂的詩句則是疑梅為雪,著意點是不同的。對寒梅花發,形色的似玉如雪,不少詩人也都產生過類似的疑真的錯覺。宋代王安石有詩云:“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也是先疑為雪,只因暗香襲來,才知是梅而非雪,和此篇意境可謂異曲同工。而張謂此詩,從似玉非雪、近水先發的梅花著筆,寫出了早梅的形神,同時也寫出了詩人探索尋覓的認識過程。并且透過表面,寫出了詩人與寒梅在精神上的契合。讀者透過轉折交錯、首尾照應的筆法,自可領略到詩中悠然的韻味和不盡的意蘊。


【賞析三】

  “一樹寒梅白玉條”。這一句是對梅花外在特征的描寫。開篇描寫早梅之嬌美,有色,有形,也有神,令人仰慕,令人陶醉。“一樹”在這里應該理解為“滿樹”,形容花開得密,開得多,即滿樹都是盛開的鮮花。“寒梅”一詞意在突出一個“早”字,同時也與題目中的“早”形成了一個照應,也就是人們常說的扣題。“白玉條”,這三個字既寫出了梅花花朵的顏色、質地,也描繪出了梅花枝杈的姿態和神韻。形象,傳神,逼真。

  “迥臨村路傍溪橋”。這一句是對梅的生長環境的具體交代。這個交代作者是有用意的,不是簡單的交代,而是為了突出梅的高潔。你看它生長的地方,絕對是與眾不同的,“迥臨村路”,也就是遠離喧囂的塵世,不與世俗同流;“傍溪橋”,不僅長在小溪的涯畔,還依傍在小橋的旁邊,遠離“村路”,卻又傍水臨橋,誰說植物沒有意識?這簡直就是有意識的絕佳的環境選擇。從這一句中我們不難看出,詩人在真實的景物中,是有意融入了人的思想意念,仿佛寒梅是有意遠離喧囂的塵世,刻意到偏僻的溪畔橋邊,獨自悄悄地凌寒開放,突出了早梅的不畏嚴寒的不與世俗同流的高貴品格。

  “不知近水花先發,疑是經冬雪未銷”。這兩句抒發了詩人初見橋邊梅花近水早發的驚喜之情。因為“不知”才“疑”,因為梅花潔白如玉才“疑是經冬”“ 未銷”的“雪”,這樣寫來,就使人讀起來覺得更為傳神,更能將詩人那時的驚喜之情渲染得淋漓盡致,似乎詩人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是梅花,而懷疑是不是未化盡的冬雪壓在枝頭。這不僅與首句的“白玉條”緊密呼應,同時也更好地顯示出梅花的潔白和凜然不屈的形象和品格,從而含蓄婉轉地把詩意落到實處,使詩的主題得到進一步深化,喚起了人們對早梅的傾慕之情。


【賞析四】

  張謂(?——777?)字正言,字正言,河內(今河南泌陽縣)人。天寶二年登進士第,乾元中為尚書郎,大歷年間潭州刺史,后官至禮部侍郎,三典貢舉。其詩辭精意深,講究格律,詩風清正,多飲宴送別之作?!度圃姟反嫫湓娮饕痪?。

  這是一首構思奇巧的詠梅詩,意在詠贊。雖然作者在作品中沒有一處議論和禮贊的詞句,卻巧妙地刻畫了早梅凌寒傲雪的高貴品格。


【賞析五】

  這首詩通過比喻、襯托、對比等手法,全力描寫了早梅的美麗,表達了一種對大自然的熱愛之情。

  第一句。一樹早春的梅花,她的枝條好像白玉鑄成的一樣潔白無暇、玲瓏剔透。作者用生花之筆來描繪早春的梅花。這是在遠處看寒梅的第一感覺。“白玉”寫出了梅枝的顏色之美,也寫出了梅枝的形態之美。真的是玉樹瓊枝,傲然獨立,美得純凈。

  第二句。梅花遠遠地對著鄉村間的道路,靠著溪水上的橋生長著。這一句點明了寒梅生長的地點。她依橋而立、臨水而居。她的對面遠方,是鄉村的小道。在這里,寒梅像一個未下凡的仙子一樣,還沒有入俗。

  第三句和第四句。應該是因為靠近溪水,所以花先開放的緣故,才會有滿樹白花,結在枝上。從遠處看就像白玉雕琢的一樣??墒菍τ诓涣私馇闆r的人來說,從遠處看過去,看到滿枝潔白,不知道是花,還誤以為是經過冬天,雪壓枝頭未消融而形成的景色呢!請讀者想想看,遠處不了解情況的人把白梅花看成了白雪,這一場誤會多美!到底是梅耶?是雪耶?梅雪之間難分難辨。這里有一處隱喻,作者把早梅的花比作經冬未消的雪,突出了白色梅花的潔白無暇、晶瑩可愛。

  可是是梅是雪,兩種美還是有區別的。“近水花先發”的美,是一種生機勃勃的美、新鮮的有生命力的美。而“經冬雪未銷”的美,是一種滄桑之美、有傷痕的美。這就像是兩種經歷不同的人,一個人處于初戀,另一個人飽經風霜。雖然她們都很美,還是初戀般的美更動人,更年輕,更吸引人的目光。

“八月洞庭秋,瀟湘水北流?!睆堉^《同王徵君湘中有懷》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八月洞庭秋, 瀟湘水北流。

  還家萬里夢, 為客五更愁。

  不用開書帙, 偏宜上酒樓。

  故人京洛滿, 何日復同游?


【譯文】

  八月洞庭湖是一派秋色,瀟水和湘水緩緩北流入洞庭。不能回家鄉,只能在萬里之外做返家之夢。離家遠游之客五更夢醒,更加寂寞憂愁。不用打開書套,只想登上酒樓。我的朋友都在長安和洛陽,什么時候能和他們一起暢游。


【賞析一】

  《同王徵君湘中有懷》又名《同王徵君洞庭有懷》,是唐代詩人張謂創作的一首五言律詩。

  詩中敘述了詩人久出未歸的思鄉之愁,無心看書,上樓飲酒,再想到京洛友人,更是急切想與之同游,一片思鄉之情躍然紙上。全詩文字通俗,平淡自然,不事雕琢,有淡妝之美。


【賞析二】

  開篇緊扣題意。對景興起,點明時間、地點,寫眼前所見之景,用湘江北去本是客觀的自然之景,引發懷人之情,為下文奠定凄苦情感基調,反襯不得歸鄉與友人團聚的愁苦。

  頷聯直抒胸臆,對仗工整而自然。“萬里夢”,點空間,魂飛萬里,極言鄉關京國之遙遠,此為虛寫:“五更愁”,點時間,竟夕縈愁,此為實寫,從時空上,極言客居他鄉時憶念之殷深。

  頸聯宕開一筆,翻開愛讀的書籍已然無法自慰,登酒樓而醉飲或者可以忘憂。這些含意詩人并沒有明白道出,但卻使人于言外感知。同時,詩人連用了“不用”、“偏宜”這種具有否定與肯定意義的虛字斡旋其間,不僅使人情意態表達得更為深婉有致,而且使篇章開合動宕,令句法靈妙流動。登樓把酒,應該有友朋相對才是,然而現在卻是詩人把酒獨酌,即使是“上酒樓”,也無法解脫天涯寂寞之感,也無法了結一個“愁”字。

  尾聯就逼出“有懷”的正意,把自己的愁情寫足寫透。在章法上,“京洛滿”和“水北流”相照,“同游”與“為客”相應,首尾環合,結體綿密。從全詩來看,沒有秾麗的詞藻和過多的渲染,信筆寫來,皆成妙諦,流水行云,悠然雋永。


【賞析三】

  張謂的詩,不事刻意經營,常常淺白得有如說話,然而感情真摯,自然蘊藉,如這首詩,就具有一種淡妝的美。

  開篇一聯即扣緊題意。“八月洞庭秋”,對景興起,著重在點明時間;“瀟湘水北流”,抒寫眼前所見的空間景物,表面上沒有驚人之語,卻包孕了豐富的感情內涵:秋天本是令人善感多懷的季候,何況是家鄉在北方的詩人面對洞庭之秋?湘江北去本是客觀的自然現象,但多感的詩人怎么會不聯想到自己還不如江水,久久地滯留南方?因此,這兩句是寫景,也是抒情,引發了下面的懷人念遠之意。頷聯直抒胸臆,不事雕琢,然而卻時間與空間交感,對仗工整而自然。“萬里夢”,點空間,魂飛萬里,極言鄉關京國之遙遠,此為虛寫;“五更愁”,點時間,竟夕縈愁,極言客居他鄉時憶念之殷深,此為實寫。頸聯宕開一筆,以正反夾寫的句式進一步抒發自己的愁情:翻開愛讀的書籍已然無法自慰,登酒樓而醉飲或者可以忘憂?這些含意詩人并沒有明白道出,但卻使人于言外感知。同時,詩人連用了“不用”、“偏宜”這種具有否定與肯定意義的虛字斡旋其間,不僅使人情意態表達得更為深婉有致,而且使篇章開合動宕,令句法靈妙流動。登樓把酒,應該有友朋相對才是,然而現在卻是詩人把酒獨酌,即使是“上酒樓”,也無法解脫天涯寂寞之感,也無法了結一個“愁”字。于是,結聯就逼出“有懷”的正意,把自己的愁情寫足寫透。在章法上,“京洛滿”和“水北流”相照,“同游”與“為客”相應,首尾環合,結體綿密。從全詩來看,沒有秾麗的詞藻和過多的渲染,信筆寫來,皆成妙諦,流水行云,悠然雋永。

  淡妝之美是詩美的一種。平易中見深遠,樸素中見高華,它雖然不一定是詩美中的極致,但卻是并不容易達到的美的境界,所以梅圣俞說:“作詩無古今,唯造平淡難。”(《讀邵不疑學士詩卷》)掃除膩粉呈風骨,褪卻紅衣學淡妝,清雅中有風骨,素淡中出情韻,張謂這首詩,就是這方面的成功之作。


【賞析四】

  本詩,淺白如話,情感真摯,蘊藉自然。平易中見深遠,樸素中見高華。掃除膩粉呈風骨,褪卻紅衣學淡妝,清雅中有風骨,素淡中出情韻。所以北宋詩人梅圣俞說:“作詩無古今,唯造平淡難。”(《讀邵不疑學士詩卷》)


【賞析五】

  張謂(?——777?),唐代詩人。字正言,河內(今河南沁陽縣)人。少年讀書嵩山,二十四歲時以一介書生從軍北征,往來邊塞十多年。后因將軍得罪,他也就失去了歸依,流落在燕薊一帶。公元743年(天寶二年)登進士第,歷官至尚書郎。在出使夏口時與李白于江城南城宴飲,李白舉杯酹水,號之為“郎官湖”,并刻石湖側。代宗大歷(766——779)年間,官至禮部侍郎,后出任潭州刺史?!度圃姟蜂洿嫫湓娨痪?。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色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