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崔顥的詩詞_崔顥的詩詞翻譯_崔顥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5-07     瀏覽次數:0
“地迥鷹犬疾,草深狐兔肥?!贝揞棥豆庞蝹b呈軍中諸將》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少年負膽氣,好勇復知機。

  仗劍出門去,孤城逢合圍。

  殺人遼水上,走馬漁陽歸。

  錯落金鎖甲,蒙茸貂鼠衣。

  還家且行獵,弓矢速如飛。

  地迥鷹犬疾,草深狐兔肥。

  腰間帶兩綬,轉眄生光輝。

  顧謂今日戰,何如隨建威?


【譯文】

  有一位少年游俠憑借其膽量、氣魄,勇猛并且善于相機而動,深為人所器重。手執長劍離家從軍,奔赴前線,正遇上我方的一座孤城被敵軍團團包圍,他在這遼河一戰中沖鋒陷陣,殺死敵人無數,最后我軍凱旋,他騎馬勝利地回到漁陽老家。他里面披掛著用金線綴成的燦爛鎧甲,外面罩著華貴的貂鼠皮外套?;丶液竺咳罩还芘c人游獵,縱馬馳騁,箭射如飛。獵場面積寬廣,老鷹獵狗緊緊跟隨,草木茂密,獵物長得又肥又大。游俠腰間系著兩條系印章的絲帶,目光靈動,顧盼生輝?;仡^對隨從們說:“這次跟著我打獵,同往日跟隨建威將軍作戰相比感覺如何?”


【賞析一】

  《古游俠呈軍中諸將》是唐代詩人崔顥的作品。此詩寫一位游俠從軍勇敢善戰,建立大功,后被封賞而志得意滿的經歷,歌頌了他的赫赫戰功和威猛氣概。詩的前半部分寫俠士從軍,后半部分寫還家游獵,抒發了主人公報國赴難的豪情壯志。全詩熱情洋溢,豪邁奔放,風骨凜然。


【賞析二】

  “游俠”,是樂府古題,從西晉張華以后歷代都有人作,內容大都寫壯勇輕生、殺人報仇的俠士精神。此詩屬邊塞詩,歌頌一位將士的赫赫戰功和威猛氣概。詩的前半部分寫俠士從軍。開頭兩句即贊賞主人公的有膽有識,接著寫游俠慷慨從軍及勇武善戰的形象。后半部分,從“還家”句開始,寫游俠立功受賞后歸家游獵。這一部分描寫了壯士歸來的悠閑生活,但寫其唯愛游獵,并且“弓矢速如飛”,仍不失其游俠的勇武本色。


【賞析三】

  這首詩是詩人呈軍中諸將之作。詩人塑造了一位有勇有謀、英俊瀟灑而又豪爽的游俠形象。他勇武過人,終立功疆場,受封歸家,志得意滿。詩人通過對這一形象的贊頌,為軍中諸將樹立了一個楷模,激勵將士們英勇作戰,以期成就一番功業,揚名于世。全詩刻畫人物極為成功,無論是戰時還是戰后,人物都不失其英雄本色,并通過對其行動、外貌、語言、神態的描寫,使人物血肉豐滿,呼之欲出,真實可感。


【賞析四】

  “地迥鷹犬疾,草深狐兔肥”這兩句是說游俠行獵的狀況——草原曠遠,地勢平坦,獵鷹與獵犬,疾飛快跑,追逐獵物;因為草原上草長得茂盛,狐兔都長得肥壯。景象壯闊,氣氛熱烈,隱見游俠行獵時之英姿。


【賞析五】

  崔顥(704?——754),汴州(今河南開封市)人。開元十一年(七二三)進士,曾為太仆寺丞,天寶中為司勛員外郎。崔顥以才名著稱,好飲酒和賭博,與女性的艷情故事常為時論所薄。早年為詩,情志浮艷。后來游覽山川,經歷邊塞,精神視野大開,風格一變而為雄渾自然?!饵S鶴樓》一詩,據說李白為之擱筆,曾有「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的贊嘆?!度圃姟反嫫湓娝氖?。

“故園東望路漫漫,雙袖龍鐘淚不干?!贝揞棥斗耆刖┦埂吩姆g與賞析

【原文】

  故園東望路漫漫,雙袖龍鐘淚不干。

  馬上相逢無紙筆,憑君傳語報平安。


【譯文】

  東望家鄉路程又遠又長,熱淚濕雙袖還不斷流淌。

  在馬上與你(使者)相遇但無紙筆,請告訴家人說我平安無恙。


【賞析一】

  這首詩的好處就在于不假雕琢,信口而成,而又感情真摯。詩人善于把許多人心頭所想、口里要說的話,用藝術手法加以提煉和概括,使之具有典型的意義。清人劉熙載曾說:“詩能于易處見工,便覺親切有味。”(見《藝概·詩概》)在平易之中而又顯出豐富的韻味,自能深入人心,歷久不忘。岑參這首詩,正有這一特色。


【賞析二】

  在路上遇見回京的使者,請他捎句話給家人不要掛念,這是人之常情,但通過詩人表達出來就深了一層,結句尤讓人覺得似含有無數悲辛


【賞析三】

  第一句是寫眼前的實景。“故園”指的是在長安自己的家。“東望”是點明長安的位置。離開長安已經好多天,回頭一望,只覺長路漫漫,塵煙蔽天。

  第二句帶有夸張的意味,是強調自己思憶親人的激情,這里就暗暗透出捎家書的微意了。“龍鐘”在這里是淋漓沾濕的意思。“龍鐘”和“淚不干”都形象地描繪了詩人對長安親人無限眷念的深情神態。

  三四句完全是行者匆匆的口氣。走馬相逢,沒有紙筆,也顧不上寫信了,就請你給我捎個平安的口信到家里吧!岑參此行是抱著“功名只向馬上取”的雄心,此時,心情是復雜的。他一方面有對帝京、故園相思眷戀的柔情,一方面也表現了詩人開闊豪邁的胸襟。


【賞析四】

  天寶八載(749),岑參第一次遠赴西域,充安西節度使高仙芝幕府書記。他告別了在長安的妻子,躍馬踏上漫漫征途。

  也不知走了多少天,就在通西域的大路上,他忽地迎面碰見一個老相識。立馬而談,互敘寒溫,知道對方要返京述職,頓時想到請他捎封家信回長安去。此詩就描寫了這一情景。


【賞析五】

  《逢入京使》選自《岑嘉州詩》卷七。作者岑參(約715—770),是唐代邊塞詩人中最卓越的代表者之一,與高適齊名。世稱“高岑”。岑參曾任嘉州(現在四川朱山)刺史。岑詩的主要思想傾向是慷慨報國的英雄氣概和不畏艱難的樂觀精神。藝術上氣勢雄偉,想象豐富,風格峭拔。天寶八年,岑參第一次遠赴西域,充當安西節度使高仙芝幕府書記。他告別了長安的妻子,躍馬踏上漫漫征途。在通西域的路上,忽然迎面碰見一個老相識,立馬而談,互敘寒暖,知道對方要返京述職,頓時想到要他捎口信給長安的家中。此詩就是描寫這一情景。這首詩把許多人心頭所想,口里要說的話,用藝術手法加以提煉和概括,使之極具典型意義。這是岑參詩的一大特色。

“強欲登高去,無人送酒來?!贝揞棥缎熊娋湃账奸L安故園》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強欲登高去,無人送酒來。

  遙憐故園菊,應傍戰場開。


【譯文】

  九月九日重陽節,我勉強登上高處遠眺,然而在這戰亂的行軍途中,沒有誰能送酒來。我心情沉重地遙望我的故鄉長安,那菊花大概傍這戰場開放了。


【賞析一】

  第一聯出句:“強欲登高去”,仄仄平平仄,仄起不用韻,表達出重陽節里很想去登高的心情。強,字面意思是勉強,實際上表達出強烈的愿望,“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王維《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戰亂未平,登高也沒有興奮心,“菊之愛,陶后鮮有聞。”正是菊花盛開時,長安仍被叛軍控。何時平叛奏凱歌,百姓簞食壺漿樂?

  第一聯對句:“無人送酒來”,平平仄仄平,平仄與出句相對,據《南史·隱逸傳》記載,陶淵明有一次過重陽節,沒有酒喝,就在宅邊的菊花叢中獨自悶坐,時任江州刺史的王弘派人送酒來,于是醉飲而歸。如今,岑參忙于行軍打仗,縱然勉強“登高”,但不可能有王弘那樣的人送酒來了。“來”與上句末字“去”,相反相成,形成對接,出句“強欲”,對句“無望”,照應嚴密,易記易誦。

  第二聯出句:“遙憐故園菊”,平平平仄仄,音韻沉穩,承上而啟下。“遙”字,既呼應首句“登高去”,又寫出對故鄉的關切。況且這五個字精妙無比,從“遙”字開始,再寫到“故園”,最后落到“故園”的“菊花”,范圍由大到小,意象由模糊到清晰,如攝像機拍攝,由遠景推到近景,最后是“菊花”的特寫鏡頭。憐,細膩地寫出對故鄉之愛,對叛軍之恨。

  第二聯對句:“應傍戰場開”,仄仄仄平平,先仄聲后平聲,余韻悠悠,借助想象,故園飽受敵軍糟踏,戰火紛飛,民血四濺。菊花倔強開放,不屈不撓,象征人民群眾堅貞不屈,定要將敵軍消滅殆盡。此句令人想起“戰地黃花分外香”的名句。


【賞析二】

  唐代以九月九日重陽節登高為題材的好詩不少,并且各有特點。岑參的這首五絕,表現的不是一般的節日思鄉,而是對國事的憂慮和對戰亂中人民疾苦的關切。表面看來寫得平直樸素,實際構思精巧,情韻無限,是一首言簡意深、耐人尋味的抒情佳作。


【賞析三】

  古人在九月九日重陽節有登高飲菊花酒的習俗,首句“登高”二字就緊扣題目中的“九日”。劈頭一個“強”字,則表現了詩人在戰亂中的凄清景況。第二句化用陶淵明的典故。據《南史·隱逸傳》記載:陶淵明有一次過重陽節,沒有酒喝,就在宅邊的菊花叢中獨自悶坐了很久。后來正好王弘送酒來了,才醉飲而歸。這里反用其意,是說自己雖然也想勉強地按照習俗去登高飲酒,可是在戰亂中,沒有象王弘那樣的人來送酒助興。此句承前句而來,銜接自然,寫得明白如話,使人不覺是用典,達到了前人提出的“用事”的最高要求:“用事不使人覺,若胸臆語也。”(邢邵語)正因為此處巧用典故,所以能引起人們種種的聯想和猜測:造成“無人送酒來”的原因是什么呢?這里暗寓著題中“行軍”的特定環境。

  第三句開頭一個“遙”字,是渲染自己和故園長安相隔之遠,而更見思鄉之切。作者寫思鄉,沒有泛泛地籠統地寫,而是特別強調思念、憐惜長安故園的菊花。這樣寫,不僅以個別代表一般,以“故園菊”代表整個故園長安,顯得形象鮮明,具體可感;而且這是由登高飲酒的敘寫自然發展而來的,是由上述陶淵明因無酒而悶坐菊花叢中的典故引出的聯想,具有重陽節的節日特色,仍貼題目中的“九日”,又點出“長安故園”,可以說是切時切地,緊扣詩題。詩寫到這里為止,還顯得比較平淡,然而這樣寫,卻是為了逼出關鍵的最后一句。這句承接前句,是一種想象之辭。本來,對故園菊花,可以有各種各樣的想象,詩人別的不寫,只是設想它“應傍戰場開”,這樣的想象扣住詩題中的“行軍”二字,結合安史之亂和長安被陷的時代特點,寫得新巧自然,真實形象,使我們仿佛看到了一幅鮮明的戰亂圖:長安城中戰火紛飛,血染天街,斷墻殘壁間,一叢叢菊花依然寂寞地開放著。此處的想象之辭顯然已經突破了單純的惜花和思鄉,而寄托著詩人飽經戰爭憂患的人民的同情,對早日平定安史之亂的渴望。這一結句用的是敘述語言,樸實無華,但是寓巧于樸,余意深長,耐人咀嚼,頓使全詩的思想和藝術境界出現了一個飛躍。


【賞析四】

  全詩“強”起寫“欲望”,緊接著“感嘆”“無人送酒”而“失望”,“遙”字轉“憐故園菊”,末句想象故園菊“應傍戰場開”,又與首句“欲”字相呼應。四句二十字,情感悲愴深沉,思路跌宕起伏,行文樸實無華,結構起承轉合。同學們努力發揮想象,想到當時情景,快速朗讀數遍,即可流利背誦。


【賞析五】

  這首詩的原注說:“時未收長安。”唐天寶十四載(755)安祿山起兵叛亂,次年長安被攻陷。至德二載(757)二月肅宗由彭原行軍至鳳翔,岑參隨行。九月唐軍收復長安,詩可能是該年重陽節在鳳翔寫的。岑參是南陽人,但久居長安,故稱長安為“故園”。

“岧峣太華俯咸京,天外三峰削不成?!贝揞棥缎薪浫A陰》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岧峣太華俯咸京,天外三峰削不成。

  武帝祠前云欲散,仙人掌上雨初晴。

  河山北枕秦關險,驛路西連漢畤平。

  借問路旁名利客,何如此處學長生。


【譯文】

  高峻的華山俯視古都咸陽城, 天外三峰不是人工所能削成。

  巨靈神祠前的云霧時聚時散, 仙人掌上的陣雨剛過天放晴。

  函谷關北枕黃河太華多險峻, 驛路西連的漢疇遼闊而曠平。

  借問到咸京求功名的過路客, 怎比得就在此處學道求長生。


【賞析一】

  崔顥現存詩中大都格律嚴整,然而此詩卻打破了律詩起、承、轉、合的傳統格式,別具神韻。前六句雖有層次先后,卻全為寫景,到第七句突然一轉,第八句立即以發問的句法收住,“此處”二字,綰合前文,導出“何如學長生”的詩旨。從全篇來看,詩人融神靈古跡與山河勝景于一爐,詩境雄渾壯闊而富有意蘊。清人方東樹評此詩曰:“寫景有興象,故妙。”這是頗為精當的。


【賞析二】

  詩題《行經華陰》,既是“行經”,必有所往;所往之地,就是求名求利的集中地——“咸京”(今陜西西安)?!杜f唐書·地理志》:“京師,秦之咸陽,漢之長安也。”所以此詩把唐都長安稱為咸京。詩中提到的“太華”、“三峰”、“武帝祠”、“仙人掌”、“秦關”、“漢畤”……都是唐代京都附近的名勝與景物。當時京師的北面是雍縣,秦文公曾在這里作鄜畤(畤,謂“神靈所止之地”,即后世神壇之類),到漢高祖作北畤止,這里共有五畤,詩中的“漢畤”即指京師北面的這一古跡。而京師的東南面,就是崔顥行經的華陰縣??h南有五岳之一的西岳華山,又稱太華,山勢高峻。神話傳說這里是“群仙之天”,曾由“巨靈手劈”,所以“仙掌之形,瑩然在目”(《云笈七籤》)。華山各峰都如刀削,最峭的一峰,號稱“仙人掌”。漢武帝觀仙人掌時,立巨靈祠以供祭祀,即為“武帝祠”。詩中稱“天外三峰”的,是指著名的芙蓉、玉女、明星三峰(一說蓮花、玉女、松檜三峰)。華陰縣北就是黃河,隔岸為風陵渡,這一邊是秦代的潼關(一說是華陰縣東靈寶縣的函谷關)。華陰縣不但河山壯險,而且是由河南一帶西赴咸京的要道,行客絡繹不絕。


【賞析三】

  詩的前六句全為寫景。寫法則由總而分,由此及彼,有條不紊。起句氣勢不凡:以神仙巖穴的華山壓倒王侯富貴的京師。在這里,一個“俯”字顯出崇山壓頂之勢;“岧峣”兩字加倍寫華山的高峻,使“俯”字更具有一種神力。然后,詩人從總貌轉入局部描寫,以三峰作為典型,落實“岧峣”。“削不成”三字含有人間刀斧俱無用,鬼斧神工非巨靈不可的意思,在似乎純然寫景中暗含神工勝于人力,出世高于追名逐利的旨意。

  詩人路過華陰時,正值雨過天青。未到華陰,先已遙見三峰如洗。到得華陰后,平望武帝祠前無限煙云,聚而將散;仰視仙人掌上一片青蔥,隱而已顯,都是新晴新沐的醒目氣象。首聯寫遠景,頷聯二句可說是攝近景。遠近相間,但覺景色沁脾,自然美妙,令人移情,幾乎忘卻它的對仗之工,而且更無暇覺察“武帝祠”和“仙人掌”已為結處“學長生”的發問作了奠基。

  頸聯則浮想聯翩,寫了想象中的幻景。這是眼中所無而意中所有的一種景色,是詩人在直觀的基礎上加以馳騁想象的一幅寫意畫。在華山下,同時看到黃河與秦關是不可能的,但詩人“胸中有丘壑”,筆下可以溢出此等雄渾的畫面;

  在華山下望到咸京西面的五畤,也是不可能的,而詩人“思接千載,視通萬里”(《文心雕龍》),完全可以感受到此種蕩蕩大道,西接遙天。古人論詩有“眼前景”與“意中景”之分,前者著眼客觀景物的擷取,后者則偏執詩人胸襟的外溢。這首詩就是從描繪眼前景色中自然滑出五、六兩句詩人的意中之景。而“一切景語皆情語也”(王國維《人間詞話》),詩人胸中之情亦由此可窺探。上句中一個“枕”字把黃河、華山都人格化了,有“顧視清高氣深穩”之概;一個“險”字又有意無意地透露出名利之途的風波。下句一個“連”字,使漢五畤上接頷聯中的“武帝祠”和“仙人掌”,靈跡仙蹤,聯鎖成片,更墊厚了結處的“長生”;“平”字與上文“岧峣”、“天外”相對照,驛路的平通五畤固然更襯出華山的高峻,同時也暗示長生之道比名利之途來得坦蕩。一“險”一“平”,為人們提出了何去何從的問號。這兩句中“枕”字、“連”字,前人稱為詩眼,其實,兩句中的“險”字、“平”字以及起句的“俯”字都是前呼后擁,此響彼應。

  崔顥二次入都,都在天寶中,此詩勸“學長生”,可能是受當時崇奉道教、供養方士之社會風氣的影響。詩人此次行經華陰,事實上與路上行客一樣,也未嘗不是去求名逐利,但是一見西岳的崇高形象和飄逸出塵的仙跡靈蹤,也未免移性動情,感嘆自己何苦奔波于坎坷仕途。但詩人不用直說,反向旁人勸喻,顯得隱約曲折。結尾兩句是從上六句自然落出的,因而顯得瀟灑自如,風流蘊藉。


【賞析四】

  此詩是崔顥前往古都咸陽求取功名途經華陰而作。前三聯都是寫景。詩人在華山腳下,眾多景物不可能全都收入眼簾,如詩中所說的“漢畤”(從秦文公到漢高祖所建的神壇之類,共有五畤)遠離華山,不可目擊。所以,詩人既縱展目力,又馳騁想象,把眼前景和意中景結合起來,描繪了一幅碩大無朋、氣勢恢宏的壯麗畫卷。華山高聳,俯視咸京;巨靈神所辟的三峰(著名的芙蓉峰、玉女峰、明星峰)如從天外飛來,鬼斧神工,非人間刀斧所能“削成”;。詩人經華陰時,正值雨過天晴,峰巒如洗,自然清新。武帝祠前云蒸霞蔚,煙云時聚時散;仙人掌上新晴如畫,翠色怡人心目。五六兩句是詩人胸臆中的一幅寫意畫。上句中的“枕”字把黃河、華山都人格化了,突出其宏大的氣勢;“險”字則語義雙關,既慨嘆山河之險壯,又暗喻仕途之險惡。下句的“連”字,有囊括全景之妙,把上文中的“武帝祠”、“仙人掌”等仙跡靈蹤連綴起來,使之渾然一體,更顯神奇瑰麗。至此,詩人完成了畫面的描繪,所營造的意境具有遼闊的空間感和悠遠的時間感,并且為尾聯抒發感慨蓄積了足夠的氣勢,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古都咸京,是文人求取功名的熱鬧之地,通往咸京之路“名利客”絡繹不絕。詩人就是眾多“名利客”中的一個。但見到或想到這自然美妙、神奇瑰麗、氣象萬千、令人嘆為觀止的山河勝景和神靈古跡,詩人不免移性動情,感嘆自己何苦費盡心力地在坎坷的仕途上奔波,于是以勸喻路人的方式,表明自己的人生態度——與其如此辛勞,不如到大自然中學“長生之道”。這種思想感情,是在前六句所描繪的畫面中自然浮出的,有水到渠成之妙。


【賞析五】

  這首詩是寫行旅華陰時所見的景物,抒發吊古感今的情感。詩的前六句全為寫景。首聯寫遠景,起句不凡,以華山之高峻和三峰的高矗天際,壓倒京都之豪富,暗寓出世高于追名逐利,頷聯寫晴雨時的景色,這是寫近景。頸聯寫想象中的幻景,描述華陰地勢的險要和漢的形勝。即景生感,隱含倦于風塵退隱山林之意。尾聯反詰,借向旁人勸喻,說明凡爭名奪利的人,就不得安心息影學長生之術。隱約曲折,瀟灑自如,風流蘊藉。

    全詩打破了律詩的起承轉合的格式,別具神韻。詩境雄渾壯闊,寓意深刻。

“君家何處住,妾住在橫塘?!贝揞棥堕L干行》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君家何處住,妾住在橫塘。

  停船暫借問,或恐是同鄉。

  家臨九江水,來去九江側。

  同是長干人,自小不相識。

  下渚多風浪,蓮舟漸覺稀。

  那能不相待,獨自逆潮歸。

  三江潮水急,五湖風浪涌。

  由來花性輕,莫畏蓮舟重。


【賞析一】

  《長干行》是樂府《雜曲歌辭》舊題,來源于南京長干當地民歌。崔顥所仿作的《長干行》共四首,一般選本多僅選其中前一兩首,馬茂元選注的《唐詩選》四首皆錄,便于觀其全貌。

  崔顥這四首詩一定程度上繼承了前代民歌的遺風,卻又有所超越。詩的風格并不是艷麗柔媚,或者浪漫熱烈,而以素樸真率見長,寫得干凈健康。詩以白描手法,樸素自然的語言,描述了一對雖是同鄉卻從不相識的年輕男女的戲劇性的相識過程,又通過兩個人的來往問答,含蓄蘊藉地表達了他們之間的愛慕之情。作者用筆收放自如,曲直盡妙,對人物心理的刻劃細致入微,生動活潑,另人贊嘆。

  馬茂元的注評基本上是十分到位的,但對于第一首的注釋,我略有異議。


【賞析二】

  《長干行》是古樂府,古樂府《長干行》多是描寫古代婦女生活的,崔顥的這首《長干行》是寫船家女問江上來客的,雖然無場景,無動作,只有短短的四句言語,前兩句是寫船家女的詢問,后兩句是寫船家女的解釋,猶如一臺大型的獨角戲,崔顥把整個故事大部分情節給隱藏起來,給讀者留下一個足夠想像的空間,是詩外有意。


【賞析三】

  《長干行》語言精煉,情感活動濃烈,使詩外有意,像一杯酒,不,更像一壺酒,聞到香氣四溢,不用喝便知是好酒,只是聞味便勾起了讀者無限的想象,喝過后便引起了無限的回味,深深難忘。

  我認為崔顥的《長干行》絕對是一首好詩,值得一讀。


【賞析四】

  《長干行》大致的內容是:船家女聽到親切的鄉音,想向對方打聽一下故鄉的近況, 又怕對方誤會,短短的四句詩詞,表現出一個大場面,就像一部大戲,把場景隱藏在后臺,更看不到演員,觀眾似乎變成了聽眾,不是在看戲,而是在聽戲。


【賞析五】

  詩的語言樸素自然,有如民歌。民歌中本有男女對唱的傳統,在《樂府詩集》中就稱為“相和歌辭”。所以第一首女聲起唱之后,就是男主角的答唱了。“家臨九江水”答復了“君家何處住”的問題;“來去九江側”說明自己也是風行水宿之人,不然就不會有這次的萍水相逢。這里初步點醒了兩人的共同點。“同是長干人”落實了姑娘“或恐是同鄉”的想法,原來老家都是建康(今江蘇南京)長干里。一個“同”字把雙方的共同點又加深了一層。這三句是男主角直線條的口吻?,F在只剩最后一句了:只有五個字,該如何著墨?如用“今日得相識”之類的幸運之辭作結束,未免失之平直。詩人終于轉過筆來把原意一翻:與其說今日之幸而相識,倒不如追惜往日之未曾相識。“生小不相識”五字,表面惋惜當日之未能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實質更突出了今日之相逢恨晚。越是對過去無窮惋惜,越是顯出此時此地萍水相逢的可珍可貴。這一筆的翻騰有何等撼人的藝術感染力!

  《長干曲》是南朝樂府中“雜曲古辭”的舊題。崔顥這兩首詩繼承了前代民歌的遺風,但既不是艷麗而柔媚,又非浪漫而熱烈,卻以素樸真率見長,寫得干凈健康。女主角的抒懷只到“或恐是同鄉”為止,男主角的表情也只以“生小不相識”為限。這樣的蘊藉無邪,是抒情詩中的上乘。

“黃鶴一去不復返,白云千載空悠悠?!贝揞棥饵S鶴樓》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復返,白云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

  日暮鄉關7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譯文】

  傳說中的仙人早已乘黃鶴離去,只留下了這座空蕩蕩的黃鶴樓。黃鶴一去再也沒回來,唯有悠悠的白云千百年來依然飄浮在空中,不因黃鶴離去而有所改變。晴天里,隔著江水,漢陽城的樹木清晰可見,鸚鵡洲上也長滿了茂盛的芳草。時已黃昏,何處是我的家鄉?煙波浩渺的大江令人生起無限的哀愁!


【賞析一】

  崔顥(公元704——754年),汴州(開封)人,唐玄宗開元十一年(公元723年)進士,天寶中任尚書司勛員外郎。他才思敏捷,長于寫詩,系盛唐詩人?!杜f唐書?文苑傳》把他和王昌齡、高適、孟浩然并提,但他宦海浮沉,終不得志。

  此詩為詠黃鶴樓的名篇佳作,即便是大詩人李白也曾有“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之嘆,因為崔顥的詩實在太高妙了。他將黃鶴樓的歷史傳說與人生的感發寫得如此空靈,如此真實,不僅情景交融,而且時空切換自然,意境深遠而又不晦澀,猶如信手拈來,讀之如若行云流水,一瀉而下。


【賞析二】

  首聯:“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詩人起筆從黃鶴樓遠古的傳說寫起,昔日的仙人子安早已經乘著黃鶴離去,只留下了這座空空蕩蕩的黃鶴樓。這遠古傳說的追溯,既令讀者想知道黃鶴樓的來歷,也無疑是為黃鶴樓罩上了一層神奇虛幻的神秘色彩。

  頷聯:“黃鶴一去不復返,白云千載空悠悠”無論從律詩的格律還是從意思上看都是承首聯而來,仙人乘鶴而去了,而且再也沒有回來過,在這漫長的年月里,黃鶴樓有什么變化嗎?沒有。“白云千載空悠悠”是在說天空的白云千百年來依然在空中飄來蕩去,并沒有因黃鶴一去不返而有所改變。在詩人的筆下,“白云”也仿佛有了情感,有了靈魂,千百年來朝來夕往,黃鶴樓相伴。

  頸聯:“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兩句筆鋒一轉,由寫傳說中的仙人、黃鶴及黃鶴樓,轉而寫詩人眼前登黃鶴樓所見,由寫虛幻的傳說轉為實寫眼前的所見景物,晴空里,隔水相望的漢陽城清晰可見的樹木,鸚鵡洲上長勢茂盛的芳草,描繪了一個空明、悠遠的畫面,為引發詩人的鄉愁設置了鋪墊。

  尾聯:“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時已黃昏,何處是我的家鄉?煙波飄渺的大江令人生起無限的鄉愁!這是寫詩人所感,感嘆人生,感嘆鄉愁。至此,詩人的真正意圖才顯現出來,吊古是為了傷今,抒發人生之失意,抒發思鄉之情懷。


【賞析三】

  元人辛文房《唐才子傳》記李白登黃鶴樓本欲賦詩,因見崔顥此作,為之斂手,說:“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傳說或出于后人附會,未必真有其事。然李白確曾兩次作詩擬此詩格調。其《鸚鵡洲》詩前四句說:“鸚鵡東過吳江水,江上洲傳鸚鵡名。鸚鵡西飛隴山去,芳洲之樹何青青。”與崔詩如出一轍。又有《登金陵鳳凰臺》詩亦是明顯地摹學此詩。為此,說詩者眾口交譽,如嚴羽《滄浪詩話》謂:“唐人七言律詩,當以崔顥《黃鶴樓》為第一。”這一來,崔顥的《黃鶴樓》的名氣就更大了。

  黃鶴樓因其所在之武昌黃鶴山(又名蛇山)而得名。傳說古代仙人子安乘黃鶴過此(見《齊諧志》);又云費文偉登仙駕鶴于此(見《太平寰宇記》引《圖經》)。詩即從樓的命名之由來著想,借傳說落筆,然后生發開去。仙人跨鶴,本屬虛無,現以無作有,說它“一去不復返”,就有歲月不再、古人不可見之憾;仙去樓空,唯余天際白云,悠悠千載,正能表現世事茫茫之慨。詩人這幾筆寫出了那個時代登黃鶴樓的人們常有的感受,氣概蒼莽,感情真摯。

  前人有“文以氣為主”之說,此詩前四句看似隨口說出,一氣旋轉,順勢而下,絕無半點滯礙。“黃鶴”二字再三出現,卻因其氣勢奔騰直下,使讀者“手揮五弦,目送飛鴻”,急忙讀下去,無暇覺察到它的重疊出現,而這是律詩格律上之大忌,詩人好象忘記了是在寫“前有浮聲,后須切響”、字字皆有定聲的七律。試看:首聯的五、六字同出“黃鶴”;第三句幾乎全用仄聲;第四句又用“空悠悠”這樣的三平調煞尾;亦不顧什么對仗,用的全是古體詩的句法。這是因為七律在當時尚未定型嗎?不是的,規范的七律早就有了,崔顥自己也曾寫過。是詩人有意在寫拗律嗎?也未必。他跟后來杜甫的律詩有意自創別調的情況也不同??磥磉€是知之而不顧,如《紅樓夢》中林黛玉教人做詩時所說的,“若是果有了奇句,連平仄虛實不對都使得的”。在這里,崔顥是依據詩以立意為要和“不以詞害意”的原則去進行實踐的,所以才寫出這樣七律中罕見的高唱入云的詩句。沈德潛評此詩,以為“意得象先,神行語外,縱筆寫去,遂擅千古之奇”(《唐詩別裁》卷十三),也就是這個意思。


【賞析四】

  全篇起、承、轉、合自然流暢,沒有一絲斧鑿痕跡。詩的前四句是敘仙人乘鶴的傳說,寫的是想象,是傳說,是虛幻的;而后四句則是寫實,寫眼前所見、所感,抒發個人個人情懷。將神話與眼前事物巧妙融為一體,目睹景物,吊古傷今,盡抒胸臆,富含情韻,飄逸清新,一氣貫通。


【賞析五】

  此詩前半首用散調變格,后半首就整飭歸正,實寫樓中所見所感,寫從樓上眺望漢陽城、鸚鵡洲的芳草綠樹并由此而引起的鄉愁,這是先放后收。倘只放不收,一味不拘常規,不回到格律上來,那么,它就不是一首七律,而成為七古了。此詩前后似成兩截,其實文勢是從頭一直貫注到底的,中間只不過是換了一口氣罷了。這種似斷實續的連接,從律詩的起、承、轉、合來看,也最有章法。元楊載《詩法家數》論律詩第二聯要緊承首聯時說:“此聯要接破題(首聯),要如驪龍之珠,抱而不脫。”此詩前四句正是如此,敘仙人乘鶴傳說,頷聯與破題相接相抱,渾然一體。楊載又論頸聯之“轉”說:“與前聯之意相避,要變化,如疾雷破山,觀者驚愕。”疾雷之喻,意在說明章法上至五、六句應有突變,出人意外。此詩轉折處,格調上由變歸正,境界上與前聯截然異趣,恰好符合律法的這個要求。敘昔人黃鶴,杳然已去,給人以渺不可知的感覺;忽一變而為晴川草樹,歷歷在目,萋萋滿洲的眼前景象,這一對比,不但能烘染出登樓遠眺者的愁緒,也使文勢因此而有起伏波瀾?!冻o·招隱士》曰:“王孫游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詩中“芳草萋萋”之語亦借此而逗出結尾鄉關何處、歸思難禁的意思。末聯以寫煙波江上日暮懷歸之情作結,使詩意重歸于開頭那種渺茫不可見的境界,這樣能回應前面,如豹尾之能繞額的“合”,也是很符合律詩法度的。

  正由于此詩藝術上出神入化,取得極大成功,它被人們推崇為題黃鶴樓的絕唱,就是可以理解的了。

“借問路旁名利客,何如此地學長生?!贝揞棥缎薪浫A陰》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岧峣太華俯咸京,天外三峰削不成。

  武帝祠前云欲散,仙人掌上雨初晴。

  河山北枕秦關險,驛路西連漢畤平。

  借問路旁名利客,何如此地學長生?


【譯文】

  高峻的華山俯視著咸陽城,高出天外的三峰不是人工削成的。武帝祠前的煙云就要散去,仙人掌上正好雨過天晴。河與山靠著險要的秦關,驛路向西連著平曠的漢路。借問路邊那些追求名利的人,為什么不到這里學習長生不老的道術呢?


【賞析一】

  此詩是崔顥前往古都咸陽求取功名途經華陰而作。前三聯都是寫景。詩人在華山腳下,眾多景物不可能全都收入眼簾,如詩中所說的“漢畤”(從秦文公到漢高祖所建的神壇之類,共有五畤)遠離華山,不可目擊。所以,詩人既縱展目力,又馳騁想象,把眼前景和意中景結合起來,描繪了一幅碩大無朋、氣勢恢宏的壯麗畫卷。華山高聳,俯視咸京;巨靈神所辟的三峰(著名的芙蓉峰、玉女峰、明星峰)如從天外飛來,鬼斧神工,非人間刀斧所能“削成”;。詩人經華陰時,正值雨過天晴,峰巒如洗,自然清新。

  武帝祠前云蒸霞蔚,煙云時聚時散;仙人掌上新晴如畫,翠色怡人心目。五六兩句是詩人胸臆中的一幅寫意畫。上句中的“枕”字把黃河、華山都人格化了,突出其宏大的氣勢;“險”字則語義雙關,既慨嘆山河之險壯,又暗喻仕途之險惡。下句的“連”字,有囊括全景之妙,把上文中的“武帝祠”、“仙人掌”等仙跡靈蹤連綴起來,使之渾然一體,更顯神奇瑰麗。至此,詩人完成了畫面的描繪,所營造的意境具有遼闊的空間感和悠遠的時間感,并且為尾聯抒發感慨蓄積了足夠的氣勢,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古都咸京,是文人求取功名的熱鬧之地,通往咸京之路“名利客”絡繹不絕。詩人就是眾多“名利客”中的一個。但見到或想到這自然美妙、神奇瑰麗、氣象萬千、令人嘆為觀止的山河勝景和神靈古跡,詩人不免移性動情,感嘆自己何苦費盡心力地在坎坷的仕途上奔波,于是以勸喻路人的方式,表明自己的人生態度——與其如此辛勞,不如到大自然中學“長生之道”。這種思想感情,是在前六句所描繪的畫面中自然浮出的,有水到渠成之妙。


【賞析二】

  崔顥寫山水行旅、登臨懷古詩,很善于將山水景色與神話古跡融合起來,使意境具有遼闊的空間感和悠久的時間感,更加瑰麗神奇。

  在名作《黃鶴樓》中,就以“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云千載空悠悠”的詩句,再現了茫茫天地、悠悠歲月,令人浮想聯翩,引起無窮感慨。在這首詩中,他再次運用這一手法。


【賞析三】

  詩題《行經華陰》,既是“行經”,必有所往;所往之地,就是求名求利的集中地——“咸京”(今陜西西安)?!杜f唐書·地理志》:“京師,秦之咸陽,漢之長安也。”所以此詩把唐都長安稱為咸京。詩中提到的“太華”、“三峰”、“武帝祠”、“仙人掌”、“秦關”、“漢畤”……都是唐代京都附近的名勝與景物。當時京師的北面是雍縣,秦文公曾在這里作鄜畤(畤,謂“神靈所止之地”,即后世神壇之類),到漢高祖作北畤止,這里共有五畤,詩中的“漢畤”即指京師北面的這一古跡。而京師的東南面,就是崔顥行經的華陰縣??h南有五岳之一的西岳華山,又稱太華,山勢高峻。神話傳說這里是“群仙之天”,曾由“巨靈手劈”,所以“仙掌之形,瑩然在目”(《云笈七籤》)。華山各峰都如刀削,最峭的一峰,號稱“仙人掌”。漢武帝觀仙人掌時,立巨靈祠以供祭祀,即為“武帝祠”。詩中稱“天外三峰”的,是指著名的芙蓉、玉女、明星三峰(一說蓮花、玉女、松檜三峰)。華陰縣北就是黃河,隔岸為風陵渡,這一邊是秦代的潼關(一說是華陰縣東靈寶縣的函谷關)。華陰縣不但河山壯險,而且是由河南一帶西赴咸京的要道,行客絡繹不絕。

  詩的前六句全為寫景。寫法則由總而分,由此及彼,有條不紊。起句氣勢不凡:以神仙巖穴的華山壓倒王侯富貴的京師。在這里,一個“俯”字顯出崇山壓頂之勢;“岧峣”兩字加倍寫華山的高峻,使“俯”字更具有一種神力。然后,詩人從總貌轉入局部描寫,以三峰作為典型,落實“岧峣”。“削不成”三字含有人間刀斧俱無用,鬼斧神工非巨靈不可的意思,在似乎純然寫景中暗含神工勝于人力,出世高于追名逐利的旨意。

  詩人路過華陰時,正值雨過天青。未到華陰,先已遙見三峰如洗。到得華陰后,平望武帝祠前無限煙云,聚而將散;仰視仙人掌上一片青蔥,隱而已顯,都是新晴新沐的醒目氣象。首聯寫遠景,頷聯二句可說是攝近景。遠近相間,但覺景色沁脾,自然美妙,令人移情,幾乎忘卻它的對仗之工,而且更無暇覺察“武帝祠”和“仙人掌”已為結處“學長生”的發問作了奠基。

  頸聯則浮想聯翩,寫了想象中的幻景。這是眼中所無而意中所有的一種景色,是詩人在直觀的基礎上加以馳騁想象的一幅寫意畫。在華山下,同時看到黃河與秦關是不可能的,但詩人“胸中有丘壑”,筆下可以溢出此等雄渾的畫面;

  在華山下望到咸京西面的五畤,也是不可能的,而詩人“思接千載,視通萬里”(《文心雕龍》),完全可以感受到此種蕩蕩大道,西接遙天。古人論詩有“眼前景”與“意中景”之分,前者著眼客觀景物的擷取,后者則偏執詩人胸襟的外溢。這首詩就是從描繪眼前景色中自然滑出五、六兩句詩人的意中之景。而“一切景語皆情語也”(王國維《人間詞話》),詩人胸中之情亦由此可窺探。上句中一個“枕”字把黃河、華山都人格化了,有“顧視清高氣深穩”之概;一個“險”字又有意無意地透露出名利之途的風波。下句一個“連”字,使漢五畤上接頷聯中的“武帝祠”和“仙人掌”,靈跡仙蹤,聯鎖成片,更墊厚了結處的“長生”;“平”字與上文“岧峣”、“天外”相對照,驛路的平通五畤固然更襯出華山的高峻,同時也暗示長生之道比名利之途來得坦蕩。一“險”一“平”,為人們提出了何去何從的問號。這兩句中“枕”字、“連”字,前人稱為詩眼,其實,兩句中的“險”字、“平”字以及起句的“俯”字都是前呼后擁,此響彼應。

  崔顥二次入都,都在天寶中,此詩勸“學長生”,可能是受當時崇奉道教、供養方士之社會風氣的影響。詩人此次行經華陰,事實上與路上行客一樣,也未嘗不是去求名逐利,但是一見西岳的崇高形象和飄逸出塵的仙跡靈蹤,也未免移性動情,感嘆自己何苦奔波于坎坷仕途。但詩人不用直說,反向旁人勸喻,顯得隱約曲折。結尾兩句是從上六句自然落出的,因而顯得瀟灑自如,風流蘊藉。

  崔顥現存詩中大都格律嚴整,然而此詩卻打破了律詩起、承、轉、合的傳統格式,別具神韻。前六句雖有層次先后,卻全為寫景,到第七句突然一轉,第八句立即以發問的句法收住,“此處”二字,綰合前文,導出“何如學長生”的詩旨。從全篇來看,詩人融神靈古跡與山河勝景于一爐,詩境雄渾壯闊而富有意蘊。清人方東樹評此詩曰:“寫景有興象,故妙。”這是頗為精當的。


【賞析四】

  崔顥,唐朝汴州(今開封)人,盛唐詩人,才思敏捷,《舊唐書·文苑傳》將其與王昌齡、高適、孟浩然并提。華陰,即華山北面。古代稱水之南、山之北為陰。行經,即路過?!缎薪浫A陰》一詩就是崔顥路過華陰時的作品。

  崔顥辭別故鄉汴州前往長安去干什么?或去求取功名,或去開闊眼界,或者二者兼有。因為詩的篇幅極短,許多內容,讀者只能靠詩中提供的意象和信息并調動自己的閱歷、知識積累等去領悟。崔顥沒有直接說出,但是三百年后,另一位與崔顥有著同一閱歷、抱著同一夢想的熱血青年蘇轍在《上樞密韓太尉書》中道出了其中的原委:“轍生年十有九矣。其居家所與游者,不過其鄰里鄉黨之人。所見不過數百里之間,無高山大野,可登覽以自廣。百氏之書,雖無所不讀,然皆古人之陳跡,不足以激發其志氣??炙煦闆],故決然舍去,求天下奇聞壯觀,以知天地之廣大。過秦、漢之故鄉,恣觀終南、嵩、華之高;北顧黃河之奔流,慨然想見古之豪杰。至京師,仰觀天子宮闕之壯,與倉廩府庫、城池苑囿之富且大也,而后知天下之巨麗……”蘇轍十九歲離開家鄉,前去京都開封求取功名,崔顥赴京求取功名的年齡大體與蘇轍相仿。所不同的是,在求天下奇聞壯觀時,蘇轍由家鄉四川繞道陜西再自西東折,一路向京都開封,崔顥是自東向西,二人都行經華山,都看到了黃河,都有一番感慨。從詩文中可以看出,蘇轍的感情是誠摯的,意志是堅強的,目標是鎖定的;而崔顥的意志是動搖的,情感是多重的,思想是波動的,目標是游移的。

  太華,即西岳華山,又稱華岳。因潼關西面有少華山,以示區別,故名太華。華山為我國五岳之一,海拔二千二百米,廣十里,屬秦嶺東段,南連秦嶺,北瞰黃河,位于華陰縣城之南,距西安東二百四十里。華山山勢雄偉,峨然筆立,峰巒如削,奇拔峻秀。山上天然巖洞、名勝古跡、樓閣廟宇、人文景觀,隨處可見?!渡胶=洝贩Q其“山高五千仞,削成而四方,遠而望之,又若華狀”;《水經注》稱其“遠而望之若花狀”;《初學記》亦稱“山頂有千葉蓮花”,故名。華山主要由南峰落雁、東峰朝陽、西峰蓮花、中峰玉女、北峰云臺五峰組成,其中主峰落雁、朝陽、蓮花三峰崢嶸聳峙,鬼斧神工,有壁立千仞之勢。南峰不僅為華山群峰中之最高峰,而且也是五岳之最高峰,千山環之,若羽林執戟,站在峰頂俯瞰群山,氣勢磅礴。峰頂有池水一泓,常年清澈不涸。唐代杜甫贊道:“西岳峻嶒竦處尊,諸峰羅立似兒孫。”宋代寇準有詩云:“只有天在上,更無山與齊。舉頭紅日近,回首白云低。”清代屈大均《登華記》稱其“五岳之最,中天而立”。西峰最幽奧,石態生動,有石葉如蓮瓣覆崖巔,其下有石龜卻立,昂首欲行,峰頂有白蓮池,劈斧石,相傳為陳香劈山救母處。五峰綿延,雄偉峻秀。


【賞析五】

  這首詩從不同的角度描繪了華山的雄偉壯麗。第一句總寫華山。從峰頂俯視京城長安,一個“俯”字,力有萬鈞。詩中所說的咸京,實指西安。西安為唐朝國都,是皇帝居住之地,為萬人景仰之都,具有神圣不可侵犯之尊。連眾大臣每天上朝都得匍匐在地,迤邐蛇行,誰敢輕蔑?面對著巍巍皇權,整個世界都在下跪,唯有思想與人格獨立的詩人,才敢展露出滿腔豪氣,一身傲骨。詩人于此敢在千百個動詞中煉出一“俯”字,可見其膽識非凡。讀這句詩,只有和唐代另一位狂放不羈的天才詩人李白的“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參讀,才能品出個中滋味。華山,峰插云霄,已足夠雄偉,但詩人依然嫌其分量不足,又特意在前面加一“岧峣”,以增其高度與力度。第二句,對華山三峰采用仰視的角度,在三峰之前精心安排了“天外”一詞,用夸張的手法,極力描繪三峰的巍峨雄姿,再一次將華山推向一個嶄新的高度。關于三峰,有不同的說法?!妒稣饔洝氛f:“太華石壁直上如削成,最著者曰蓮花、玉女、明星三峰。”詩中稱“天外三峰”的,就是指的這三峰(一說蓮花、玉女、松檜三峰)。削不成,意謂此山原本為天造地設,神謀化力,非人力所能為。

  華山以險著稱,不僅擁有獨特的自然風光,而且也是道教有名的“洞天福地”。據文獻記載,華山一直是道教獨占的名山,也是道教三十六小洞天中的第四洞,佛教從未涉足。它的雄險神奇的山體形象,乃是道教所追求的理想的神仙境界,也是多年來道教徒所向往的修煉之地。早期道教的著名道士如北魏的寇謙之、北周的焦道廣等人都曾在山上結廬修煉。道士們的早期開發可謂艱辛倍嘗,只能在山中依崖棲身,以后才逐漸修建石木結構的小型道觀。唐代,華山道路逐漸開鑿出來,道教也隨之而興盛。唐睿宗的女兒金仙公主、著名道士杜懷謙、鐘離權、呂巖等人都在山上修道隱居。華山的道教宮觀繁多,歷史悠久,早在漢武帝時就建有集靈宮,唐朝更陸續出現了一些由道士所營建的宮觀,相傳大上方的白云宮就是唐金仙公主的修道處,至今遺跡猶存。華山最主要的宮觀是西岳廟。該廟在華山下十里、華陰縣東五里處,舊址在黃神谷。它始建于漢武帝時,即上面所提到的集靈宮。東漢桓帝延熹八年(公元165年)曾立《西岳華山廟碑》,言東漢統治者祭華、修廟、祈雨等事。北魏興光元年(公元454年),文成帝因舊廟已毀壞不堪,便在華陰縣東五里處的官道北興建新廟。從北魏開始直至清代,歷代都不斷加以維修和擴建。

  第三句、第四句為頷聯,從平視的角度分寫了武帝祠與仙人掌的景象。神話傳說這里是“群仙之天”,曾由“巨靈手擘”,所以“仙掌之形,瑩然在目”。華山各峰都如刀削,最峭的一峰,號稱“仙掌”。漢武帝觀仙掌峰時,立巨靈祠以供祭祀,即為“武帝祠”。華陰縣北就是黃河,隔岸為風陵渡,這一邊是秦代的潼關。華陰縣不但河山壯險,而且是由河南一帶西赴長安的要道,行客絡繹不絕。武帝祠,即巨靈祠,為漢武帝所建。仙人掌,指仙掌峰,在華山東峰東北,巨靈祠所在地。相傳河神巨靈擘山,留掌跡于其側,故名。這一聯采用借代的修辭手法,以部分代全體,以武帝祠、仙人掌代華山。這兩句寫云散天晴之景,是詩人不經意間偶爾湊句成篇或是別具匠心的苦心經營?我認為應屬于后者。古人論詩有“一切景語皆情語”的提示,此詩當然也不例外。會讀詩者不但能讀出言內之意,而更重要的是能悟出言外之意。這兩句的言外之意在哪里呢?是詩人看到華山以后的頓悟,是久積于心的凝云的突然消散,是詩人的心靈突然間升華到了“凈理了可悟,勝因夙所宗”的至高境界。這是為全詩立意鋪路,為抖出尾聯詩旨蓄勢。

  第五、第六句依然寫景。河山,此指黃河與華山。秦關,即秦地的關隘要塞。此處其旨應是暗喻通往仕途之門。一個“險”字,突出了求取功名富貴時所付出的代價。驛路,即大道。畤,古代諸侯、帝王祭上帝諸神的祭壇。秦漢共建四畤,皆在陜西鳳翔。欣賞古典詩詞,不能循規蹈矩,有許多詩句是為了格律或突出某種需要而故意顛倒語序。這兩句詩正讀意義一般。若要顛倒一下順序再讀,意義頓覺大不一般:通往祭壇的道路雖是平坦的,但為了謀取功名富貴走向唐帝國長安的仕途卻充滿了無比的艱險。這樣理解才真正符合詩的整體布局及完整意境。

  國都長安,是當時的政治中心,官場上的爾虞我詐、勾心斗角、相互傾軋,甚至充滿血腥的屠殺,崔顥決不會充耳不聞。面對諸多無奈,詩人或許聯想到了道家的長生術,或許聯想到了儒家“達者兼濟天下,貧者獨善其身”的處世哲學,在結尾處只有發出“借問路旁名利客,何如此處學長生”的千古長嘆。這應當是詩人年輕時在未步入仕途之前的浩嘆。這里的名利客,也應包括詩人自己。元代詩人張可久的《賣花聲·懷古》:“美人自刎烏江岸,戰火曾燒赤壁山,將軍空老玉門關。傷心秦漢,生民涂炭,讀書人一聲長嘆!”可作為這首詩結尾的注腳。

“家臨九江水,來去九江側?!贝揞棥堕L干曲.其二》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家臨九江水,來去九江側。

  同是長干人,生小不相識。


【譯文】

  我家臨著九江水,來往在九江邊。

  我們雖然同是長干人,從小卻沒有見過面。


【賞析一】

  這首詩是船家少男回答少女的話。首句說明他家在何處,次句說明他經常行船的路線。坦誠樸質,全無芥蒂,自有一番情趣。妙在結尾二句,既是答復第一首“或恐是同鄉”的問語,又復提出為什么“生小不相識”的疑問,兩情繾綣,大有“相見恨晚”之感。

  這兩首詩繼承了前代民歌的遺風,但既不是艷麗而柔媚,又非浪漫而熾烈,卻以素樸真率見長,藝術性極強。


【賞析二】

  喻守貞在《唐詩三百首》中說:“前詩是問人,后詩是自答。前詩先問君家住處,接說自己鄉貫,又恐自己所業卑賤,恐是同鄉被其所笑,故必停船借問個下落才放心。寫出女兒羞澀心腸,曲曲如見。后詩又自白所以往來九江的緣由,至此始知原是同鄉。因自小離鄉,故不能相識,又有自己的解嘲之意。”

  這兩首詩采用樂府舊題,語言樸素自然,全用白描手法,猶如民歌,體現了民歌中男女對唱的傳統,故第二種說法較為可取。


【賞析三】

  《長干行·家臨九江水》是唐代崔顥所寫的組詩《長干行二首》中的第二首,該詩以白描手法,樸素自然的語言,刻畫了一對萍水相逢的男女的相識恨晚之情。

  這是一首男子應答的詩,是針對著“長干行 其一”中女子的問題而回答的。男子回答得坦率誠懇,一句“生小不相識”表面是惋惜沒能青梅竹馬,實際是相見恨晚心情的表現,流露出強烈的藝術感染力。

  本詩與“長干行 其一”都具有濃郁的民歌風味,浪漫熱烈,樸素健康,稱得上上乘之作。


【賞析四】

  這首抒情詩抓住了人生片斷中富有戲劇性的一剎那,用白描的手法,寥寥幾筆,就使人物、場景躍然紙上,栩栩如生。詩歌在語言上平白如話。從字面上看一覽無余,是一個女子同一個男子江上偶遇的對話。流淌在字里行間的千百年來人類社會共同認同的美好的情感——深深的眷念家鄉的感情讓它獲得了流傳至今的生命力。

  在封建時代,男女授受不親,一個舟行女子只因聽到鄉音,覺得可能是同鄉,便全然不顧忌封建禮教的拘束而停舟相問,可見其心情的急切。而迫不及待地自報家門,十分生動地表現了她盼望見到同鄉的喜出望外的心情。這是因為鄉音讓她感到親切,鄉音讓她產生要見到家鄉親人的沖動。這一切都緣于對家鄉的愛戀。

  男子的答話是“同是長干人,生小不相識”。話雖是出自男子之口,卻是對倆人共同的飄泊生涯的嘆息,是長年流落在外的無奈。這嘆息也是緣于對家鄉的愛戀。

  詩人捕捉住一個生活場景,用白描手法抒寫人們熱愛家鄉的情感,既含蓄又生動,饒有生活趣味。


【賞析五】

  《唐詩鑒賞辭典》載沈熙乾一文說:第一首詩寫一個住在橫塘的姑娘,在泛舟時聽到臨船一個男子的話音,于是停船問他家住何處,并自報家門,疑是同鄉??闯龉媚锏奶煺鎷珊┖鸵蜷L期水宿風行,孤寂無人伴語的心情。

  第二首詩是男子的答詞,“家臨九江水”回答了“君家何處住”的提問;“來去九江側”說明自己也是水宿風行之人,故有這次萍水相逢;“同是長干人”對應了姑娘“或恐是同鄉”的想法;“生小不相識”五字,表面惋惜當日未能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實更突出了今日相見恨晚。越是過去無限惋惜,越顯出此時此地萍水相逢的彌足珍貴,非常具有撼人的藝術感染力。

“君家何處???妾住在橫塘?!贝揞棥堕L干曲.其一》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君家何處???妾住在橫塘。

  停船暫借問,或恐是同鄉。


【譯文】

  你家住在哪兒?我家就在橫塘。

  停船暫且相問,或許我們還是同鄉呢。


【賞析一】

  一個住在橫塘的姑娘,在泛舟時聽到鄰船一個男子的話音,于是天真無邪地問一下:你是不是和我同鄉?——就是這樣一點兒簡單的情節,只用“妾住在橫塘”五字,就借女主角之口點明了說話者的性別與居處。又用“停舟”二字,表明是水上的偶然遇合,用一個“君”字指出對方是男性。那些題前的敘事,用這種一石兩卵的手法,就全部省略了。詩一開頭就單刀直入,讓女主角出口問人,現身紙上,而讀者也聞其聲如見其人,絕沒有茫無頭緒之感。從文學描寫的技巧看,“聲態并作”,達到了“應有盡有,應無盡無”,既凝煉集中而又玲瓏剔透的藝術高度。

  不僅如此,在寥寥二十字中,詩人僅有口吻傳神,就把女主角的音容笑貌,寫得活靈活現。他不象杜牧那樣寫明“娉娉裊裊十三余”,也不象李商隱那樣點出“十五泣春風,背面秋千下”。他只采用了問話之后,不待對方答復,就急于自報“妾住在橫塘”這樣的處理,自然地把女主角的年齡從嬌憨天真的語氣中反襯出來了。在男主角并未開口,而這位小姑娘之所以有“或恐是同鄉”的想法,不正是因為聽到了對方帶有鄉音的片言只語嗎?這里詩人又省略了“因聞聲而相問”的關節,這是文字之外的描寫,所謂“不寫之寫”。


【賞析二】

  本詩是一首女子向男子發問的詩,寥寥數語,形象地將女子既想結識對方,又怕露骨的心態描繪了出來。詩人巧妙地以口吻傳達人的神態,用女子自報家門的急切程度,傳達了這個女子大膽、聰慧、天真無邪的音容笑貌,純樸清清,饒有情趣。

  《長干曲四首》是唐代詩人崔顥的組詩作品。這組詩以男女對話的形式,描寫了采蓮女子與青年男子相戀的過程:兩人偶然水上相逢,初不相識,女子卻找出話頭和對方攀談,終于并船而歸。詩中描繪船家少女的大膽和聰慧,憨厚如實的語言維妙維肖,非??蓯?。這四首詩繼承了前代民歌的遺風,但既不是艷麗而柔媚,又非浪漫而熱烈,卻以素樸真率見長,寫得干凈健康。


【賞析三】

  這首詩表現了女主角境遇與內心的孤寂。單從她聞鄉音而急于“停舟”相問,就可見她離鄉背井,水宿風行,孤零無伴,沒有一個可與共語之人。因此,他鄉聽得故鄉音,且將他鄉當故鄉,就這樣的喜出望外。詩人不僅在紙上重現了女主角外露的聲音笑貌,而且深深開掘了她的個性和內心。

  詩的語言樸素自然,有如民歌。民歌中本有男女對唱的傳統,在《樂府詩集》中就稱為“相和歌辭”。所以第一首女聲起唱之后,就是男主角的答唱了。“家臨九江水”答復了“君家何處住”的問題;“來去九江側”說明自己也是風行水宿之人,不然就不會有這次的萍水相逢。這里初步點醒了兩人的共同點。“同是長干人”落實了姑娘“或恐是同鄉”的想法。


【賞析四】

  這首抒情詩抓住了人生片段中富有戲劇性的一剎那,用白描的手法,寥寥幾筆,就使人物、場景躍然紙上,栩栩如生。它描寫的是水上少男少女萍水相逢,互為問答,風光旖旎,有六朝民歌的特色。第一首有問無答;第二首有答無問。問答之際,有聲有形,如聞其聲,如見其人。“或恐是同鄉”,可能是船家少女的托詞,借以掩飾自己真正的動機,掩蓋自己內心的活動,那種既大膽又羞怯,既潑辣又靦腆的神態,躍然紙上。


【賞析五】

  一個怯生生的船家女,偶爾在江上聽到鄉音,就不覺喜上眉梢,顧不得嬌羞,和隔船的陌生男子搭訕。這讓我想到鄉土情結,遼闊的空間、悠邈的時間,都不會使這種感情褪色。

  這首詩,很精煉。寥寥數語,卻淋漓盡致地刻畫出女子想結識對方,又有些羞怯。很巧妙。以口吻的形式,傳達了女子自報家門的急切,看出女子的大膽聰慧、純樸。很真實。每一個漂泊在外的旅人都渴望在他鄉遇到同鄉人,也算是為思鄉的心找到了一個依托。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色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