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于濆的詩詞_于濆的詩詞翻譯_于濆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5-06     瀏覽次數:0
“吾聞池中魚,不識海水深?!庇跐濉独镏信吩姆g與賞析

【原文】

  吾聞池中魚, 不識海水深;

  吾聞桑下女, 不識華堂陰。

  貧窗苦機杼, 富家鳴杵砧。

  天與雙明眸, 只教識蒿簪。

  徒惜越娃貌, 亦蘊韓娥音。

  珠玉不到眼, 遂無奢侈心。

  豈知趙飛燕, 滿髻釵黃金。


【賞析一】

  《里中女》,系五言古詩。由晚唐現實主義詩人于濆創作。此詩是通過農家女和富家女的巨大差別,而鳴貧家女子之貧窮、疾苦。也反映作者對社會現實以及揭露封建統治階級罪行的情緒。


【賞析二】

  于濆是晚唐一位現實主義詩人。他寫過不少關心民生疾苦、反映社會現實以及揭露封建統治階級罪行的詩篇,《里中女》就是其中的一首。“里中女”,“里”,野里,即窮鄉僻壤的女子。


【賞析三】

  詩的開頭,富于民歌比興色彩。詩以“池魚”比“桑女”、“海水”比“華堂”,表明貧苦的桑下女不理解富貴人家的生活,自然而貼切。民歌往往重復詠唱。詩中“吾聞”、“不識”,重疊兩次,音節流美,自然地表露出作者的同情之心。

  五、六句中“苦機杼”扣“桑下女”,“鳴杵砧”扣“華堂陰”,形成了鮮明對照,揭示了富貴人家與桑下女截然不同的生活狀況。“機杼”,織布工具。“杵砧”,搗衣工具。“苦機杼”的“苦”,反映了桑下女那種“雞鳴入機織,夜夜不得息”(《孔雀東南飛》)的辛勞情景,然而桑下女的勞動成果,卻全給富貴人家剝奪了去。“鳴杵砧”的“鳴”字,既形象地表現搗衣之聲,又暗示富貴人家不養蠶,不織布,反而遍身羅綺,有做不完的衣服。這是封建社會的真實寫照。晚唐時期,朝政日非,國勢日微,賦斂日重,勞動人民終歲勞苦,不得溫飽,而豪門貴族“繒帛如山積”(白居易《重賦》),“銜杯吐不歇”(鄭遨《傷農》)。“苦機杼”與“鳴杵砧”對照,正深刻地反映了這種罪惡的社會現實。

  以下是通過形象進行議論。作者以“天與雙明眸,只教識蒿簪”慨嘆桑下女天生一雙明亮的眼睛,但因為她貧苦,只能見到野蒿制成的簪子,見不到精致的束發工具。“明”字妙,突出了桑下女天真活潑、聰明伶俐的神態。“只教”,一個轉折,點出勞動婦女不能享受自己的勞動成果──精致的工藝品,一生只見識過粗賤的飾物,顯露出作者的不平之意。

  接著,以“越娃”(西施)“韓娥”這兩個形象的比喻,承接“雙明眸”,并在“越娃”“韓娥”之上,冠以“徒惜”,惜桑下女有西施之貌,而幽處野里;有韓娥之音,而湮沒無聞。“惜”而徒然,表明了作者的無限感慨與無可奈何的心情。

  “珠玉不到眼”兩句,從字面看,并無難解之處。“遂”字很重要,它將兩個否定詞“不”與“無”緊密聯結起來,貫通上下文,以表明桑下女具有一顆純潔而質樸的心,而這顆心又是“珠玉不到眼”使然的。

  結尾兩句,與“華堂”、“富家”照應,并與桑下女恰成對比,反映了作者對封建統治者的不滿,這是全詩精神的結穴處。趙飛燕是漢成帝的皇后,受寵幸,尚豪奢。“滿髻釵黃金”,“釵”作動詞用,是說趙飛燕發髻上插滿了黃金制成的裝飾品。這些裝飾品從何而來?美人“兩片云,戴卻數鄉稅”(鄭遨《富貴曲》),不正是從千萬個“桑下女”式的勞動人民身上榨取的嗎?這就提醒人們:統治者驕奢淫佚的生活凝聚著勞動人民的血和汗。作者不便說明當代,所以假托“趙飛燕”。這與白居易《繚綾》中“織者何人衣者誰?越溪寒女漢宮姬”的手法是相似的。紀昀認為,古人為詩,不廢議論,只是“不著色相”而已?!独镏信肪褪沁@樣。此詩意在揭露貧富懸殊的社會現實,然而這個意思,不是直言的,抽象的,概念化的,而是通過各種藝術手法和形象語言來表達的,是富于情韻的。


【賞析四】

  于濆,字子漪,自號逸詩,晚唐詩人,邢州堯山(今河北省邢臺市隆堯縣)人,約唐僖宗乾符初(約876年前后)在世。咸通二年(861年)舉進士及第,仕終泗州判官。濆患當時詩人拘束聲律而入輕浮,故作古風三十篇,以矯弊俗,自號逸詩,有《于濆詩集》、《新唐書藝文志》傳于世。


【賞析五】

  于濆現存詩僅四十五首,收錄于《全唐詩》599卷中。論及晚唐詩壇,于濆并不為時人所重,但他卻是一位具有顯著現實主義創作特色的詩人。其作品古樸無華,明快直切,顯受漢魏樂府及中唐張籍、王建、白居易影響,與曹鄴、劉駕等形成晚唐詩歌一個流派。明胡震亨《唐音癸簽》謂諸詩人“其源似并出孟東野,洗剝到極凈極真,不覺成此一體”,其詩“多有愜心句,堪擊節”。其作品中反映社會現實和民生疾苦的詩,占居多一半比重,較同一流派詩人如曹鄴,顯得更有份量。

  代表作有《苦辛吟》《田翁嘆》《隴頭水》等,今傳《于濆詩集》一卷。生平事跡散見于《新唐書》卷七二、《唐詩紀事》卷六一、《唐才子傳》卷八。今人梁超然、毛水清有《于濆詩注》。

“高樓齊下視,日照羅衣色?!庇跐濉豆叛缜吩姆g與賞析

【原文】

  雉扇合蓬萊, 朝車回紫陌。

  重門集嘶馬, 言宴金張宅。

  燕娥奉卮酒, 低鬟若無力。

  十戶手胼胝, 鳳凰釵一只。

  高樓齊下視, 日照羅衣色。

  笑指負薪人, 不信生中國。


【賞析一】

  這是一首以寫宴會為中心的詩,主旨在于諷刺過著奢華生活的達官貴人們對于民生疾苦的驚人的無知。題目中用了一個“古”字,詩作中用了漢朝著名的官僚世族金、張兩個大姓,都是以漢寓唐、借古事以寫時事的意思。


【賞析二】

  《古宴曲》在藝術結構上達到了很高的水平。作品以時間為主線,順序寫出朝罷赴宴、燕娥捧酒、登樓下視三個畫面。同時又以空間為副線,由遠及近寫來。朝罷赴宴由遠景轉為近景,至燕娥捧酒進一步推成特寫,然后又將鏡頭搖過,轉換成登樓下視的畫面。全詩以四句為一個單位,逐步推進,最后形成高潮,以人物現身說法的輕快筆法完成了作品嚴肅的諷刺性的主題。


【賞析三】

  開頭四句寫朝罷赴宴。首句中的“雉扇”,即“雉尾扇”,用野雞毛制成的宮扇,是帝王儀仗的一種。頭兩句寫退朝,從皇帝與臣子兩面寫出:蓬萊宮中的儀仗已經收起來了,大路上滾動著朝罷歸來的車子。三、四句寫朝罷無事,便聚集到一起宴飲取樂。在開頭這四句中,不直接寫人,但有車馬,有重門,又上朝,又宴飲,可以想見其中活動的人物既富且貴的氣派。

  中間四句寫宴飲席上的盛況。“燕娥”,燕地的美女,宴席上有侍女把酒侍候。“低鬟”是低頭之意。“低鬟若無力”是極寫捧酒美女嬌羞婀娜的儀態。由“低鬟”,又寫到鬟髻上鳳凰花飾的金釵。“胼胝”指手掌上磨成老繭。詩人仿佛指著金釵在說:別看它小,那是十戶人家辛勤勞動的血汗結晶??!這四句用筆十分干凈:寫宴席,只寫了送酒的美女;寫美女,除了表明她的身份,讓她捧上酒器以外,只寫了她低鬟時所見的那一支金釵。由金釵足以想見美女之高雅,由捧酒美女之高雅也就更可想見座客之高貴與宴席之豐盛了。這種“烘云托月”的側面描寫,是運用得很成功的。

  末四句寫宴罷后的消遣。酒醉飯飽,不免要游目騁懷一番。一個“齊”字,表明憑欄下視的是許多人。陽光下,他們的羅綺華服顯得格外耀眼。當樵夫從高樓附近經過時,貴官們帶笑指點著議論起來,不相信國中竟然還有這樣的窮苦百姓。最后這四句將全詩推到了一個新的思想境界,詩人在展示了這些上層官僚養尊處優的生活之后,又進而揭示了他們精神世界的極端空虛與愚昧無知。在藝術上,這末四句也是全詩最有光彩的地方。詩人讓人物現身說法,登臺表演:讓“手胼胝”的樵夫出現在畫面上,讓滿座高朋一齊涌向樓頭。詩人唯恐藝術效果不佳,還布置了聚光燈──“日照”,讓這一幫達官貴人們在光天化日下亮相、表演。在“日照”下,讀者不僅見到了這些人耀眼的服飾,而且還從他們的言談舉止中看透了他們卑劣的靈魂。


【賞析四】

  于濆,字子漪,唐懿宗咸通二年(八六一)進士,做過泗州判官。他是晚唐的一位現實主義詩人,曾寫過不少短小精悍、剛健樸質的作品,自稱之為“逸詩”,全都是古體。他的詩保留下來并不多,《全唐詩》存一卷。賀裳在《載酒園詩話》中說,晚唐詩人中,他最喜愛于濆和曹鄴的詩。曹鄴的詩受到竟陵派詩人鐘惺和潭元春的贊美,于濆的詩卻一篇不收,是不對的。賀裳并列舉了于濆的《擬古意》、《長城曲》、《古宴曲》等詩為例,說這些詩“真當備矇瞍(瞎子,這里指樂工)之誦”。象于濆這樣的詩人,在當時既不為人所重視,在后世也幾乎湮沒無聞,這是很可惜的。


【賞析五】

  于濆,唐代晚期詩人,雖不為時人所重,但卻具有顯著現實主義創作特色,藝術上雖不夠錘煉,但質樸無華,明快直切?!度圃姟肥掌湓娝氖迨?。

“一笑不值錢,自然家國肥?!庇跐濉缎量嘁鳌吩姆g與賞析

【原文】

  垅上扶犁兒, 手種腹長饑。

  窗下投梭女, 手織身無衣。

  我愿燕趙姝, 化為嫫母姿。

  一笑不值錢, 自然家國肥。


【譯文】

  男人們一年四季在田地里扶犁翻耕播種,他們種出了那么多的糧食,卻長年饑腸轆轆。

  婦女們在家里日日拋梭織布,她們織出了那么多的布帛,身上卻沒有一件像樣的衣裳。

  我希望后宮佳麗和富豪權貴之家的妻妾小姐們能夠像嫫母一樣,有一顆仁慈善良的心。

  如果君王及官吏們躬身節儉而不再醉心于博取美人歡心,那么國家自然就會繁榮昌盛。


【賞析一】

  這首詩前四句表現下層人民的饑寒,后四句表現上層社會的糜費;兩相對照,深刻地反映了封建社會中的不合理現象。

  全詩用的是對比手法,不僅前半首和后半首將下層與上層情況作了鮮明的一般性對照,而且前半首與后半首又分別用了不同的特殊對比手法,具體表現下層和上層的情況:前半首用的是“推理對比”,后半首用的是“轉化對比”。


【賞析二】

  于濆,唐代詩人。字子漪,籍貫不詳。公元861年(唐懿宗咸通二年)進士,官終泗州判官。與劉駕、曹鄴等不滿當時拘守聲律和輕浮艷麗的詩風,曾作古風三十篇以矯時弊,自稱“逸詩”。其詩今存四十余篇,頗多反映當時社會矛盾和民生疾苦之作。有《于濆詩集》。


【賞析三】

  前四句說,在田地里扶犁耕種的男兒,理應有飯吃,吃得飽,但是實際上卻挨餓;在窗牖下投梭織布的婦女,理應有衣穿,穿得暖,但是實際上卻在受凍。情理本應如此,而實際卻正相反,情理與實際形成強烈的對比;這種情理并非直接表現出來的,只寫出條件,由讀者推理,然后與實際情形對照,可稱之為“推理對比”。這種對比,讀者會對不合理現象發出“豈有此理”的感嘆,既能以理服人,又能以情動人,頗有藝術效果。

  推理對比,早就有此傳統?!痘茨献?middot;說林訓》說:“屠者藿羹,車者步行,陶者缺盆,匠者狹廬,為者不得用,用者不肯為。”這里就包含了推理對比。這手法在詩歌中普遍運用,如孟郊《織婦辭》“如何織紈素,自著藍縷衣”,杜荀鶴《蠶婦》“年年道我蠶辛苦,底事渾身著苧麻”,都是表現用者不肯為,為者不得用。宋張俞《蠶婦》云:“昨日到城郭,歸來淚滿巾。遍身羅綺者,不是養蠶人。”這首詩歷來膾炙人口。它之所以能如此耐人尋味,也正在于采用了以理服人、以情動人的推理對比手法。表現生活中衣、食、住、行各方面的不合理現象,多用此法?!缎量嘁鳌肪陀么朔ū憩F了食、衣兩方面的不合理情況。

  后四句說,我希望燕地趙地的美女,都變成面目丑陋而德行賢惠的嫫母;那么,她們的笑,就不可能再那樣值錢,也就再不至于有一笑千金的揮霍現象了。這樣于國于家都有利,都會好起來。古時傳說燕、趙(在今河北?。┏雒廊?,這里以美人之錦衣玉食,一笑千金,典型地表現出上層生活的糜費;詩人對此現象十分不滿,因而浪漫地提出這樣的假設:但愿有朝一日,燕、趙所出美人,轉化為黃帝的妃子嫫母:貌美轉化為貌丑,無德轉化為有德,笑值千金轉化為笑不值錢。到那個時候,社會上富者窮奢極侈、貧者衣食無著的現象,也許可望有所改變吧。詩人馳騁想象,從現實的境界轉化為理想的境界。巧妙地用兩種境界形成鮮明對比,這種手法可稱之為“轉化對比”。詩人有意通過浪漫的想象來構成這種轉化對比,借以批判上層社會的腐敗。


【賞析四】

  此詩用男與女、美女與丑女、勞而不獲、不勞而大獲等多重對比,對社會上雖尋常而又極不合理的現象給予揭露和批判,發人深思。下半部分想象奇特,寄說理于荒誕之中,似無理而實有大道理。本詩也反映了詩人同情勞動人民樸素的仁厚之心。

  詩的體裁為古風,但語言通俗易懂,近乎打油歌謠,可能是為兒童教育所寫,便于口誦心記。


【賞析五】

  轉化對比也是傳統的對比手法,“滄海桑田”是自然界的轉化對比,通常被用來說明古今人事轉化的對比;李白《登金陵鳳凰臺》“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則是直接表現古今人事的轉化:“吳宮花草”變為“幽徑”,“晉代衣冠”成了“古丘”,這也是一種轉化對比。

  此詩通過想象中的轉化,來構成轉化對比,在藝術效果上同樣能使所表現的形象鮮明而又突出,能使所抒發的感情宛轉而又強烈,富有藝術感染力。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色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