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杜審言的詩詞_杜審言的詩詞翻譯_杜審言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5-08     瀏覽次數:0
“遲日園林悲昔游,今春花鳥作邊愁?!倍艑徰浴抖上娼吩姆g與賞析

【原文】

  遲日園林悲昔游, 今春花鳥作邊愁。

  獨憐京國人南竄, 不似湘江水北流。


【譯文】

  悲嘆昔日還在園林里游玩的情景,今年春天花開鳥鳴更引發我在邊疆的哀愁。

  獨自憐惜從京城里出來的人往南逃,真羨慕湘江的水呀,你卻往北流去!


【賞析一】

  這首詩,通篇運用反襯、對比的手法。詩的前兩句是今與昔的襯比,哀與樂的襯比,以昔日對照今春,以園游對照邊愁;詩的后兩句是人與物的襯比,南與北的襯比,以京國逐客對照湘江逝水,以斯人南竄對照江水北流。這是一首很有藝術特色的詩,而出現在七言絕句剛剛定型、開始成熟的初唐,尤其難能可貴。胡應麟在《詩藪·內編》中說,初唐七絕“初變梁、陳,音律未諧,韻度尚乏。惟杜審言《渡湘江》、《贈蘇綰》二首,結皆作對,而工致天然,風味可掬。”在胡所舉的兩首詩中,這首《渡湘江》更為可取。


【賞析二】

  杜審言曾有兩次貶官的經歷,在唐中宗時曾被貶到南方極為偏遠的峰州。這首詩當是他在這次流放途中寫的。他在渡湘江南下時,正值春臨大地,花鳥迎人,看到江水滔滔,朝著與他行進相反的方向流去,不禁對照自己的遭遇,追思昔游,懷念京國,悲思愁緒,一觸而發。這是一首即景抒情之作。


【賞析三】

  詩的首句“遲日園林悲昔游”,是因眼前的春光回憶起往昔的春游。當年,春日遲遲,園林如繡,游目騁懷,該是心曠神怡的。而這里追敘“昔游”時卻用了一個“悲”字。這個悲,是今天的悲,是從今天的悲追溯昔日的樂;而反過來,也可以說,正因為想起當時的游樂,就更覺得當前處境之可悲。吳喬在《圍爐詩話》中說:“情能移境,境亦能移情。”這一句詩是用現在的情移過去的境,為昔日的歡樂景物注入了今天的悲傷心情。

  詩的第二句“今春花鳥作邊愁”,是從昔游的回憶寫到今春的邊愁。一般說來,鳥語花香是令人歡樂的景物;可是,這些景物卻使詩人更想起自己正在流放去邊疆的途中。鳥語也好,花香也好,在詩人心目中只構成了遠去邊疆的哀愁。這一句詩是以心中的情移眼前的境。詩人緣情寫景,因而景隨情遷。如果就藝術手法來說,以“花鳥”與“邊愁”形成對比,是從反面來襯托邊愁。與杜審言的這句詩有些近似的有杜甫《春望》詩中的“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一聯,司馬光的《續詩話》評這一聯詩說:“花鳥平時可娛之物,見之而泣,聞之而悲,則時可知矣。”這里,以花鳥可娛之物來寫“感時”、“恨別”之情,采用的也是反襯法。杜審言是杜甫的祖父,對杜甫有直接影響。“花濺淚”、“鳥驚心”一聯,可能就是從“花鳥作邊愁”這一句化出的。

  詩的第三句“獨憐京國人南竄”,是整首詩的中心,起承上啟下作用。上兩句,憶昔游而悲,見花鳥成愁,以及下一句為江水北流而感嘆,都因為詩人遠離京國,正在南竄途中。上下三句都是圍繞著這一句,從這一句生發的。但這一句還沒有點到《渡湘江》這個題目。最后一句“不似湘江水北流”,才提到湘江,點破詩題,而以“水北流”來烘托“人南竄”,也是用反襯手法來加強詩的中心內容。


【賞析四】

  這首詩是杜審言七言絕句的代表作。

  杜審言渡湘江時,正值春光明媚,綠水映青山,秀麗的異鄉風光撩人意緒,使被貶遷異地的詩人緬懷過去,遐想未來,心中悵惘、失落。因此詩的起句感情深沉地直訴:“遲日園林悲昔游”。他觸景生情,回憶起從前在這春光晴麗的大好時光里,盡情游賞園林景色的樂趣,間或還有朋友與他一同飲酒賦詩,賞春惜春,好不痛快。如今只身南遷,心中之悲不難想象。“遲日園林”與“昔游”之間加一“悲”字,使句意曲折而豐富,語勢跌宕而勁健。對句:“今春花鳥作邊愁”。“今春”指出渡江的時間。“花鳥”概括春景,雖沒有直接描繪聲色,而鳥語花香的境界已在眼前。“作邊愁”,是說今春的花和鳥不同往年,它們也含愁帶恨。這里用了移情入景的手法,以比興表達詩人的愁思。一個“作”字,語意雙關。既象說花鳥,又是說人,亦可理解為人與花鳥同說,婉曲而有機趣。

  這句詩色彩清淡,情意濃摯,七個字,淋漓盡致地抒發了詩人遠游傷春的情懷。“獨憐京國人南竄”,是這首詩的中心所在,從前兩句的憶春、傷春轉入敘事抒情,感慨自己從京都流貶到荒僻的南地。“獨”字下得有力,使全句生神,激活全篇。“不似湘江水北流”,緊承第三句點題作結,出語自然。管世銘《讀雪山房唐詩序例》說:“初唐七絕,味在酸咸之外,‘人情已厭南中苦,鴻雁那從北地來 ’,‘獨憐京國人南竄,不似湘江水北流’,‘即今河畔冰開日,正是長安花落時 ’,讀之初似常語,久而自知其妙。”所謂“味在酸咸之外”,即指詩中蘊含的情感復雜豐富余味無窮。這些詩句的妙處,不僅在于融情于景,而且還通過時間、空間、景物的不同對比,形成一種杳邈迷茫的意境,仿佛有萬般的游絲爭惹人的離愁,讀者細細體味就能感受其巨大的感染力。“獨憐京國人南竄,不似湘江水北流”,初讀似常語,并無警策之處,仔細品味,就可看到詩人悵惘的形象。他獨立舟頭,思悠悠,無限離愁,正如一江春水向北流。杜審言性格爽朗軒豁,喜直抒胸臆,這自是其詩的特色之一?!遁d酒園詩話》說他“即作磊砢語,亦猶蘇子瞻坐桄榔樹下食芋飲水,略無攢眉蹙額之態。”這段形象的評語,可幫助我們從多方面去感受欣賞杜審言詩的風格。

  胡應麟對這首詩的評價很高,他說:“唐初五言絕,子安諸作已入妙境。七言初變梁陳,音律未諧,韻度尚乏。惟杜審言《渡湘江》、《贈蘇綰》二首,結皆作對,而工致天然,風味可掬。”這首詩以押韻對起,又以對作結,俱有整齊美、和諧美以及反復詠嘆的韻味。初唐時期是七絕初創的階段,杜審言這首《渡湘江》是有相當影響的,說它“具有開啟詩壇新風的作用”,也不為過譽。


【賞析五】

  杜審言(約645——708),字必簡,襄州襄陽人,是大詩人杜甫的祖父。高宗咸亨進士,中宗時,因與張易之兄弟交往,被流放峰州。曾任隰城尉、洛陽丞等小官,累官修文館直學士,少與李嶠、崔融、蘇味道齊名,稱“文章四友”,是唐代“近體詩”的奠基人之一,作品多樸素自然。其五言律詩,格律謹嚴。

“紅粉樓中應計日,燕支山下莫經?!倍艑徰浴顿浱K綰書記》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知君書記本翩翩,為許從戎赴朔邊?

  紅粉樓中應計日,燕支山下莫經年!


【譯文】

  我知道你才思敏捷,文書寫得非常漂亮,卻為什么要赴北疆邊地去參軍呢?

  家中妻子將一天一天計算著分離的日子,燕支山下你千萬不要長年滯留哪。


【賞析一】

  《贈蘇綰書記》是唐代詩人杜審言的作品。此詩是作者為贈別友人從軍邊地而作。詩中稱述了友人文才卓異以及慷慨從戎的豪邁氣概,并用眷眷的兒女私情寄托勉勵之意,使得全詩充滿愉悅無拘的氣氛,表現了作者與友人之間親密無間的深摯感情。全詩新穎自然,情韻濃郁,藝術風調爽朗活潑,是一首很有特色的贈別詩。


【賞析二】

  清人袁枚《續詩品·取經》要求作詩“揉直使曲,疊單使復”,以避免使讀者“一覽而竟,倦心齊生”。此詩之貴即在于“曲”,不過短短四句,卻意婉而情深,富有含蓄之美。詩的主旨是送別,在古典詩歌中是一種平常的的題材,若泛泛設辭,平平而起,直率地抒寫送行時的留戀和盼望之情,會顯得毫無韻致,令人倦厭。詩人不愧寫情高手,他刻意求新,以復筆與巧筆繪出優美深遠的抒情境界。


【賞析三】

  詩的開頭,不寫自己對友人的依依不舍,卻從贊美對方的風度和才華起筆。曹丕《與吳質書》說:“元瑜書記翩翩,致足樂也。”又,陸厥《奉答內兄希叔詩》也有:“書記既翩翩,賦歌能妙絕。”詩的第一句即化用這些意思來形容蘇綰其人——瀟灑自得,文采出眾。文士相交,惺惺相惜,相互間自必有許多值得傾慕和書寫之處,但詩中只突出“書記翩翩”這一點,這是由詩的主題決定的。因為蘇綰此時正要去北疆擔任節度使府的掌書記。友人是入軍府任職,因此也可稱為從戎。詩的第二句并不承上而作平敘,而是出人意料地設問。這一問乍看很突然,而且沒有回答,似乎不著邊際。其實這里詩人故意使用了先答后問的曲筆,答案其實就是頭一句。正因為蘇綰書記翩翩,才被元帥聘為書記。這樣的寫法更突出了友人的風度與才干,而詩人對友人的的傾慕與留戀就蘊含其間,不言而喻了。詩的第三、四句婉轉抒情,道出惜別之意,希望友人在邊庭不要逗留太久,而要早作歸計。但詩人不從行者方面著筆,而反從居者方面著筆;并非從正面寫離情,而是從對面來映襯,同時在從居者著筆時又不直接從詩人自己著筆,而是從友人最親近的人——他的妻子那一方著筆。這是一聯自然流動的對仗,它以燕支山泛指友人將要赴任之地,以紅粉樓代指友人妻子,從設想紅粉佳人計日而待丈夫的歸期,委婉而又風趣地勸說友人切勿留戀邊庭,應盡早歸家團聚,表面上說妻子不忍分離,實則含蓄地表達詩人自己盼友人早歸。這就是不落俗套,不露痕跡,將前人反復吟詠過的離情別緒刻畫得十分生動而細膩,表現出詩人高妙的抒情技巧。


【賞析四】

  杜審言,字必簡,祖籍襄州襄陽(今湖北襄陽)人,遷居鞏縣(今河南鞏義)。晉征南將軍杜預的遠裔。擢進士,為隰城尉,恃才高,以傲世見疾。蘇味道為天官侍郎,審言集判,出謂人曰:味道必死。“人驚問故,答曰:”彼見吾判,且羞死。“又嘗語 人曰:”吾文章當得屈、宋作衙官,吾筆當得王羲之北面。“其矜誕類此。累遷洛陽丞,坐事貶吉州司戶參軍。


【賞析五】

  杜審言的詩多為寫景、唱和及應制之作,以渾厚見長,杜甫云:”吾祖詩冠古。“工于五律,對近體詩之形成與發展,頗有貢獻。被后人評論為中國五言律詩的奠基人。他的五律《和晉陵陸丞早春游望》,被明朝的胡應麟贊許為初唐五律第一。他的五言排律《和李大夫嗣真奉使存撫河東》,長達四十韻,為初唐近體詩中第一長篇。

“北斗掛城邊,南山倚殿前?!倍艑徰浴杜钊R三殿侍宴奉敕詠終南山》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北斗掛城邊,南山倚殿前。

  云標金闋迥,樹杪玉堂懸。

  半嶺通佳氣,中峰繞瑞煙。

  小臣持獻壽,長此戴堯天。


【譯文】

  北斗星掛在長安城邊,終南山好像依靠在蓬萊三殿前。

  山上華麗的宮殿聳入云端,精美的樓閣在樹梢上高懸。

  半山腰漂浮著清新的瑞氣,山峰中環繞著祥瑞的云煙。

  小臣我持酒向皇帝祝壽,愿永遠生活在太平盛世中間。


【賞析一】

  《蓬萊三殿侍宴奉敕詠終南山》是唐代詩人杜審言創作的一首應制詩。全詩八句四十字,充滿了對皇帝的歌功頌德之意。


【賞析二】

  這是借詠終南山來歌頌皇帝的應制詩。唐中宗誕辰,于內殿宴請群臣,命以終南山為題詠詩助興。詩人以北斗、南山、金闕、玉堂寫宮殿的高峻雄偉、金玉滿堂,以終南山的瑞氣、祥云,如在仙境,形容皇宮有如天上宮闕,最后祝圣上壽比南山,愿永受圣王統治。


【賞析三】

  此詩首聯以北斗星高掛宮城邊,巍峨的終南山都倚立在蓬萊三殿之前來映襯皇宮的宏偉高峻。這是借北斗、南山來歌頌。頷聯正面寫終南山的宮觀殿宇高入云表的壯觀。頸聯以終南山瑞云繚繞,和朝廷的興旺之氣相通,進一步以終南山景物來加以歌頌。尾聯直接頌揚皇帝壽比南山,治國有如堯舜。全詩寫得莊重典雅,是典型的歌功頌德的作品。


【賞析四】

  杜審言(約645—708)唐代詩人。字必簡,祖籍襄陽(今屬湖北),遷居河南鞏縣(今河南省鞏縣),是大詩人杜甫的祖父。


【賞析五】

  這也是一首應制詩,對李唐王朝極盡渲染頌揚之能事。詩中用比喻、對偶及夸張等表現手法描寫了終南山的秀麗峻拔。

  首聯寫北斗星和終南山離蓬萊三殿是那么地近:

  “北斗掛城邊,南山倚殿前。”群星璀璨,北斗七星好象掛在長安城邊上,峻拔秀麗的終南山,仿佛依靠在蓬萊三殿的前面。

  頸聯和頷聯描寫終南山精美的建筑及其神秘色彩:

  “云標金闕迥,樹杪玉堂懸。”華麗的宮殿,就象聳入高高的云端,精美的居室宛如建筑在終南山的樹頂上。

  “半嶺通佳氣,中峰繞瑞煙。”終南山的半山腰回蕩著清新的氣息,山峰中云蒸霞蔚,環繞著祥瑞的煙霞。

  尾聯向皇帝祝壽,歌功頌德:

  “小臣持獻壽,長此戴堯天。”小臣我今天持酒向皇帝祝壽,愿李唐王朝永遠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楚山橫地出,漢水接天回?!倍艑徰浴兜窍尻柍恰吩姆g與賞析

【原文】

  旅客三秋至,層城四望開。

  楚山橫地出,漢水接天回。

  冠蓋非新里,章華即舊臺。

  習池風景異,歸路滿塵埃。


【譯文】

  我客游他鄉,不期然已到了九月,現在站在這城頭上放眼四望,頓覺景象開闊。

  楚山橫亙,聳出地面,漢水水勢浩淼,仿佛與云天相連,轉折迂回而去。

  冠蓋里已名不副實,不再與現在的情形相稱了;章華臺也只能代稱舊日的臺榭。


【賞析一】

  《登襄陽城》是唐代詩人杜審言被流放峰州途經襄陽時所作的一首詩。此詩先在首聯點明題意,異鄉之中,登城遠望;頷聯和頸聯敷陳“回望”之所見,有大自然的開闊雄渾,有歷史陳跡的沒落破??;尾聯承接上文的滄桑之意,表達了作者無所歸屬的悲哀之情。全詩借景抒情,寫景氣勢磅礴,格調清新鮮明。


【賞析二】

  杜審言(約公元645年——708年),字必簡,祖籍襄陽(楊今屬湖北),遷居河南鞏縣(今河南省鞏縣),是大詩人杜甫的祖父。高宗咸亨進士,中宗時,因與張易之兄弟交往,被流放峰州。曾任隰城尉、洛陽丞等小官,累官修文館直學士,少與李嶠、崔融、蘇味道齊名,稱“文章四友”,是唐代“近體詩”的奠基人之一,作品多樸素自然。其五言律詩,格律謹嚴。


【賞析三】

  首聯記述詩人在秋高氣爽的九月登臨襄陽城樓的瞬間感受。他縱目四望,心胸豁然開朗,仿佛這壯美的山川景物掃盡了游子心頭的愁云。

  頷聯緊接著具體描繪詩人眼前的山川美景,“楚山橫地出,漢水接天回”,楚地山川橫亙,綿延不斷。漢水浩蕩勢如接天,這確是站在城樓上所望到的襄陽山水的獨特景象。那城郊的萬山、千山、峴山等,在城樓上方掃視過去,錯落連綿,如同橫地而臥。漢水寬廣浩淼縈山繞廓,曲折流向東南,仿佛連天紆回。“出”字,“回”字,都是再平常不過動詞,但與“橫地”,“接天”分別組合起來,就產生了奇異的傳神寫照效果,表現出山川的動態美。那高山流水,巍巍然、湯湯乎于天地之間,一氣直下,不可撼動,不可遏止。胡應麟評這聯詩說:“閎逸渾雄,少陵家法婉然。”

  山川的壯觀永恒,使詩人展開了想象的翅膀,聯想到人生的瞬息即逝,于是頸聯轉入了懷古抒情:“冠蓋非新里,章華即舊臺。”這里是虛寫,冠蓋里原在峴山南去宜城的路上,章華臺遺址就更遠,不管是在潛江或沙市抑或監利,詩人站在襄陽城樓上都是望不見的,所謂“非新里”“即舊臺”,都是詩人想象中的景色。“非新”對應“即舊”,并不覺得重復,反顯出輕巧,句意流轉回環,加強了慨嘆的沉重。想當年那修筑章華臺的楚靈王,云集冠蓋里的漢代達官貴人,如今也不過只留下這古跡罷了。榮華富貴豈能久長!詩人胸中的不平之氣,化為了這“身外即浮云”的一聲長嘆。

  尾聯以寫景作結。襄陽是個風物薈萃的地方,而詩人卻獨獨點出“習池風景異”,習家池不僅山清水秀,亭臺樓宇華麗,而且是晉人山簡醉酒的地方,文章家習鑿齒的故居,習鑿齒為人耿直,著有《漢晉春秋》。據史書記載,“桓溫辟為從事,甚器重之,累遷別駕。溫覬覦非望,著《漢晉春秋》以裁正之。”詩人沒有直接表明自己緬懷前賢,而只寫出習池的風景奇異,因此瞻仰游玩的人眾多。但又沒有直說游人眾多,而是通過描寫“歸路”上塵霧彌漫,襯托出車水馬龍的盛況。“歸路滿塵埃”句中的“歸”字,用得甚為精當,點明了時間和空間,夕陽西下,游覽了一天的人們踏上了歸程。這五個字的結句,描繪出一幅清秋黃昏游人倦歸圖,制造了一個迷惘令人惆悵的意境。不難想象,遠役中的詩人煢煢孑立樓頭面對此景,情何以堪。詩人將懷古之慨隱寓景里,思歸之情深蘊境中。


【賞析四】

  很小的時候,杜審言的家已經遷往鞏縣,甚或,他干脆就出生在那里,所以,不知道,他對這個籍貫上的家鄉,有否留有一絲心底的悸動。

  但詩,卻是不折不扣的好詩。

  本已是客愁逆旅,又逢著萬里悲秋,但驟登襄陽,城頭遠眺,竟覺得胸次隨著四望的景色,一起開闊起來。

  南望楚山,橫地而出,連綿不絕,而湯湯漢水,則偎山繞城,曲折縈回,遠與天接。如此雄渾而又充滿動感的句子,當時無出其右者,即使舉之盛唐,也未有失色,直可與王維“江流天地外,山色有無中”分庭抗禮。此一聯,得胡應麟“閎逸渾雄,少陵家法婉然”盛贊。哦,我險些忘了,他有個奢遮的孫子——杜甫杜少陵。

  山,盡頭還是山。連綿的山峰,隔得斷目光,卻隔不斷思緒。繼續南望,那里是宜城的冠蓋里,曾經名士景從,朱軒華蓋,往來如云;更遠的,是楚靈王的章華臺,舉國營之,數年乃成,其中美女,纖腰如蜂。如今,它們在哪里?里還是那個里,臺還是那個臺,猶如我們唱,星星還是那顆星星,月亮還是那個月亮,但是繁華不再,風流云散,徒留舊名。

  其實,讀第三聯,方悟第二聯險極,破口即將景物道盡,后來何繼?幸詩人有一支騰挪變幻的魔筆,實寫繼之以虛寫,延展了時間與空間,且虛實相間,板滯盡去。

  回到眼前,時日將暮,襄陽城外,紫陌紅塵,那是士紳仕女們,游覽完風景佳異的習家池,倦游而返,踏上了回家的道路。

  其實,襄陽城還是熱鬧的。冠蓋里沉寂了,章華臺廢棄了,不是還有習家池嗎?但是,熱鬧是他們的,我什么都沒有。人們都在回家,而我,卻只有漫漫的旅程。我,也該離開了。

  詩人,留給我們的是一個落寞的背影,一聲悠長的嘆息。


【賞析五】

  杜審言,字必簡,京兆人。是西晉杜預的后世子孫。在咸亨元年與狀元宋守節同榜登進士第,任隰城縣尉。審言憑借自己才能過人,為人高傲,被眾人忌恨。蘇味道任天官侍郎時,有一次審言參加官員的預選試判,出來后他問旁人說:“蘇味道必死。”聽到此話的人大驚,忙問是何原因,審言回答說:“他見到我的判詞,應當羞愧而死。”審言還曾說:“我的文章使屈原、宋玉的賦也成為部下,我的書法使王羲之也成為學生。”他的自負傲慢就像這樣。后來審言因事獲罪,被降職為吉州司戶參軍。到武則天將他召回,準備重用他時,問他:“你高興嗎?”審言手舞足蹈,表示謝恩。武后命他作《歡喜詩》一首,詩寫得令武后滿意,受職為著作郎。后來他又任修文館直學士,直到他病逝。當初審言病重時,宋之問、武平一曾去看望他,他對二人說:“我受盡了造化小兒的苦,還有什么可說的!不過我活著,老是讓你們出不了頭。如今我快死了,只是遺憾找不到接替我的人呀!”審言年輕時與李嶠、崔融、蘇味道齊名,并稱為“文章四友”。他身后留有文集十卷,今已不傳,流傳下來的只有四十多首詩。

“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倍艑徰浴逗蜁x陵陸丞早春游望》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獨有宦游人,偏驚物候新。

  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

  淑氣催黃鳥,晴光轉綠蘋。

  忽聞歌古調,歸思欲沾巾。


【譯文】

  只有遠離故里外出做官之人,特別敏感自然物候轉化更新。

  海上云霞燦爛旭日即將東升,江南梅紅柳綠江北卻才回春。

  和暖的春氣催促著黃鶯歌唱,晴朗的陽光下綠萍顏色轉深。

  忽然聽到你歌吟古樸的曲調,勾起歸思情懷令人落淚沾襟。


【賞析一】

  《和晉陵陸丞早春游望》是唐代詩人杜審言的作品。此詩寫詩人宦游他鄉,春光滿地不能歸省的傷情。詩一開頭就發出感慨,說明離鄉宦游,對異土之“物候”才有“驚新”之意。中間二聯具體寫“驚新”,寫江南新春景色,詩人懷念中原故土的情意。尾聯點明思歸和道出自己傷春的本意。這是一首和詩,采用擬人手法,寫江南早春,歷歷如畫。對仗工整,結構細密,字字錘煉。


【賞析二】

  杜審言是杜甫的祖父,年輕時與李嶠、崔融、蘇味道齊名,號稱“文章四友”。唐高宗咸亨元年中進士,仕途失意,一直擔任縣丞、縣尉之類的小官。等到了永昌元年,詩名大震,但官還是那么小,心里很不高興。江南早春時節,與朋友游覽風景,應該賞心樂事,卻賞心不樂,便寫下了這首詩。這是一首應和的詩。詩人通過描寫異地季節的變化抒發了在外做官的感慨與思鄉的情緒。全詩的語言生動形象春意盎然,構思完整有創意、結構嚴謹、對仗工整,讀來宛如身臨其境。


【賞析三】

  這是一首和詩。原唱是晉陵陸丞作的《早春游望》。晉陵即今江蘇常州,唐代屬江南東道毗陵郡。陸丞,作者的友人,不詳其名,時在晉陵任縣丞。大約武則天永昌元年(689)前后,杜審言在江陰縣任職,與陸某是同郡鄰縣的僚友。他們同游唱和,可能即在其時。陸某原唱已不可知。杜審言這首和詩是用原唱同題抒發自己宦游江南的感慨和歸思。

  詩人在唐高宗咸亨元年(670)中進士后,仕途失意,一直充任縣丞、縣尉之類小官。到永昌元年,他宦游已近二十年,詩名甚高,卻仍然遠離京洛,在江陰這個小縣當小官,心情很不高興。江南早春天氣,和朋友一起游覽風景,本是賞心樂事,但他卻象王粲登樓那樣,“雖信美而非吾土”,不如歸去。所以這首和詩寫得別有情致,驚新而不快,賞心而不樂,感受新鮮而思緒凄清,景色優美而情調淡然,甚至于傷感,有滿腹牢騷在言外。

  詩一開頭就發感慨,說只有離別家鄉、奔走仕途的游子,才會對異鄉的節物氣候感到新奇而大驚小怪。言外即謂,如果在家鄉,或是當地人,則習見而不怪。在這“獨有”、“偏驚”的強調語氣中,生動表現出詩人宦游江南的矛盾心情:這一開頭相當別致,很有個性特點。

  中間二聯即寫“驚新”。表面看,這兩聯寫江南新春伊始至仲春二月的物候變化特點,表現出江南春光明媚、鳥語花香的水鄉景色;實際上,詩人是從比較故鄉中原物候來寫異鄉江南的新奇的,在江南仲春的新鮮風光里有著詩人懷念中原暮春的故土情意,句句驚新而處處懷鄉。

  “云霞”句是寫新春伊始。在古人觀念中,春神東帝,方位在東,日出于東,春來自東。但在中原,新春伊始的物候是“東風解凍,蟄蟲始振,魚上冰”(《禮記·月令》),風已暖而水猶寒。而江南水鄉近海,春風春水都暖,并且多云。所以詩人突出地寫江南的新春是與太陽一起從東方的大海升臨人間的,象曙光一樣映照著滿天云霞。

  “梅柳”句是寫初春正月的花木。同是梅花柳樹,同屬初春正月,在北方是雪里尋梅,遙看柳色,殘冬未消;而江南已經梅花繽紛,柳葉翩翩,春意盎然,正如詩人在同年正月作的《大酺》中所形容的:“梅花落處疑殘雪,柳葉開時任好風。”所以這句說梅柳渡過江來,江南就完全是花發木榮的春天了。

  接著,寫春鳥。“淑氣”謂春天溫暖氣候。“黃鳥”即黃鶯,又名倉庚。仲春二月“倉庚鳴”(《禮記·月令》),南北皆然,但江南的黃鶯叫得更歡。西晉詩人陸機說:“蕙草饒淑氣,時鳥多好音。”(《悲哉行》)“淑氣催黃鳥”,便是化用陸詩,而以一個“催”字,突出了江南二月春鳥更其歡鳴的特點。

  然后,寫水草。“晴光”即謂春光。“綠蘋”是浮萍。在中原,季春三月“萍始生”(《禮記·月令》);在江南,梁代詩人江淹說:“江南二月春,東風轉綠蘋。”(《詠美人春游》)這句說“晴光轉綠蘋”,便是化用江詩,也就暗示出江南二月仲春的物候,恰同中原三月暮春,整整早了一個月。

  總之,新因舊而見奇,景因情而方驚。驚新由于懷舊,思鄉情切,更覺異鄉新奇。這兩聯寫眼中所見江南物候,也寓含著心中懷念中原故鄉之情,與首聯的矛盾心情正相一貫,同時也自然地轉到末聯。

  “古調”是尊重陸丞原唱的用語。詩人用“忽聞”以示意外語氣,巧妙地表現出陸丞的詩在無意中觸到詩人心中思鄉之痛,因而感傷流淚。反過來看,正因為詩人本來思鄉情切,所以一經觸發,便傷心流淚。這個結尾,既點明歸思,又點出和意,結構謹嚴縝密。


【賞析四】

  晉陵即今江蘇常州,唐代屬江南東道毗陵郡。陸丞,作者的友人,不詳其名,時在晉陵任縣丞。大約公元689年(武則天永昌元年)前后,杜審言在江陰縣任職,與陸某是同郡鄰縣的僚友。他們同游唱和,可能即在其時。陸某原唱已不可知。杜審言這首和詩是用原唱同題抒發自己宦游江南的感慨和歸思。


【賞析五】

  前人欣賞這首詩,往往偏愛首、尾二聯,而略過中間二聯。其實,它的構思是完整而有獨創的。起結固然別致,但是如果沒有中間兩聯獨特的情景描寫,整首詩就不會如此豐滿、貫通而別有情趣,也不切題意。從這個意義上說,這首詩的精采處,恰在中間二聯。

“旌旗朝朔氣,笳吹夜邊聲?!倍艑徰浴端痛奕凇吩姆g與賞析

【原文】

  君王行出將,書記遠從征。

  祖帳連河闕,軍麾動洛城。

  旌旗朝朔氣,笳吹夜邊聲。

  坐覺煙塵少,秋風古北平。


【譯文】

  君王將派遣大將出師遠征,你作為書記官也奉命隨行。

  餞別的酒宴規模十分盛大,雄壯的軍威轟動整個洛城。

  軍旗在早晨的寒氣中飄揚,胡笳在夜晚的邊境上傳鳴。

  你穩坐中軍籌劃滅敵計謀,北方的邊境秋天就能平定。


【賞析一】

  《送崔融》是唐代詩人杜審言的五言律詩。此詩是杜審言為好友崔融而作,崔融時任唐代節度使掌書記之官。一二句以敘事方式,寫友人奉命隨行遠征,交代送別的原因。三四句寫送別的場面氣魄宏大、陣勢壯觀。后四句寫詩人設想大軍到達邊境后的情境,并推想此去必然掃平叛軍,清除煙氛,表達了詩人對崔融的鼓勵與祝愿。

  全詩虛實相照,機趣盎然,格調古樸蒼勁,音韻鏗鏘流轉,在寫作上善于運用襯托的手法,特別是頸聯用“朔氣”和“邊聲”來反襯唐軍的威嚴和警覺,顯得十分傳神,是初唐五律中不可多得的送別佳品。


【賞析二】

  此詩借助馳騁想象的筆墨,描繪了一幅生動的沙場剪影。開頭四句,詩人實寫眼前的送別。后面四句,詩人超越空間的限制,寫想象中的邊塞惡劣的氣候環境,在讀者面前展現出一幅荒寒悲涼的景象,烘托出濃烈的戰爭氣氛。此詩虛實相照,機趣盎然,格調古樸蒼勁,音韻鏗鏘流轉,寫得言簡意賅又不失筆調豪放,回腸蕩氣又不失痛快淋漓,沒有悲悲切切的話語,而是充滿著勝利的信心和令人鼓舞的力量。

  詩中著重描寫友人到前線穩坐中軍、運籌帷幄的威武風姿,祝頌之意即暗含其中,這樣來寫送別,生面別開。


【賞析三】

  清代畫家方薰認為,用筆的神妙,就在于有虛有實,所謂“虛實使筆生動有機,機趣所之,生發不窮。”詩畫道理相同。此首送別詩,采用虛實結合的表現手法,寫出了別情,充滿了軍威,寫出了勝利,取得了情景和諧,韻味深長的藝術效果。

  “君王行出將,書記遠從征”以敘事的方式,交待友人遠出的原因和形勢,描繪出一幅君王為殲敵派將出征、書記隨主帥即將遠行的景致。友人從軍遠征,自然要說到行軍戰斗的事情,詩人卻用烘托氣氛的辦法,從側面來寫出送別的題旨,升華主題,使得詩歌條理分明,富有畫龍點睛的作用。“君王”與“書記”、“行”與“遠”的對舉,流露出詩人對友人的稱贊和羨慕之情,也暗含詩人殷勤送別之情,也表現出詩人想建功立業的寄望。

  “祖帳連河闕,軍麾動洛城”以寫景的方式,緊接上文,描繪出一幅餞別的帳蓬連綿不斷、從宮闕直伸延到河邊的景致。詩人以熱烈的感情,豐富的想象,夸張的語言,使得結構顯得嚴謹,寫出征時熱烈隆重的餞別場面和威嚴雄壯的軍容。“連”、“動”兩個動詞,用得貼切自然,可謂一字傳神,觥籌交錯中,使得出征和送行的場面聲勢浩大、氣勢強勁。

  “旌旃朝朔氣,茄吹夜邊聲”寫詩人想象奔赴戰場后的情景:旌旗在晨光下迎著朔風招展,笳聲在月色里放聲長鳴,響徹邊城。“朝”、“朔氣”、“吹”、“邊聲”,富有烘云托月之意,字里間處處充溢著豪氣四溢、志興翻飛的氣勢,流露出軍營嚴肅、高昂的士氣和戰場的悲壯氣氛,側面夸贊行軍和駐屯的整肅和警惕,暗寓出詩人對此次戰爭必勝信念的情愫。

  “坐覺煙塵掃,秋風古北平”描繪出一幅友人穩坐中軍籌劃滅敵計謀、待到北疆秋風勁吹之日傳來平定的捷報的景致。詩人雖然沒有把殺敵的情況加以敘述,卻把友人那種飄逸豪放的氣度、揚眉劍出鞘的神情,活靈活現,洋溢著詩人寄托著對朋友的希望和鼓勵。詩人將餞行離別和抒懷融為一體,情意深長而又志氣干云,既表達了對友人的關切,又襯寫了包括友人在內的將士們的無畏精神。“坐覺”、“掃”、“平”,突顯出詩人對友人的勉勵,表現出對友人才華的信任和王師必勝的信心。


【賞析四】

  武則天萬歲通天元年(696)五月,契丹攻陷營州,七月朝廷命梁王武三思為榆吳道安撫大使,東征以防契丹。崔融也隨軍東征。崔融當時在武三思幕府掌書記。這首詩是作者送別他出征時所寫。


【賞析五】

  杜審言(約645—708)唐代詩人。字必簡,祖籍襄陽(今屬湖北),遷居河南鞏縣(今河南省鞏縣),是大詩人杜甫的祖父。咸亨(唐高宗年號,公元670—674年)進士,中宗時,因與張易之兄弟交往,被流放峰州。曾任隰城尉、洛陽丞等小官,累官修文館直學士。少與李嶠、崔融、蘇味道齊名,稱“文章四友”,是唐代近體詩的奠基人之一。作品多樸素自然,其五言律詩,格律謹嚴。

“寄語洛城風日道,明年春色倍還人?!倍艑徰浴洞喝站┲杏袘选吩姆g與賞析

【原文】

  今年游寓獨游秦,愁思看春不當春。

  上林苑里花徒發,細柳營前葉漫新。

  公子南橋應盡興,將軍西第幾留賓。

  寄語洛城風日道,明年春色倍還人。


【譯文】

  今年外出游玩的時候,自己獨自來到了長安,沒有朋友同游心中帶著春愁來看春天,沒有了春天的感覺。上林苑中的花白白地開放了,細柳營前的柳葉也徒有新芽。朋友們這時在南橋應該玩得正是盡興,將軍府里朋友們歡聚都不愿散去。我在這里向著遙遠的洛陽,對著春天的景物說,等我和朋友再相聚的時候明年的春天一定要加倍地還給我一個更美的春色??!


【賞析一】

  杜審言,初唐詩人,是我國大詩人杜甫的祖父。他當年曾跟隨武則天在東都洛陽居住,并結識了許多文臣武將,成為知己和好友,長安二年春天,他又伴駕回到西都長安,時逢春日,鮮花盛開,面對美景,思友之情油然而生。因此,他欣然命筆,寫下了這篇聲情并茂,情感真摯的《春日京中有懷》。

  杜審言這首 《春日京中有懷 》,結構齊整平密,起承轉合極其自然,虛實相生,波瀾起伏。其藝術手法對后世很有影響。


【賞析二】

  詩的首聯以平緩的語氣敘述起,扣住題目的“京中 ”交代了宦游的時間、地點,勾勒出了整首詩的背景。

  宦游對于為官者而言本為平常之事,而今年所不同的是“獨游秦”。一個“獨”字,將詩人寂寥情懷表現得既充沛又含蓄。這平靜的敘述中寓有潮涌般的思緒。對句緊承出句的“獨游秦”,感情如激流決堤而出:“愁思看春不當春 ”,長安古都風物形勝,鳥語花香對“獨在異鄉為異客”的作者來說卻并“不當春”。這十四個字,巧用重字,使作品氣韻回環,節奏和諧。生動地刻畫出一個身居他鄉,哀春傷懷的詩人形象。

  頷聯是首聯具體化的描繪,在西京長安,上林苑里鮮花盛開卻無人欣賞,細柳營前 ,柳枝新綠卻任其自然而無人看顧?;ㄩ_花落本是自然界的客觀規律,并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然而,一個“徒”字和和一個“漫 ”字,卻將景物賦予了詩人主觀情緒。形象地表現詩人睹物感懷的惆悵心緒。

  頸聯描繪的是詩人想象中洛陽友人賞春歡宴的情景。他們在南橋群游興盡而歸,又在西第集宴豪飲。這歡暢的場面,正與自己“獨游秦”形成鮮明的對照。進一步表現出自己的寂寞孤寂和對友人懷念之情。

  在這里,作者不直接寫自己對洛陽舊友的思念之情,而是想象舊時朋友踏春歡聚的盛況,是運用了“詩從對面寫來”的寫作手法,使詩意跌宕起伏,其中化用了陳遵的典故,更加表現了洛陽舊友豪爽的性格,而且增加了詩歌豪邁氣勢。這一聯春游者風度翩翩,瀟灑自得的神志躍然紙上,讀之令人大有“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之感。

  尾聯構思新穎,造語清新。作者一反前兩聯孤獨傷感之情,表現出了樂觀向上的情懷。將思念化為祝愿,將孤獨化為自信,淋漓盡致抒發了對洛陽萬物無比眷戀和熱愛之情。

  尤其是結句,更是別出心裁 ,因言人之所不能言而為后人所稱道,成為千古佳句,以致被溫家寶總理化用,用來鼓勵世人增強信心,化解危機。

  雖然今年春色已盡,但明年春色更會加迷人,它必將以更加明媚的笑容來報答辛勤耕耘的人們。


【賞析三】

  唐代洛陽為東都。杜審言曾任洛陽丞,后任膳部員外郎及著作佐郎時亦多在洛陽供職,其家又在洛陽西鞏縣,因此他對洛陽有一種特別親切的感情。

  武則天長期留居洛陽 ,只在長安中(701 —— 703)曾一度回西京。當時杜審言曾隨駕去長安。這首《春日京中有懷》詩,大約作于長安二年或三年的春天,詩人抒發懷友思歸之離情,表達了對洛陽的萬物無比的眷戀和熱愛之情。


【賞析四】

  京中,指西京長安。首聯,“今年游寓獨游秦”,游寓,指官員出外游覽。秦,指西京長安。一個“獨”字寫出今年春游不在東都洛陽,倍感孤獨寂寞的情懷。頗有“身在異鄉為異客”的意味。“愁思看春不當春”,因為朋友不在身邊,雖然面對春日美景,卻是萬般愁思,美好的春景也不好看了,這兩句巧用“重字”,生動地刻畫出一個身居他鄉,哀春傷懷的詩人形象。

  頷聯,“上林苑里花徒發,細柳營前葉漫新。”上林苑,指皇帝的園林。細柳營,是軍營所在地?;ㄍ桨l,葉漫新,是說鮮花白白的開放,葉子空有清新,為什么如此呢?愁思所致,不能和朋友欣賞這大好的春光,這是上聯內容的具體化。

  以上兩聯是實寫,作者睹物傷懷,思念朋友的孤獨寂寞之情溢于言表。

  頸聯,“公子南橋應盡興,將軍西第幾留賓。”南橋,游覽勝地。西第,將軍的豪華府第。作者身在西都,想像東都的公子們,在橋頭盡興游玩,在將軍府宴飲歡聚。這里用反襯手法,更進一步表現自己的寂寞孤獨,表現出對友人的深切懷念。

  尾聯,“寄語洛城風日道,明年春色倍還人。”風日道,指洛陽的春日美景。這里是借代,代指在洛陽賞春的朋友,寄語自己思念的東都朋友。今年春光好,明年春光更勝于今年。這里作者一反孤獨傷感之情,將感情基調由孤獨憂愁升華為喜悅自信,表現出昂揚向上樂觀的情懷。將思念化為祝愿,將孤獨化為自信,淋漓盡致抒發了對洛陽萬物無比眷戀和熱愛之情,成為膾炙人口的千古名句。

  溫家寶總理將前句化為“莫道今年春將盡,明年春色倍還人”,更明確地告誡人們不要被今年的金融危機所嚇倒。借用“明年春色倍還人”說明明年的形勢將會大大好轉,給我們描繪出一幅光明燦爛的美景,大大振奮了中國乃至全世界經濟復蘇的信心。因而贏得中外記者的陣陣掌聲。


【賞析五】

  詩以平緩的語氣敘述起,“今年游寓獨游秦”,扣住題目的“京中 ”簡潔地交代了宦游的時間、地點,勾勒出了整首詩的背景?;掠螌υ娙藖碚f本為平常事,而今年所不同的是“獨游秦”。“獨游秦”三字,將詩人獨在異鄉為異客的寂寥情懷表現得既充沛又含蓄。這平靜的敘述中寓有潮涌般的思緒。次句緊承前句的“獨游秦”,順流直下沖決了感情的閘門:“愁思看春不當春 ”,詩人直呼“這春天的景色多么美好,我卻因為鄉愁無心賞玩 ”!長安古都風物形勝,又置冬去春來,節序的推移,自然容易引起異鄉人感昔懷今觸動愁思。這聯詩十四個字,生動地塑造出一個“相思不獨歡,佇立空為嘆”的詩人自我形象。由于詩中錯落有致地巧用重字,“游寓獨游秦 ”,“看春不當春”,使氣韻回環,節奏和諧,聲情搖曳生姿。

  頷聯:“上林苑里花徒發,細柳營前葉漫新”,描繪長安景色,上林苑里鮮花盛開卻無人欣賞,細柳營前 ,柳枝新綠卻無人看顧?;倦S著季節開花結果,是自然規律,本無所謂“徒發”或“漫新 ”,然而詩句中卻著以“徒”和“漫 ”,賦予景物以人性。正應了清人吳喬所說:“景物無自生,惟情所化。”繪景是為寫情,這聯是首聯詩中“愁思看春不當春”的具體化描述,形象地表現詩人睹物感懷的惆悵心緒。

  頸聯:“公子南橋應盡興,將軍西第幾留賓”,描繪的是詩人想象中洛陽友人賞春歡宴的情景 。西第:東漢外戚梁冀為大將軍,起府第在洛陽城西。因馬融曾為寫《大將軍第頌》,后人稱之為西第 。這里泛指豪華府第。留賓:漢游俠陳遵,豪飲好客,宴會時常取客人車轄投入井中,以防客人中途離去。留賓即出自此曲故。他們在南橋群游興盡而歸,又在西第集宴豪飲。這歡暢的場面,正與自己“獨游秦”形成鮮明的對照。詩人運用這一虛筆來反襯自己的孤寂,突出對友人懷念的深沉和思歸之切。由于其中化用了陳遵的典故,不僅表現了友人英俠豪爽的性格,而且使詩歌具有豪放的氣勢。“公子南橋”句,雖沒直接寫景,然而景已自在其中,春游者風度翩翩,瀟灑自得的神志躍然紙上。詩寫至此,似乎已完題中“有懷 ”。但詩人猶覺未夠,又引出尾聯傳頌千古的名句。

  “寄語洛城風日道,明年春色倍還人 ”,尾聯構思新穎,造語清新。語癡而情真。詩人太熟悉洛陽的一切了,他思念洛城的人,也懷念洛城的風日,更留戀洛城的春光美景。這首詩與一般“有懷 ”詩相比,它擴大了“有懷”的范圍 。“詩貴出于自心”(《圍爐詩話》),這聯詩正是獨出心裁 ,“言人之所不能言”。明胡應麟在《詩藪 》中說,七律結句之妙者,“則杜審言 :‘寄語洛城風日道,明年春色倍還人。’”這評語是有灼見的。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色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