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賈至的詩詞_賈至的詩詞翻譯_賈至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5-05     瀏覽次數:2
“世情已逐浮云散,離恨空隨江水長?!辟Z至《巴陵夜別王八員外》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柳絮飛時別洛陽,梅花發后到三湘。

  世情已逐浮云散,離恨空隨江水長。


【譯文】

  在一個柳絮紛飛的時節,我告別了故鄉洛陽,經過千里跋涉,在梅花開放的寒冬到了三湘。人世間的悲歡離合,盛衰榮辱,如同浮云一樣,都是過眼云煙;可是,依依離情,卻像那悠長的江水一樣,綿綿不絕。


【賞析一】

  《巴陵夜別王八員外》是一首送別詩,賈至當時被貶在岳陽,王八員外貶往長沙,賈至為他送行。此詩前二句寫自己當年離開洛陽的情景,定下了悲涼的基調;后二句寫失意之人送貶謫之人,同病相憐,離情別緒綿綿不絕。全詩感慨萬端,情韻別致。詩人由己及人,由情及景,把寫得離別之情意味深長。

  在政治上都懷才不遇,彼此在巴陵夜別,更增添了纏綿悱惻之情。


【賞析二】

  唐人抒寫遷謫之苦、離別之恨者的詩作很多,可說各抒其情,各盡其妙。這首詩以遷謫之人送遷謫之人,離情倍添愁悵,故沉郁蒼涼,情致深幽。一結有余不盡,可稱佳作。


【賞析三】

  這首詩首先從詩人告別洛陽時寫起:“柳絮飛時別洛陽,梅花發后到三湘。”暮春時節,柳絮紛紛揚揚,詩人懷著被貶的失意心情離開故鄉洛陽,在梅花盛開的隆冬時分,來到三湘。這里以物候的變化暗示時間的變換,深得《詩經·小雅·采薇》“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的遺韻。開頭兩句灑脫靈動,情景交融,既點明季節、地點,又渲染氣氛,給人一種人生飄忽、離合無常的感覺?;叵氘敵醣毁H的情景,詩人不勝感慨,此時友人王八員外也遭逢相同的命運,遠謫長沙,臨別依依,感慨萬端:“世情已逐浮云散,離恨空隨江水長。”第三句所說“世情”,可包括人世間的盛衰興敗,悲歡離合,人情的冷暖厚薄等。而這一切,詩人和王八員外都遭遇過,并都有過深切的感受。命運相同,相知亦深。世情如浮云,更添離情繾綣纏綿,有如流水之悠長深遠。結句比喻形象,“空隨”二字似寫詩人的心隨行舟遠去,也仿佛王八員外載滿船的離恨而去。一個“空”字,委婉地表達出一種無可奈何而又戀戀不舍的深情。


【賞析四】

  賈至(?——772) 唐代文學家。字幼鄰,一作幼幾,洛陽人。天寶初以校書郎為單父尉,天寶末任中書舍人。安史亂起時,他隨唐玄宗去了四川。乾元元年(758)春,出任汝州刺史,后被貶為岳州司馬。代宗寶應元年(762),再次出任中書舍人,最后一任官是散騎常侍。他以文著稱當時,很受中唐古文作家獨孤及、梁肅等推崇。他的老爸賈曾和他都曾為朝廷掌執文筆。玄宗贊嘆“兩朝盛典出卿家父子手,可謂繼美”(《新唐書·賈至傳》)。他所撰冊文,當時譽為“歷歷如西漢時文”(李舟《獨孤常州集序》)。他也有詩名,詩風“直敘時事,煌煌大文”(沈德潛《唐詩別裁》),“雄筆映千古”(杜甫《別唐十五誡因寄禮部賈侍郎》)??梢哉f,賈至是一位官場上的“明星”,也是一位文壇上的“才子”。


【賞析五】

  賈至詩中的王八員外,跟賈至一樣,都是朝廷命官,應該是個“員外郎”,曾經很有權勢,但后來被貶長沙,跟謫守巴陵的賈至一樣,“同是天涯淪落人”了。所以賈至的詩,寫得陰陰郁郁,纏纏綿綿

“千條弱柳垂青瑣,百囀流鶯繞建章?!辟Z至《早朝大明宮》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銀燭熏天紫陌長,禁城春色曉蒼蒼。

  千條弱柳垂青瑣,百囀流鶯繞建章。

  劍佩聲隨玉墀步,衣冠身惹御爐香。

  共沐恩波鳳池上,朝朝染翰侍君王。


【譯文】

  銀燭閃閃照亮了皇宮里漫長的紫陌,禁宮中春色蒼蒼。上千棵柳樹在道旁亭亭而立,宮門外弱柳垂下的枝條拂動著門上的浮雕,黃鶯隨意盤旋,婉轉的叫聲回旋在建章宮上。文武官員身上的佩劍和佩玉發出輕響,臣子們魚貫著走上大殿去,衣冠上沾染了御香爐里散發出的香氣。早朝開始的那一刻,受到皇帝的恩寵而站在鳳凰池上的臣子們,就要按部就班得協助君王治理國家了。


【賞析一】

  此詩作于唐肅宗乾元元年(758年)。至德二載(757年)九月,廣平王李傲率朔方、安西、回紇、南蠻、大食之兵二十萬人收復長安,平定了安祿山父子之亂。十月丁卯,唐肅宗還京,入居大明宮。至德三年(758年)二月丁末,大赦天下,改元乾元。此時李唐政權,方才轉危為安,朝廷一切制度禮儀,正在恢復,表面上的中興局面已經形成。中書舍人賈至在上朝之后,寫下這首詩,描寫皇帝回朝后宮廷中早朝的氣象。


【賞析二】

  《早朝大明宮》是唐代詩人賈至的作品。此詩第一聯是描寫一個“早”字,第二聯寫大明宮的景色,第三聯寫百官上殿朝見的情況,第四聯是感恩效忠的話。

  全詩把皇宮豪華的氣派以及百官上早朝時嚴肅隆重的場面寫得活靈活現,政治色彩很濃。

  這是描寫百官上朝場面的一首作品。這首詩的政治色彩很濃?;蕦m豪華的氣派以及百官上早朝時嚴肅隆重的場面寫得活靈活現。


【賞析三】

  這首作品的一個特點是全詩用比較貼切的文字描寫場面,雖說用到一些褒義的修辭,但是卻沒有出了早朝大明宮這個場面,用字很集中,并沒有用使讀者有更多題外思索的字眼,說白了就是意境上蒼白,雖然有詞藻的堆疊,可是還是落在俗套里。不過或許是場面過于宏大,詩人作為一名官員,能如此下筆已是難能可貴了。

  用紫陌形容甬道,前人的詩里就有,不新鮮;對青瑣的描寫,也很平常;建章殿是漢代的宮殿,這里因為避諱而代指唐朝的宮殿,走了一般的路子;大臣受皇恩而得以站于鳳凰池上,這更是封建社會千年的傳統;至于朝朝協助君主,古代三綱中臣以君為綱講了好幾千年了,寫出來沒有什么出奇的地方??梢彩且驗檫@首詩記載的場面在那個時代日日重演,所以詩還是有了歷史見證一樣的作用。


【賞析四】

  這首詩與岑參所寫同題,全是描寫朝拜莊嚴華貴的唱和詩。內容也無甚足取。但全詩寫了早朝前,早朝中,早朝后三個層次,描繪了大明宮早朝的氛圍與皇帝的威儀。

  這首和詩不和韻,只和其意。用語堂皇,造句偉麗,格調和諧。


【賞析五】

  政治色彩濃厚的詩通常因為要表達主觀上的尊重及客觀上的嚴肅,詩寫出來個性卻不突出在所難免。當然這不是說寫宮廷生活一定不能加入個人色彩,而是說封建社會里的詩人寫宮廷生活就會免不了有如此的缺憾,在當時政治局面是不允許他們那樣的,和現在寫詩不一樣?,F在講民主,批評起時事來可以酣暢淋漓得加進自己的感情。

  可是那個時代寫詩卻是不興這樣的,一旦如此,就會被人另眼相看,甚至避之唯恐不及。寫一個宮廷生活的場面,不是為了讓人躲著自己,在這里詩人是想讓更多人了解這種場面,從而了解自己也是個本分的臣子,要不然這首詩不會寫得如此直白。

“絳幘雞人抱曉籌,尚衣方進翠云裘?!蓖蹙S《和賈至舍人早朝大明宮之作》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絳幘雞人抱曉籌,尚衣方進翠云裘。

  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

  日色才臨仙掌動,香煙欲傍袞龍浮。

  朝罷須裁五色詔,佩聲歸到鳳池頭。


【譯文】

  帶著紅頭巾的雞人送來報曉的更籌,尚衣官才向皇帝呈上翠云裘。重重疊疊的官門一一打開,各國使節與百官向皇帝朝拜。日光才照到掌扇上皇帝出朝,香煙繚繞想依附在浮動的龍袍圖案上。早朝結束還要用五色紙撰寫詔書,佩玉碰響著回到中書省。


【賞析一】

  《和賈至舍人早朝大明宮之作》是唐代大詩人王維為唱和賈至的《早朝大明宮》而作的一首詩。此詩寫了早朝前、早朝中、早朝后三個層次,利用細節描寫和場景渲染,描繪了大明宮早朝時莊嚴華貴的氣氛與皇帝的尊貴與威嚴。作為和詩,此詩不和韻,只和其意,用語堂皇,造句偉麗,格調和諧,獨具特色。

  詩人利用細節的描寫和場面渲染,突出了早朝的宏偉氣勢與莊嚴華貴氣氛及皇帝的威嚴。全詩雍容華麗別具藝術特色。


【賞析二】

  這首詩與岑參所寫同題,全是描寫朝拜莊嚴華貴的唱和詩。內容也無甚足取。但全詩寫了早朝前,早朝中,早朝后三個層次,描繪了大明宮早朝的氛圍與皇帝的威儀。這首和詩不和韻,只和其意。用語堂皇,造句偉麗,格調和諧。


【賞析三】

  賈至寫過一首《早朝大明宮》,全詩是:“銀燭朝天紫陌長,禁城春色曉蒼蒼。千條弱柳垂青瑣,百囀流鶯滿建章。劍佩聲隨玉墀步,衣冠身惹御爐香。共沐恩波鳳池里,朝朝染翰侍君王。”當時頗為人注目,杜甫、岑參、王維都曾作詩相和。王維的這首和作,利用細節描寫和場景渲染,寫出了大明宮早朝時莊嚴華貴的氣氛,別具藝術特色。

  詩一開頭,詩人就選擇了“報曉”和“進翠云裘”兩個細節,顯示了宮廷中莊嚴、肅穆的特點,給早朝制造氣氛。古代宮中,于天將亮時,有頭戴紅巾的衛士,于朱雀門外高聲喊叫,以警百官,稱為“雞人”。“曉籌”即更籌,是夜間計時的竹簽。這里以“雞人”送“曉籌”報曉,突出了宮中的“肅靜”。尚衣局是專門掌管皇帝衣服的。“翠云裘”是繡有彩飾的皮衣。“進”字前著一“方”字,表現宮中官員各遵職守,工作有條不紊。

  中間四句正面寫早朝。詩人以概括敘述和具體描寫,表現場面的宏偉莊嚴和帝王的尊貴。層層疊疊的宮殿大門如九重天門,迤邐打開,深邃偉麗;萬國的使節拜倒丹墀,朝見天子,威武莊嚴。以九天閶闔喻天子住處,大筆勾勒了“早朝”圖的背景,氣勢非凡。“宮殿”即題中的大明宮,唐代亦稱蓬萊宮,因宮后蓬萊池得名,是皇帝接受朝見的地方。“萬國衣冠拜冕旒”,標志大唐鼎盛的氣象。“冕旒”本是皇帝戴的帽子,此代指皇帝。在“萬國衣冠”之后著一“拜”字,利用數量上眾與寡、位置上卑與尊的對比,突出了大唐帝國的威儀,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真實的歷史背景。

  如果說頷聯是從大處著筆,那么頸聯則是從細處落墨。大處見氣魄,細處顯尊嚴,兩者互相補充,相得益彰。作者于大中見小,于小中見大,給人一種親臨其境的真實感。“仙掌”是形狀如扇的儀仗,用以擋風遮日。日光才臨,仙掌即動,“臨”和“動”,關聯得十分緊密,充分顯示皇帝的驕貴。“袞龍”亦稱“龍袞”,是皇帝的龍袍。“傍”字寫飄忽的輕煙,頗見情態。“香煙”照應賈至詩中的“衣冠身惹御爐香”。賈至詩以沾沐皇恩為意,故以“身惹御爐香”為榮;王維詩以帝王之尊為內容,故著“欲傍”為依附之意。作者通過仙掌擋日、香煙繚繞制造了一種皇庭特有的雍容華貴氛圍。

  結尾兩句又關照賈至的“共沐恩波鳳池里,朝朝染翰侍君王。”賈至時任中書舍人,其職責是給皇帝起草詔書文件,所以說“朝朝染翰侍君王”,歸結到中書舍人的職責。王維的和詩也說,“朝罷”之后,皇帝自然會有事詔告,所以賈至要到中書省的所在地鳳池去用五色紙起草詔書了。“佩聲”,是以身上佩帶的飾物發出的聲音代人,這里即代指賈至。不言人而言“佩聲”,于“佩聲”中藏人的行動,使“歸”字產生具體生動的效果。


【賞析四】

  本詩是王維和賈至的《早朝大明宮》而作的“朝省詩”(方虛谷編<灜奎律髓>)全詩以富麗堂皇的造語寫出了大明宮早朝的盛大氣象和黃帝的威儀,表現出宮廷中威嚴而又華貴的禮儀。

  全詩寫了早朝前,早朝中,早朝后三個階段。首句通過“報曉”和“進翠云裘”等細節顯示出宮廷的莊嚴及肅穆,頷聯則從大處著筆,用“九天”“萬國”等宏大氣象來突出宮廷的氣魄和帝王的威嚴。而頸聯則照應頷聯,于小中見大,通過“仙掌” “龍浮”等具體實物顯示出黃帝的尊貴。尾聯直接迎合賈至的“共沐恩伯風池上,朝朝染翰侍君王”,可以說是用來恭維賈至的。不過要是拋卻這種環境來看,王維以佩聲寫人,顯得形象生動,值得品味??傊?,作為描寫帝王氣象的應制詩,能有如此宏偉之氣魄,亦算得上是本類詩中的佳作了。

  我們知道本詩是王維奉和賈至而作的帝王詩,其實當時和詩的還有岑參、杜甫等人。細細品讀這四首詩,覺得各有千秋。不過要是僅以帝王詩來衡量,就會有所側重了。一般以王維、岑參詩為上者較多,而對于賈至則各有看法,不過以杜甫詩為最次,好像是評論界公認的了。其實這也不難理解,杜甫的和詩一半寫早朝,一半則因位居低層,不得不用來恭維自己的上司,加上老杜本人沉郁的性格,導致他的和詩多了一絲傷感低沉,而少了幾分莊嚴雄偉。試看杜甫的和詩:五夜漏聲催曉箭,九重春色醉仙桃。旌旗日暖龍蛇動,宮殿風微燕雀高。 朝罷香煙攜滿袖,詩成珠玉在揮毫。 欲知世掌絲綸美,池上于今有鳳毛。 對于王維和岑參二人的和詩,明代胡元瑞的評價似乎很有道理,他在《少室山房筆叢》中說:“岑參精工整密,字字天成。頸聯鮮明,早朝意宛然在目。獨頷聯雖覺壯麗,而氣勢頗促,遂致全篇音節微乖。王起語意偏。不若岑之大體。結語思窘,不若岑之自然,頸聯甚活,終未若岑之駢切。獨頷聯高華博大而冠冕和平,前后映帶寬舒,遂令全首改色,稱最當時。但服色太多,為病不小。而岑之重兩”春“字,及”曙光“、”曉鐘“之再見,不無微。”總的來說,我比較贊同明代胡震亨對這四首詩的評價:早朝四詩,名手匯此一題,覺右丞擅場,嘉州稱亞,獨老杜為滯鈍無色。富貴題出語自關福相,于此可占諸人終身窮達,又不當以詩論者。這里胡震亨排的名次是,王維冠軍,岑參亞軍,杜甫殿末。


【賞析五】

  這首詩寫了早朝前、早朝中、早朝后三個階段,寫出了大明宮早朝的氣氛和皇帝的威儀,同時,還暗示了賈至的受重用和得意。

  這首和詩不和其韻,只和其意,雍容偉麗,造語堂皇,格調十分諧和。明代胡震亨《唐音癸簽》說:“盛唐人和詩不和韻”,于此可窺一斑。

“東風不為吹愁去,春日偏能惹恨長?!辟Z至《春思》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草色青青柳色黃,桃花歷亂李花香。

  東風不為吹愁去,春日偏能惹恨長。


【譯文】

  草色青青柳絲嫩黃,桃花繁茂似錦杏花芳香襲人。輕柔的東風帶來無限生機,它可不會吹走憂愁,越來越長的春日,使我這帶著煩悶的人怎么消磨??!


【賞析一】

  賈至的《春思二首》載于《全唐詩》卷二百三十五。下面是古典詩詞專家陳邦炎先生對組詩第一首(“草色青青柳色黃”)的賞析。

  賈至在唐肅宗朝曾因事貶為岳州司馬。唐汝詢在《唐詩解》中認為賈至所寫的一些絕句“皆謫居楚中而作”。這首詩大概也是他在貶謫期間所寫。詩中表達的愁恨,看來不是一般的閑愁閑恨,而是由他當時的身份和處境產生的流人之愁、逐客之恨??膳c這首詩參證的有他的另一首《西亭春望》詩:

  “日長風暖柳青青, 北雁歸飛入窅冥。岳陽樓上聞吹笛, 能使春心滿洞庭。”

  這里,除明寫詩人身在岳州外,“柳青青”的景色與“草色青青柳色黃”既很像,而“日長風暖”的景象也近似“偏能惹恨長”的“春日”與“不為吹愁去”的“東風”。至于“滿洞庭”的“春心”,與這首詩題所稱的“春思”也大致同義。“春心”是因春來雁去而觸發的旅情歸心;“春思”是縱然在美好的春光中仍然排遣不去的、與日俱長的愁恨。


【賞析二】

  《春思二首》是唐代詩人賈至的組詩作品。組詩就春立意,表達縱然在美好的春光中仍然排遣不去的、與日俱長的愁恨。

  其中第一首歷來頗受重視,此詩首句點染出春草叢生、柳絲飄拂的生機盎然的畫面,次句以寫氣圖貌之筆傳出了花枝披離、花氣氤氳的濃春景象,前兩句寫足了春景,后兩句轉而寫詩人的愁恨,以前兩句反襯后兩句,所要表達的愁恨顯得加倍強烈。


【賞析三】

  這首詩題作《春思》,詩中也句句就春立意。在藝術手法的運用上,詩人是以前兩句反襯后兩句,使所要表達的愁恨顯得加倍強烈。首句“草色青青柳色黃”,已經用嫩綠、鵝黃兩色把這幅春草叢生、柳絲飄拂的生機盎然的畫面點染得十分明媚;次句“桃花歷亂李花香”,更用暗筆為這幅畫添上嫣紅、潔白兩色,并以寫氣圖貌之筆傳出了花枝披離、花氣氤氳的濃春景象,使畫面上的春光更加艷冶,春意更加喧鬧。詩人在這兩句里寫足了春景,其目的在從反面襯托出與這良辰美景形成強烈對照的無法消除的深愁苦恨。

  后兩句詩就轉而寫詩人的愁恨。這種愁恨深深植根于內心之中,是不可能因外界春光的美好而消除的。南唐馮延已《鵲踏枝》詞中“每到春來,惆悵還依舊”兩句,就是直接寫出了這一事實。而賈至不這樣直寫,卻別出奇思,以出人意表的構思,使詩意的表現更有深度,更為曲折。

  詩的第三句“東風不為吹愁去”,不說自己愁重難遣,而怨東風冷漠無情,不為遣愁。這在詩思上深一層、曲一層,使詩句有避平見奇之妙。第四句“春日偏能惹恨長”,不說因愁悶而百無聊奈,產生度日如年之感,卻反過來說成是春日惹恨,把恨引長,其立意就更新奇,遣詞就更有深意。


【賞析四】

  詩的語言有時不妨突破常理,但又必須可以為讀者所理解。也就是說,一首詩可以容納聯想、奇想、幻想、癡想,卻不是荒誕不經的胡思亂想;詩人可以自由地飛翔他的想象之翼,卻在感情的表達上要有可以引起讀者共感之處。

  這首《春思》詩,正是如此。


【賞析五】

  人們在心煩意亂、無可奈何的時候,往往會遷怒他人或遷怒于物??墒?,詩人把愁恨責怪到與其毫不相干的東風、春日頭上,既怪東風不解把愁吹去,又怪春日反而把恨引長,這似乎太沒有道理了。但從詩歌是抒情而不是說理的語言來看,從詩人獨特的感受和豐富的聯想來說,又自有其理在。因為:詩人的愁,固然無形無跡,不是東風所能吹去,但東風之來,既能驅去嚴寒,使草木復蘇,詩人就也希望它能把他心中的愁吹去,因未能吹去而失望、而抱怨,這又是合乎人情,可以理解的。

  詩人的恨,固然不是春日所能延長或縮短,但春季來臨后,白晝一天比一天長,在詩人的感覺上,會感到日子更難打發。張華《情詩》“居歡惜夜促,在戚怨宵長”,李益《同崔邠登鸛雀樓》詩“事去千年猶恨速,愁來一日即知長”,所寫的都是同一心理狀態,表達了詩人主觀上的時間感。從這樣的心理狀態出發,詩人抱怨春日把恨引長,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金闕曉鐘開萬戶,玉階仙仗擁千官?!贬瘏ⅰ斗詈椭袝崛速Z至早朝大明宮》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雞鳴紫陌曙光寒,鶯囀皇州春色闌。

  金闕曉鐘開萬戶,玉階仙仗擁千官。

  花迎劍佩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干。

  獨有鳳凰池上客,陽春一曲和皆難。


【譯文】

  五更雞鳴,京都路上曙光略帶微寒;

  黃鶯鳴囀,長安城里已是春意闌珊。

  望樓曉鐘響過,宮殿千門都已打開;

  玉階前儀仗林立,簇擁上朝的官員。

  啟明星初落,花徑迎來佩劍的侍衛;

  柳條輕拂著旌旗,一滴滴露珠未干。

  唯有鳳池中書舍人賈至,寫稱贊;

  他的詩是曲陽春白雪,要和唱太難。


【賞析一】

  岑參的詩題材很廣泛,除一般感嘆身世、贈答朋友的詩外,他出塞以前曾寫了不少山水詩。詩風頗似謝兆、何遜,但有意境新奇的特色。象殷番《河岳英靈集》所稱道的“山風吹空林,颯颯如有人”(《暮秋山行》),“長風吹白茅,野火燒枯桑”(《至大梁卻寄匡城主人》)等詩句,都是詩意造奇的例子。杜甫也說“岑參兄弟皆好奇”(《美陂行》),所謂“好奇”,就是愛好新奇事物。

  自出塞以后,在安西、北庭的新天地里,在鞍馬風塵的戰斗生活里,他的詩境空前開擴了,愛好新奇事物的特點在他的創作里有了進一步的發展,雄奇瑰麗的浪漫色彩,成為他邊塞詩詞的主要風格。


【賞析二】

  岑參的《奉和中書舍人賈至早朝大明宮》是以詠“早朝”為題的唱和詩,內容只盡力鋪設早朝的莊嚴隆重而已,無甚價值。詩圍繞“早朝”兩字作文章;“曙光”“曉鐘”“星初落”“露未干”都切“早”字;而“金闕”“玉階”“仙仗”“千官”“旌旗”,皆切“朝”字。末聯點出酬和之意,推崇對方。表示謙卑,都恰到好處。

  前人的對此詩的評價是:頸聯絢爛鮮明,早朝意宛然在目,獨頷聯雖絕壯麗,而氣勢迫促,遂致全篇音節微乖。


【賞析三】

  這首詩第一聯說:雞鳴的時候,路上還有黎明的寒氣,在這暮春時節,黃鶯在皇城里鳴囀不已。從這一句看,可知這些詩都是在乾元元年三月里作的。第二聯說:曉鐘一響,宮中的千門萬戶都開了,白玉階兩旁,警衛的儀仗隊簇擁著許多官員。“萬”“千”二字,都是多的意思,金闕指宮廷。上一句就是王維的“九天閶闔開宮殿”。第三聯也是寫“早”:花迎接這些劍佩鏗鏘的官員,正是星星剛才隱落的時候,柳條吹拂著旌旗,還帶著露水。第四聯就和賈至的原作不同了。他說:只有這位鳳凰池上的人,能做這樣一首好詩,正如《陽春》《白雪》的曲子一樣,使大家都難于奉和。這一聯就是恭維賈至了。


【賞析四】

  這是以詠“早朝”為題的唱和詩,內容只盡力鋪設早朝的莊嚴隆重而已,無甚價值。

  詩圍繞“早朝”兩字作文章;“曙光”、“曉鐘”、“星初落”、“露未干”都切“早”字;而“金闕”、“玉階”、“仙仗”、“千官”、“旌旗”,皆切“朝”字。末聯點出酬和之意,推崇對方。表示謙卑,都恰到好處。


【賞析五】

  官位較高的詩人,有資格每天進宮中朝見皇帝。他們對于宮廷中那些威嚴而又華貴的禮儀,印象極深,往往有詩記錄。唐宋詩人作這一類詩的不少。方虛谷編《瀛奎律髓》,給這一種詩取了一個分類目,名為“朝省詩”。

  唐肅宗至德二載九月,廣平王李傲率朔方、安西、回紇、南蠻、大食之兵二十萬人收復長安,平定了安祿山父子之亂。十月丁卯,肅宗還京,入居大明宮。三年二月丁末,大赦天下,改元乾元。此時李唐政權,方才轉危為安,朝廷一切制度禮儀,正在恢復。中書舍人賈至在上朝之后,寫了一首詩,描寫皇帝復辟后宮廷中早朝的氣象,并把這首詩給他的兩省同僚看。兩省是門下省和中書省,在大明宮宣政殿左右,是宰相的辦公廳。中書省有政事堂,是宰相和大臣會議政事的地方。當時,岑參官為右補闕,屬中書省。賈至是中書舍人,是他的上司,因而做一首詩來奉和。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色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