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王績的詩詞_王績的詩詞翻譯_王績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5-05     瀏覽次數:0
“阮籍醒時少,陶潛醉日多?!蓖蹩儭蹲砗蟆吩姆g與賞析

【原文】

  阮籍醒時少,陶潛醉日多。

  百年何足度,乘興且長歌。


【賞析一】

  《醉后》為初唐詩人王績的一首五言絕句。全詩表達了作者“飲酒是避免感知人生短暫的方法”之觀點。


【賞析二】

  這首詩表明了作者的觀點:飲酒是避免感知人生短暫的方法。酒是王績一生鐘愛,他常常是乘著牛車,途經酒店,聞香下車,開懷暢飲,數日不歸。經常醉酒,醉了便隨便倒地,醒后復飲。在王績的詩文中,出現頻次最多的,當是“酒”字,他一次次把自己灌醉。王績在酒業上的鉆研與投入不比詩歌少,為杜康立祠祭祀,尊為酒師,并且把曾經一起喝酒、釀得一手好酒的焦革也一起供奉。此外,還寫下《酒經》、《酒譜》各一卷。


【賞析三】

  文學傳統提供了各式各樣的角色和反應,詩人可以從中挑選。只要適合自己的幻想和個性需要,他可以在利用了它們之后又把它們拋棄。在宮廷詩中,各種角色和反應受到嚴格的限制,蘊藏其中的創造潛力被極大地消耗了。詩歌不再起應有的創造和心理學的功用。王績從前代詩歌中尋找新的角色和反應的解決辦法,與魏征、李百藥基本相同,只是他的個性把他引向另一類前代詩歌。將王績的詩只看成“自然的”是對他的誤解。他的自然是通過陶潛的模式及宮廷詩的襯托體現出來的。


【賞析四】

  這首短詩前半用典,后半議論。王績遭逢亂世,失意歸隱,仰慕阮籍、陶淵明,寄情詩酒。所以前兩句詩只是酒、酒、酒,醉、醉、醉。以酒銷愁,以醉避世,見其意志之消沉。詩以魏晉名士阮籍和隱士陶淵明的沉湎酒中之事得出人生短暫,應當及時行樂的觀點。其實,這只是表面現象,其中還有深意。


【賞析五】

  大凡隱士,都有不得己的隱退苦衷。人類的智商發展了文明,也發展了斗爭。人人都希望個性解放,王績在爭斗里看破了——沒有永恒的勝利,只有暫時的羞辱。如果遁世躲避,其羞自解,其心自寬,“服食養性”、“非其力不食”,與天地自然相處,更多的是心靈深處的輕松與悠閑。隱居,飲酒,讓他在精神上解放了。無欲則剛,他重新回歸到了精神貴族的行列。

“北場蕓藿罷,東皋刈黍歸?!蓖蹩儭肚镆瓜灿鐾跆幨俊吩姆g與賞析

【原文】

  北場蕓藿罷,東皋刈黍歸。

  相逢秋月滿,更值夜螢飛。


【賞析一】

  《秋夜喜遇王處士》是隋末唐初詩人王績創作的一首五言絕句。詩的頭兩句“北場蕓藿罷,東皋刈黍歸”主要寫詩人在耕作一天之后的晚歸途中,與王處士相遇;后兩句“相逢秋月滿,更值夜螢飛”描寫與好友相遇時的自然景色。這首詩藝術特色是:以情馭景,以景托情。


【賞析二】

  以情馭景,以景托情,是這首詩突出的藝術特色。

  詩中選取“北場”、“東皋”、“秋月”、“夜螢”這不同方位的四景對詩人逢友的興奮心情進行點染,但每景又都飽含著詩人喜悅的情愫。前兩句描繪在滿載勞動的喜悅中與好友相逢的場景,有喜上加喜的意味蘊含其中。后兩句寫天公作美,友人得團聚,以喜慶之景來烘托遇友之喜,使詩歌境界彌漫著一種歡快的氛圍。

  由于善于調動場景以映襯心境,因此,詩人沒有喜字,而其喜情卻從字里行間中躍然紙上了。

  這首詩歌語言質樸無華,清新自然,擺脫了六朝的綺靡詩風在唐初詩壇獨樹一幟。


【賞析三】

  詩的頭兩句主要寫詩人在耕作一天之后的晚歸途中,與王處士相遇。詩人引“不為五斗米折腰”的陶淵明為同調,歸隱后也從事農耕。“兆場”、“東皋”

  二詞表示其勞作地。“蕓藿”、“刈黍”分別指給豆除草和割谷子等具體的農活。地點和農事活動的變化,暗含著自然風光的不斷轉換,給詩人視野中增添了流動美感的愉悅。美景與豐收的喜悅相交織,使詩情顯得怡然有致。在這樣的時刻遇見志趣相投的朋友,心情自是輕快歡悅,這兩句平平敘述,沒有任何刻畫渲染,平淡到幾乎不見有詩,但正是在這種隨意平淡的語調和舒緩從容的節奏中,透露出詩人對田園生活的習慣和一片蕭散自得、悠閑自如的情趣。王績歸隱的生活條件是優裕的,參加“蕓藿”、“刈黍”一類田間勞動,在他不過是田園生活一種輕松愉快的點綴。這種生活所造成的心境的和諧平衡,正是下兩句所描繪的“秋夜喜遇”情景的背景與條件。

  三、四兩句“相逢秋月滿,更值夜螢飛”,描寫與好友相遇時的自然景色—— 秋月圓若白玉盤,高懸夜空,皎潔的月光灑在小路之上,田野上的流螢,也提著無數盞小燈籠在兩人周圍飛來飛去,映得一路星星點點,別有一番情趣。它們的出現,給這寧靜安閑的山村秋夜增添了流動的意致和欣然的生意,使它不致顯得單調與冷寂,同時,這局部的流動變幻又反過來更襯出了整個秋夜山村的寧靜安恬。這里,對兩人相遇的場面沒有作任何正面描寫,也沒有一筆正寫“喜”字,但透過這幅由溶溶明月、點點流螢所組成的山村秋夜畫圖,借助于“相逢”、“更值”這些感情色彩濃郁的詞語的點染,詩人那種沉醉于眼前美好景色中的快意微醺,那種心境與環境契合無間的舒適安恬,以及共對如此良夜幽景的兩位朋友別有會心的微笑和得意忘言的情景,都已經鮮明地呈現在讀者面前了。


【賞析四】

  王績一生郁郁不得志,兩次歸隱直至終老?!肚镆瓜灿鐾跆幨俊愤@首詩,就是反映他歸隱生活的一個側面。處士,古代對隱居民間而有方法之人的敬稱。


【賞析五】

  王績這個人,字無功,自號東皋子,喜歡喝酒。時人稱“斗酒學士”。只要有人以酒邀請,均不推辭。后因酒醉失職,棄官歸隱東皋而終。

“旅泊多年歲,老去不知回?!蓖蹩儭对诰┧脊蕡@見鄉人問》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在京思故園見鄉人問

  旅泊多年歲,老去不知回。

  忽逢門前客,道發故鄉來。

  斂眉俱握手,破涕共銜杯。

  殷勤訪朋舊,屈曲問童孩。

  衰宗多弟侄,若個賞池臺。

  舊園今在否,新樹也應栽。

  柳行疏密布,茅齋寬窄裁。

  經移何處竹,別種幾株梅。

  渠當無絕水,石計總生苔。

  院果誰先熟,林花那后開。

  羈心只欲問,為報不須猜。

  行當驅下澤,去剪故園菜。


【賞析一】

  詩寫得頗有意境,一開頭它就把讀者帶到詩人寓居的他鄉京城里。這兒房屋鱗次櫛比,車水馬龍,以致詩人在外旅居多年,到老了仍沒有想回故鄉,然而“樂不思蜀”只是表面的意思,繼續讀下去就可以發現“故鄉”始終魂牽夢繞在詩人心中。詩人忽然在自己門前遇到了多年不見的故鄉人,久別重逢,彼此都激動得流下了眼淚,情不自禁地緊握著對方的手。接著客人被熱情地請進了屋子,賢淑的主婦迅速準備好了洗塵的酒肴。座中,主客相談十分親熱融洽。主人一個勁地詢問著故鄉的事。他首先問起親朋好友,連他們的孩子都仔仔細細地詢問到了。接下去,到詩人開始詢問自己的宗族的近況。王績是隋末大儒王通的弟弟,他的二哥是《古鏡記》的作者,此外還有弟兄四人。王通死于大業年末,他的兒子王福畤(王勃之父)、王福郊以及其他子侄在王績作這首詩時,大都在故鄉,因此王詩說“衰宗多弟侄,若個賞池臺”。

  接著,詩人一連提了許多問題,問到舊居、栽樹、建房、種竹、植梅、渠水、石苔、園果、林花等等。而這一連串的提問,在表現了詩人關心故鄉親人的的迫切心情的同時,在人們的眼前呈現出一幅幅自然風景和社會生活圖畫。最后,詩人以叮囑故人回答不要有顧慮和表示自己將告老回鄉作結,娓娓動聽,余韻無窮。王績受老莊思想影響較深,他的不少詩作盡管流露出對封建禮教羈束的不滿,但也往往表現出遺世獨立、消極隱遁的思想。讀罷這首詩,使人感到王績一生雖有逃避醉鄉的一面,但他又并非真如他所說的“長昏飲”,而是也有清醒和熱愛生活的一面的。


【賞析二】

  王績由隋入唐,大業(605——618)間舉孝廉高第,授秘書正字。武德(618——626)初,待詔門下省,百無聊賴,或問:“待詔何樂?”他說:“俸祿太少,又很寂寞,但日有美酒三千,還是可以留戀的。”這種孤寂苦悶,無所事事的生活環境,常常引發詩人的思鄉之情。這樣,一旦遇上可以訴說衷腸的鄉人,那久已蓄積的感情,就猶如開閘的蓄水,一發而不可收,要得到盡情的宣泄。這首詩就是詩人旅居京華,待詔門下省時,遇鄉人朱仲晦所作(《全唐詩》卷三十八載朱仲晦《答王無功問故園》詩)。


【賞析三】

  這是一首大家都很熟悉的詩,以往讀者總以為一切問題都解決了,其實它還有疑義要“相與析”。譬如王績是生活在隋唐之際的人,他在兩朝都做過官,而隋文帝都京師(長安),隋煬帝都東京(洛陽),唐朝又定都長安,那么,詩題所說“在京”,是哪個京呢?又如王績的籍貫, 《唐詩紀事》說他是“絳州”人;新、舊《唐書》本傳說他是龍門(今山西河津縣)人;《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東皋子集》又說他是“太原祁(在今山西?。┤?rdquo;;《全唐詩》卷三十八所載“王績鄉人”朱仲晦《答王無功問故園》說“我自銅州來”,又容易使人以為他是“銅州”(唐屬渤海政權,其州在今鏡泊湖以南地區)人,那么,他的“故鄉”究在何處呢?還有這“朱仲晦”在較早的記載唐代詩人的文獻中均無記錄,他究竟是不是“唐”人,是不是王績的“鄉人”呢?假如不弄清王績的生平事跡,此詩的寫作年代,就無法去回答它們,也不能說已全讀懂了這首詩。

  王績一家的籍貫是有變化的,據他的《游北山賦序》、呂才《東皋子集序》和杜淹《文中子世家》的記載,他家在漢代定居于祁,西晉末永嘉之亂,遷徙南方,北魏太和時再遷龍門,至王績時已居住五代,所以他應為唐絳州龍門縣人?!肚逡唤y志》對河津東皋村的方位有具體介紹,應當說王績所思的故園正在這里,而不是別的地方,更不會是榆關之外的“銅州”,所謂“朱仲晦”是王績的“鄉人”,完全出于誤會,因為他就是宋人朱熹,在《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卷四第一首詩就是《答王無功在京思故園見鄉人問》。

  至于王績“在京”的問題,關系到此詩寫作時間和背景。王績一生在隋在唐入“京”都不止一次。王績生于公元585年(隋文帝開皇五年),十二歲時曾在京師見楊素、薛道衡。隋煬帝大業中,他三十歲左右曾赴東都應舉、任官。公元621年(唐高祖武德四年)底或翌年初,王績三十七八歲,友人薛收曾到龍門訪問他,促其出山,不久,他就應召入長安,待詔門下省。公元624年(武德七年),薛收卒。公元627年(貞觀元年),王績四十三歲,他的兄長王凝以監察御史身份彈劾大臣侯君集,涉及太尉長孫無忌,王氏兄弟受到壓抑,王績以“腳疾”罷歸。呂才《東皋子集序》說他“貞觀中以家貧赴選”,歲余又“掛冠歸田”?!对诰┧脊蕡@見鄉人問》寫于這兩次歸田之前,而以公元627年(貞觀元年)的可能性最大。那時他離家多年,人已四十出頭,雖非老人,卻容易產生歲月催人老的感慨,所以詩中說“旅泊多年歲,老去不知回”。從這段歷史,可以看出王績的歸隱并非故意與新興王朝不合作。

  聞一多先生在論及唐初半個世紀詩歌的情況時說過,“這五十年,說是唐的頭,倒不如說是六朝的尾”(《唐詩雜論·類書與詩》)。正因為那時大多數詩人都致力于綺靡的詩歌創作,王績等少數詩人的清新質樸的作品就更顯得可貴了。

  劉禹錫曾稱贊王績“以有道顯于國初”,“文章高逸,傳乎人間”(《王質神道碑》)?!端膸烊珪偰刻嵋?middot;東皋子集》在論王績詩時又把它和盛唐詩歌聯系起來:“其詩唯《野望》一首為世傳誦,然如《石竹詠》,意境高古,《薛記室收過莊見尋》詩二十四韻,氣格遒健,皆能滌初唐俳偶板滯之習,置之開元、天寶間,弗能別也。”的確,盛唐時代的一些寫田園生活、寫朋友親人真摯情誼的名篇都能見出王績文風的影子。讀這首《在京思故園見鄉人問》時,讀者很自然地會想到王維的“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來日綺窗前,寒梅著花未?”


【賞析四】

  這首詩在藝術上很有特色,提問用于詩文中的很多,諸子散文、史傳文學以及詩歌都有,如《天問》一口氣提了一百幾十個問題,《詩經》的《行露》十五句中連用九個問句,根據詩歌內容的需要,恰當地使用問答的形式,可以使作品顯得不板滯。


【賞析五】

  王績這首詩大約曾受此前樂府詩《門有萬里客》(曹植)、《門有車馬客行》(陸機)的啟迪。曹、陸這些詩“皆言問訊其客,或得故舊鄉里,或駕自京師,備述市朝遷謝,親友凋喪之意也”(《樂府解題》,府詩集》卷四十引)。但王詩和它們在主題、形式上又大不相同,這就充分表現了詩人的獨創性。

“日光隨意落,河水任情流?!蓖蹩儭顿洺烫幨俊吩姆g與賞析

【原文】

  百年長擾擾,萬事悉悠悠。

  日光隨意落,河水任情流。

  禮樂囚姬旦,詩書縛孔丘。

  不如高枕枕,時取醉消愁。


【譯文】

  一百年來長久地混亂紛爭,千萬種事物全都并舉雜陳。陽光隨著心意灑落,河水聽任感情流淌。

  禮樂拘箝住了姬旦,詩書束縛住了孔丘,不如枕在高高的枕頭上,時時求得長醉以消除愁悶。


【賞析一】

  此詩題為贈人,實為敘志詠懷,抒寫詩人厭倦世事,鄙棄儒家觀念,故取唯求適意的人生態度。蕭疏曠達,氣格遒健,借“贈程處士”而一吐胸中塊壘,兼引程處士為同調。

  此詩抒寫詩人厭倦世事,鄙棄儒家觀念,故取唯求適意的人生態度。蕭疏曠達,氣格遒健。


【賞析二】

  王績,在唐代詩人中遠不如他侄孫王勃更廣為人知。但后世公認王績是五言律詩的奠基人。王績在隋朝做過沒有實權的小官,后因嗜酒誤事,連九品小官也做不成了。改朝換代后,朝廷征召前朝官員,王績被任命為門下省待詔。其弟王靜問他當待詔感覺如何?王績愁眉苦臉地說:“當侍詔很沒有意思,要不是給良酒三升,我早不干了。”原來,按當時的規定侍詔一天可給三升酒。王績的上司陳叔達聽到此事,特意照顧他,給加到一斗,一時傳為佳話,人們稱王績為“斗酒學士”。

  貞觀初年,王績聽說太樂署史焦革善釀酒,于是要求任太樂丞。官場人士一般都求升職晉級,而王績求官的動機卻不在官而在酒。后來焦氏夫婦相繼去世,王績干脆棄官還鄉,專心研究釀酒技術,他把焦革制酒的方法撰為《酒經》一卷;又收集杜康、儀狄等善于釀酒者的經驗,寫成《酒譜》一卷,可惜這兩本書都失傳了。

  據稱王績只讀三本書:《周易》、《老子》、《莊子》,其他書一概不讀。王績的哥哥王通是大儒,在黃河至汾河間,聚徒講學,名傳四方。而王績卻不拘禮法,對儒學那套繁文縟節嗤之以鼻。正如本首詩中所說:“禮樂囚姬旦,詩書縛孔丘”。王績丟官后,鄉間愚民嘲笑他。他寫了一篇文章說,有兩匹馬,一匹“朱鬣白毳,龍骼鳳臆,驟馳如舞”,于是主人喜歡它,天天讓它拉車,狂奔,最終活活累死;另一匹卻“重頭昂尾,駝頸貉膝,踶嚙善蹶”,主人生氣,將它棄之荒野,倒得以“終年而肥”。這番理論明顯是深得老莊精髓的。所謂“巧者勞而智者憂”,“有用”沒有“無用”好,王績算是身體力行者。

  佛經云:“眾生擾擾,其苦無量”。“百年長擾擾”,何為“擾擾”?就是那些煩心的塵俗之事,就是謀職謀財,求名逐利。凡俗之士,誰不是“世中擾擾之人”?之后,筆鋒一轉:萬事悉悠悠??偰軓娜菘创@紛擾的諸般瑣事,悠然以對。“日光隨意落,河水任情流”,日落攔不住,就隨意讓它落,河水留不住,就任意讓它流,皺紋上了額頭,白霜染上了雙鬢,這是自然的過程,不用強求,也不用煩惱。

  “禮樂囚姬旦,詩書縛孔丘”,“讀孔孟書,知周公禮”,王績對周孔二人直呼其名,如喚奴呼仆,說他們為詩書禮樂所桎梏,畫地為牢,作繭自縛,諷刺極為尖刻。在那個時代,敢說這樣的話是極為叛逆、狂誕的。

  “不如高枕枕,時取醉消愁”。在物質生活極度豐裕的今天,有些人是出有寶馬,食有鮑魚,物質上比古人強了不知多少倍,卻未必快樂。而讀罷王績這首詩,心胸為之一闊,如飲醇酒,不覺而醉,欣然忘憂。


【賞析三】

  在隋、唐兩代都曾出仕的王績,早年曾有襟懷抱負。自謂“弱齡有奇調,無事不兼修”,“明經思待詔,學劍覓封侯”(《晚年敘志示翟處士》)。但在隋唐之際的亂世,他所期待的詔書始終沒有到來,“覓封侯”更談何容易。中年逢喪亂后,便絕意仕進,歸隱田廬,過他置酒燒枯葉,披書坐落花的生活去了。

  首二句,先寫“百年”,次寫“萬事”,以“百”、“萬”兩個約數接“擾擾”、“悠悠”,且以表示內在感情的“長”、“悉”相銜接,概括了時間、空間和人事的紛繁,顯示出詩人厭煩塵囂、追求解脫的心理。由于詩人在現實中到處碰壁,郁郁不得志,以致“才高位下,免責而已。天子不知,公卿不識,四十五十,而無聞焉”(《自撰墓志》)。因此,他不得不對自己原先以正統儒者自居,以周公、孔子為楷模,積極用世的人生態度進行深刻反思。反思的結果,使他覺悟到:正是“禮樂”囚禁了“姬旦”,“詩書”縛住了“孔丘”。囚禁、束縛二句,在前兩句的映襯對比下,顯得分外強烈、沉痛。日出日落尚且可以隨意自然,洋洋河水尚且可以任情東流,何況是人呢?為什么要既受禮樂的束縛,又受人事的拘牽,在憂生嗟世中作徒然的努力?“日光”、“河水”一聯,詩人以自然的景象與不自由的自我進行對比,至“禮樂”、“詩書”一聯發而為憤激語。詩人決心皈依自然,過清靜無為的生活。而皈依自然,歸隱田廬,不僅永遠做不了圣人,還必須放棄一整套與正統儒家思想相關聯的處世準則。在這種情況下,就必須確立一種新的價值取向來對抗社會,以取得心理上的平衡。這種新的價值取向就是睡與醉。

  “不如高枕上,時取醉消愁。”睡,代表不以世事為念的生活;醉,意味著對社會的消極反抗。這也就是詩人在《田家三首》《醉后》《過酒家五首》中所說的:“阮籍生涯懶,嵇康意氣疏”、“阮籍醒時少,陶潛醉日多”、“眼看人盡醉,何忍獨為醒?”

  史載王績嗜酒,為六合縣丞,即因嗜酒被劾去職;曾求為太樂丞?!度圃姟方翊嫱蹩冊娨痪?,多繞酒氣。如“琴伴前庭月,酒勸后園春”,“平生唯酒樂,作性不能無”(《田家三首》),“風鳴靜夜琴,月照芳春酒”(《山中敘志》),“散誕時須酒,蕭條懶向書”(《薛記室收過莊見尋率題古意以贈》)等。其詩題中亦多“酒”字,如《嘗春酒》《獨酌》《題酒店壁》《看釀酒》等。雖篇篇有酒,但無一醉語。在這首詩中表現出的,不僅有他所企慕的阮籍、陶潛的蕭疏曠達之風,而且以自然的語言,遒健的氣概,滌初唐排偶板滯之習,與他著名的《野望》諸詩一起,透露出唐詩未來的新曙光。


【賞析四】

  王績(約589——644),字無功,絳州龍門(今山西稷山)人。隋大業(605——616)中,舉孝悌廉潔科,授秘書省正字。出為六合縣丞。因嗜酒被劾去職。唐初,以前朝官待詔門下省。曾為太樂丞。不久,即棄官而去。

  他早年有用世志,遭逢亂世,曾三度出仕,都因失意而歸隱。寄情于酒,著《五斗先生傳》及《醉鄉記》等文以見意。其詩多以田園山水為題材,抒寫閑適自得之情;于故為曠達之中,往往流露出抑郁之感。思想雖較狹隘,缺乏積極的社會意義,而詩風清新樸素?!端膸烊珪偰刻嵋菊f他的詩“意境高古”,“氣格道健”,“皆能滁初唐排偶板滯之習”(卷一四九),這在當時是不可多得的;對后來唐詩的健康發展,有一定的影響。有《王無功集》五卷。其中詩約一百二十馀首。


【賞析五】

  這首詩抒發了詩人厭倦世事、鄙棄儒家傳統觀念、追求自由(或“任情”)人生的思想感情。

  首聯寫人生百年世事紛繁,表達對世事的厭倦;頷聯以日出日落之隨意、河水流淌之任情反襯人生的不自由,表達對自由的渴望;頸聯指責“禮樂”囚禁“姬旦”,“詩書”縛住“孔丘”,表達對儒家觀念的批判和鄙棄。最后一聯寫詩人寧愿以睡忘世,以酒消愁,表達其忘懷世俗、唯求適意的人生態度。

“相顧無相識,長歌懷采薇?!蓖蹩儭兑巴吩姆g與賞析

【原文】

  東皋薄暮望,  徙倚欲何依。

  樹樹皆秋色,  山山唯落暉。

  牧人驅犢返,  獵馬帶禽歸。

  相顧無相識,  長歌懷采薇。


【譯文】

  傍晚時分站在詩人隱居的地方縱目遠眺,徘徊不定不知歸依何方。

  層層樹林都染上金黃的秋色,重重山嶺披覆著落日的余光。

  牧人驅趕著牛群返回,獵人騎著馬帶著獵物回去。

  我看到這些人又并不認識,詠一曲長歌來懷念古代采薇而食的隱士。


【賞析一】

  《野望》寫的是山野秋景,在閑逸的情調中,帶幾分彷徨和苦悶,是王績的代表作。

  “東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皋是水邊地。東皋,指他家鄉絳州龍門的一個地方。他歸隱后常游北山、東皋,自號“東皋子”。“徙倚”是徘徊的意思。“欲何依”,化用曹操《短歌行》中“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的意思,表現了百無聊賴的彷徨心情。

  下面四句寫薄暮中所見景物:“樹樹皆秋色,山山唯落暉。牧人驅犢返,獵馬帶禽歸。”舉目四望,到處是一片秋色,在夕陽的余暉中越發顯得蕭瑟。在這靜謐的背景之上,牧人與獵馬的特寫,帶著牧歌式的田園氣氛,使整個畫面活動了起來。這四句詩宛如一幅山家秋晚圖,光與色,遠景與近景,靜態與動態,搭配得恰到好處。

  然而,王績還不能象陶淵明那樣從田園中找到慰藉,所以最后說:“相顧無相識,長歌懷采薇。”說自己在現實中孤獨無依,只好追懷古代的隱士,和伯夷、叔齊那樣的人交朋友了。

  讀熟了唐詩的人,也許并不覺得這首詩有什么特別的好處??墒?,如果沿著詩歌史的順序,從南朝的宋、齊、梁、陳一路讀下來,忽然讀到這首《野望》,便會為它的樸素而叫好。南朝詩風大多華靡艷麗,好象渾身裹著綢緞的珠光寶氣的貴婦。從貴婦堆里走出來,忽然遇見一位荊釵布裙的村姑,她那不施脂粉的樸素美就會產生特別的魅力。王績的《野望》便有這樣一種樸素的好處。

  這首詩的體裁是五言律詩。自從南朝齊永明年間,沈約等人將聲律的知識運用到詩歌創作當中,律詩這種新的體裁就已醞釀著了。到初唐的沈佺期、宋之問手里律詩遂定型化,成為一種重要的詩歌體裁。而早于沈、宋六十余年的王績,已經能寫出《野望》這樣成熟的律詩,說明他是一個勇于嘗試新形式的人。這首詩首尾兩聯抒情言事,中間兩聯寫景,經過情──景──情這一反復,詩的意思更深化了一層。這正符合律詩的一種基本章法。


【賞析二】

  王績,字無功,絳州龍門(今山西龍門)人。隋大業末,官為秘書正字。因不愿在京朝任職,就出去做六合縣丞。天天飲酒,不理政事。不久,義兵四起,天下大亂,隋朝政權,有即將崩潰之勢。他就托病辭官,回到家鄉。李唐政權建立后,武德年間,征集隋朝職官,以備選任。王績還應征到長安,任門下省待詔。貞觀初年,因病告退,仍回故鄉,隱居于北山東皋,自號東皋子。王績與其兄王通,都不熱中于仕宦。王通隱居講學,為河汾之間儒學宗師,著有《文中子》。王績以詩賦著名,其文集名《東皋子集》。

  隋文帝楊堅結束了南北朝對峙的歷史,在政治、經濟、文化上統一了中國。南北兩個文化系統,逐漸趨于融合。但是楊堅的政權,被他的荒淫無度的兒子楊廣斷送了。統一的新文化。沒有來得及發展。在初唐的幾十年間,唐代文化,特別是文學,基本上是隋代的繼續。

  王績生于隋末唐初,文學史家一般把他列為最早的唐代詩人。我們現在選講唐詩,也就從王績開始?!兑巴肥峭蹩兊闹娮?。這首詩一共八句,每句五字。古人稱一個字為一“言”,故每句五字的詩,稱為五言詩。第三句和第四句詞性一致,句法結構相同。第五句和第六句也是詞性一致,也是句法結構相同。這樣形式的結構,稱為“對字”,或稱“對偶”、“對仗”。每二句稱為一聯。詞性一致的對句,如“樹樹皆秋色,山山惟落暉”,稱為“對聯”。上、下二句不對的,如“東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和“相顧無相識,長歌懷采薇”,都稱為“散聯”。每一聯末尾一個字,都是“韻”,或稱“韻腳”。這首詩第一聯末尾是“依”字,于是以下三聯末尾一字就必須用與“依”字同韻的字。

  按照這樣的規律結構起來的詩,稱為“五言四韻詩”。后來稱為“五言律詩”,簡稱“五律”。我國古代詩歌,最早的是《詩經》里的三百零五篇四言詩。其后有了以六言句為主的《楚辭》。漢、魏、南北朝詩才以五言為主。這些古詩,都不在聲、韻、詞性、句法上作出嚴格的規律。因此,在唐代以前,還沒有“律詩”。王績這一首詩是最早的唐代律詩,但在王績的時候,“律詩”這個名詞還沒有出現,故一般僅稱為“五言四韻”。

  這首詩是作者在故鄉北山下東皋上傍晚眺望時有感而作。東皋,即東邊的高原。第一句“東皋薄暮望”,說明了詩題。地:東皋,時:薄暮,事:望,全都交代了。這種表現方法,叫做“點題”。五、七言律詩的第一句,或第一、二句,通常都得先點題。第二句是說出作者在眺望時的思想感情。如果從字面上講,對照上一句,他是覺得轉來轉去沒有一個可以依靠的地方。但這樣講卻是死講、實講。他并不是找不到一個可以依靠的地方,而是找不到一個可以依靠的人物。一方面是沒有賞識他的人,另一方面是沒有他看得中愿意去投奔的人。因此,在社會上“徙倚”多年,競沒有歸宿之處。這是活講、虛講。詩和散文句法的不同,就在這里。在散文里,“徙倚”必須說出在什么地方,“依”必須說出依的是什么對象:是人物還是樹木或山石。象這一句詩,不增加幾個名詞是無法譯成散文句的。因此,散文句子絕大多數不會有雙關意義。

  第三、四句,即第二聯,描寫眺望到的景色。每一株樹都顯出了秋色(樹葉的黃色),每一個山頭都只有斜陽照著。這也還是按字面死講,而其含蓄的意義卻是:眼前所見盡是衰敗沒落的現象,不是我所愿依靠的和平、繁榮的世界。

  第三聯是描寫眺望到的人物。牧人趕著牛羊,騎馬的獵人帶了許多狩獲物,都回家去了。第四聯就接上去說;這些牧人和獵戶,他們看看我,我也看看他們,彼此都沒有相識的人。于是作者寫出了第八句。在一個衰敗沒落的環境中,又遇不到一個相識的人,便只好放聲高歌,想念起古代兩個隱居山中、采野菜過活的伯夷、叔齊了。


【賞析三】

  首聯,景中含情,景中有人。我們先來看一下這幅圖景:傍晚時分,夕陽西下,天邊滿是煙霞,詩人獨自一人登上東皋極目遠望,左右徘徊不已,心里默默念著曹操《短歌行》中的詩句——“繞樹三匝,何枝可依”。“薄暮”交代時間,渲染氣氛,“東皋”點明地點,“徙倚欲何依”表明心態,復雜抑郁。這兩句看似平平淡淡的敘述,卻把作者的心緒交代的一清二楚,奠定了整首詩的基調。

  頷聯,寫秋天山林之靜景,從正面進一步渲染作者的孤寂苦悶的心緒。詩人從眼見所見,給我們勾勒了一幅秋之晚景圖。一望無際的樹林都染上了暮秋時分憔悴枯黃的顏色,連綿起伏的群山在夕陽的映照下都染上了蕭瑟的暮光??此瓢察o開闊的景象,卻給人一種荒涼落暮之感。

  頸聯,寫傍晚時分人的活動,從反面反襯詩人的郁悶孤單的心境。詩人給我們描繪了一幅鄉野之人放牧歸來的動態場景。放牛的牧童唱著山歌,歡快的趕著牛兒返回家中,獵人騎著駿馬,大聲吆喝著,帶著獵物滿意而歸,多么安逸的場景,多么令人陶醉的畫面啊。但是這些熱鬧是他們的,詩人什么也沒有,有的就是寂寞和孤寂。

  尾聯,終于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情感了,直抒胸臆。詩人從美好而熱鬧的場景中回過神,又回到了起始的心境之中了,更加平添了一種茫然若失、孤獨無依、苦悶惆悵的心緒。詩人身邊沒有一個相識的熟人和朋友,沒有人能夠分擔這份寂寥,只好拉來已經遠去的伯夷、叔齊了。詩人唱著《采薇》之歌,抒發自己隱逸山林之志。

  總之,全詩質樸清新,自然流利,以情寫情,景中寓情,借落暮山林之景,抒寫憂郁苦悶,彷徨無依,孤獨寂寞的心情。


【賞析四】

  這首詩在藝術上以質樸自然見長。全詩寫的是秋色中的山野,在閑適的情趣中,也透露出詩人彷徨無依的莫名苦悶,是王績的代表作。詩人曾經在隋朝和唐朝作官,后來隱居還鄉。這首詩是在隱居時寫的五言律詩。這首詩不僅有一定的生活內容而且風格清新樸素,是擺脫齊梁浮艷氣息的近體詩。詩文的內容描寫的是秋天傍晚時分,詩人遙望山野,內心空落落的,只見景色蕭條,放牧和打獵的人們各自返回,雖然互不相識,但各得其樂??吹竭@些,詩人不禁懷念起古代采薇而食的隱士。

  “東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首二句以抒寫情性為主。“東皋”,泛指王績家鄉絳州龍門附近的水邊高地,借用陶淵明(歸去來辭)“登東皋以舒嘯”的詩句,暗含詩人歸隱之后,嘗耕東皋之意,故而自號“東皋子”。“徙倚”,是徘徊的意思。“欲何依”,化用曹操《短歌行》“繞樹三匝,何枝可依”的詩句。這兩句詩以平平淡淡的敘述,首先推出薄薄暮色之中,詩人兀立在東皋之上,舉目四望,一種莫可明狀的孤寂無依的愁緒涌上心頭,使之無法平靜下來,以此觀景自然會涂上一層心理上的不平衡色彩,并為中間四句寫景提供巧妙的鋪墊。

  “樹樹皆秋色,山山唯落暉”。這是詩人對眼前景觀的粗線條的描繪,著重于色彩的透明度,層層樹林已染上蕭瑟的金黃的秋色,起伏的山巒惟見落日的余暉,這是多么寧靜、開闊、美麗的畫面??v使在淡淡的暮靄之中,人們還是能夠感覺到山野間秋林、落暉的光與色的強烈輝映。接著,詩人的筆鋒又轉向動的敘寫:“牧人驅犢返。獵馬帶禽歸。”著力刻劃視野所見山野放歸的生動場景,為整個靜謐的畫面,注進一股跳動的情致和欣然的意趣。句中的幾個動詞“驅”、“返”、“帶”、“歸”。用得自然而精警。這種動態式的描寫愈發襯托出秋日晚景的安詳寧靜,詩人于一靜一動的描寫之中,把山山樹樹、牛犢獵馬交織成一幅絕妙的藝術畫卷。光線與色彩的調和,遠景與近景的搭配,都顯得那么白然和諧,令人不能不產生某種遐想,甚至忘情在安逸閑適的田野之中。

  可是,身臨其境的王績,他的感受遠不能象田園詩人那樣得到精神上的慰藉,油然而生的卻是某種茫然若失、孤獨無依的情緒。“相顧無相識,長歌懷采薇”。這最后兩句完全道出詩人內心的苦悶和悵惘,既然在現實中找不到相知相識的朋友,那就只好追懷伯夷、叔齊那樣不食周粟、上山釆薇的隱逸之士。有人說:“讀《野望》篇,固知高士胸襟,超然物外,一腔隱情。千古自有知己。

  本詩首尾兩聯抒情言事。中間兩聯寫景,經過以情寫景、借景言情的層層深化描寫,把詩人的孤寂彷徨之情與籠罩四野的秋色暮景巧妙的聯結起來,給讀者帶來直覺的藝術觀感和美的愉悅。詩中所蘊含的不盡之意,更使人們長久地咀嚼、回味。全詩語言質直清新,自然流暢,言淺味深,句句有力,為唐詩及后代詩歌語言的創新開辟先路??傊蹩兪芾锨f思想影響較深。他的不少詩篇盡管流露出對封建禮教羈束的不滿,卻又往往表現出遺世獨立、消極隱遁的思想。他的名篇《野望》同樣不免有這種消極傾向。這首小詩,雖寫田園隱居生活,卻表現了鄉居秋夜特有的美以及對這種美的心領神會,色調明朗,富于生活氣息。他的詩有真率自然、不假雕飾之長,但有時卻過于率直質樸而乏余蘊。這首詩則既保持樸素自然的優點,又融情入景,似不經意地點染出富于含蘊的意境。從田園詩的發展上看,陶詩重在寫意,王維的田園詩則著意創造情景交融的優美意境。王績的這首詩不妨看作王維田園詩的先聲。我們從詩中還可以看到陶詩的影響,但它從整體上說,已經是屬于未來的詩歌發展時代的作品了。

  文學的發展總的說來是一個漸變的過程,任何文學高潮的出現都是有來由的。在中國文學發展史上,唐詩、宋詞占有及其重要的一頁。讀熟了唐詩的人,再品此詩,也許并不覺得這首詩有什么特別的好處??墒?,如果沿著詩歌史的順序一路讀下來,忽然讀到這首《野望》,便會為它的樸素而叫好。南朝詩風大多華靡艷麗,好象渾身裹著綢緞的珠光寶氣的貴婦。從貴婦堆里走出來,忽然遇見一位荊釵布裙的村姑,她那不施脂粉的樸素美就會產生特別的魅力。王績的《野望》便有這樣一種樸素的好處。所以我們在強調初唐四杰、陳子昂等人對初盛唐詩歌健康發展所作的貢獻的同時,似乎也不能忽視王績這個更重實踐的、寂寞的先行者的功績。


【賞析五】

  首聯”東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這是詩歌的起句。”皋“是水邊地。”東皋“指王績家鄉絳州龍門附近的水邊高地,借用陶淵明《歸去來辭》中”登東皋以舒嘯“的詩句,此處暗含詩人歸隱之后,嘗耕東皋之意。”徙倚“是徘徊的意思。”欲何依“化用曹操《短歌行》中”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的意思,這里用來表現詩人孤獨寂寞、無所依傍的彷徨心情。這兩句的意思是說,太陽落山了,我(詩人)登上東皋遠眺,徘徊一陣,我感到空虛無聊。在中國古代詩歌中,登高遠望,總會觸景生情。詩人”薄暮“時分,站在東皋之上,舉目四望,一種不可名狀的孤寂無依的愁緒涌上心頭。

  頷聯”樹樹皆秋色,山山唯落暉“。這里緊承上聯的登高,按照律詩頷聯來說,應為”景聯“,詩人對登高所見作了靜態的描寫。”樹樹“即所有的樹,或者每一顆樹。”山山“即所有的山,或者每一座山。其意思是說,山上所有的樹木都抹上了秋天的色彩,四周所有的山只留下落日的余暉。詩人在對偶中,上句寫樹,下句寫山。特別是”秋色“與”落暉“相對中,不但寫出了登高的時節和時間,而且也蘊含著秋日那落日的景象,似乎表現出了”夕陽西下“那凄涼的感受。當然,詩人在這里對眼前所見景物作了粗線條、大塊式的勾勒,呈現出了秋日寧靜、開闊、美麗的大自然景象。

  頸聯”牧人驅犢返。獵馬帶禽歸“。這里詩人筆鋒一轉,又靜到動,著力描寫了視野所見山野放歸的生動場景。意思是說,(在余暉下)牧童趕著牛兒,獵人帶著捕殺的禽鳥回家。這兩句中的幾個動詞”驅“、”返“、”帶“、”歸“,用得自然而精妙。詩人在此是以動襯靜,把秋日晚景表現得更加安詳寧靜。這里,光線與色彩的調和,遠景與近景的搭配,靜態與動態的結合都是那么自然和諧。這樣,詩人在描寫中,寄情于山野,忘情于安逸閑適的田野之中。

  尾聯”相顧無相識,長歌懷采薇“。這是詩歌的結句,是詩人情感的表現。”懷采薇“詩人化用了伯夷、叔齊在首陽山采薇的典故。其意為避世隱身,與世無爭。這一聯的意思是說,相互一看,誰也不認識,我(詩人)輕輕地哼著那采薇的歌謠。詩人面對著”相顧無相識“感受到在現實中找不到相知相識的朋友,因而只好”長歌懷采薇“,去追懷伯夷、叔齊不食周粟、上山采薇的隱逸之士。這里,詩人所表現的不是諸如陶淵明”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式的田園詩人的情趣,而是一種茫然若失、孤獨無依的情緒。

  總之, 這首詩歌抓住”望“字,描繪了詩人所見的秋日”余暉“下的山、樹、人,自然和諧,并寓情于景,從而表現出自己的思想情感。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色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