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魚玄機的詩詞_魚玄機的詩詞翻譯_魚玄機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5-09     瀏覽次數:0
“影鋪秋水面,花落釣人頭?!濒~玄機《賦得江邊柳》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翠色連荒岸,煙姿入遠樓。

  影鋪秋水面,花落釣人頭。

  根老藏魚窟,枝低系客舟。

  蕭蕭風雨夜,驚夢復添愁。


【譯文】

  楊柳的翠色在荒涼的岸邊綿延,透過曳如煙柳絲,隱約能看見遠方的高樓。

  岸邊柳樹的倒影鋪撒在水面,隨波搖晃,飄揚的柳絮落在垂釣人的頭上。

  柳樹的根深深藏在水底,成了魚的棲息處,低垂的柳枝系住了旅客之舟。

  風雨蕭蕭的夜晚,從夢中驚醒又增添幾許憂愁。


【賞析一】

  此詩當作于唐懿宗咸通四年(863年)魚玄機被棄之后。另有傳說此詩作于魚玄機少女時期,據說是溫庭筠試才命題,魚玄機當場吟成。

  魚玄機時年僅十三,但其詩才已在長安文人中傳誦開來,成為人人稱道的詩童。魚玄機父親去世后,母親幫人洗衣服,勉強糊口。當時名滿京華的大詩人溫庭筠知道魚玄機的名氣,就找到她,讓她當場以“江邊柳”為題賦詩一首,魚玄機思索片刻就給出答卷。溫庭筠為其才華折服。


【賞析二】

  首聯一二句,寫柳色、柳姿,語句對偶:“翠色連荒岸,煙姿入遠樓。”“翠色”,是指柳樹的顏色。“連”,不是一棵樹,是一片。如果詩人想把自己暗喻成江邊柳,那么“荒岸”這兩個字,就有意義了。秋天中柳樹的翠色,應該是衰老的顏色,也可以美,但它是一種蒼老的美,暗示著詩人已身心疲憊。草木枯黃的秋天,岸也是荒的。“荒岸”是想說明詩人自己的生存環境,環顧四周,不知哪里是自己的人生歸宿。

  詩人想:煙波渺渺,隱隱約約中,依稀能看見遠方的樓宇,這些樓宇才是詩人魂牽夢繞的地方,可惜,溫馨的家庭生活離自己太遙遠了,可望而不可及。

  頷聯三四句,寫柳影、柳絮,語句對偶:“影鋪秋水面,花落釣人頭。”岸邊柳樹的倒影鋪撒在水面,隨波搖晃,成了虛的東西,詩人眼前的處境夢幻迷離,一片茫然。飄揚的花絮落在垂釣人的頭頂,命運無非就是被人無情地摘扔而去,甚至不曾有過一眼相看,終歸被拋棄的擔憂涌上心頭。

  頸聯五六句,寫柳根、柳枝,語句對偶:“根老藏魚窟,枝低系客舟。”柳樹老了,根部潰爛,成了魚兒的避難所。在別人的眼里,自己不再新鮮,已經成了他們的暫寄處,就像一個旅店,過往行客們,匆匆來也匆匆去。柳枝雖然能系客丹,但那是暫時的,客舟終要遠行。“枝低”就像詩人伸出的雙手,雙目企盼地牽扯著客人的角衣,結果無濟于事。

  詩的前六句看似寫景,實則述己,寫江邊柳的秋色實是喻詩人自己的處境和命運。

  尾聯七八句,寫心情:“瀟瀟風雨夜,驚夢復添愁。”詩人終于站出來,直抒胸臆。夢醒了,是因為有瀟瀟風雨;往事不堪回首,詩人猛醒之間,卻依然找不到人生的風標,無處可逃。風雨之夜,柳枝引起人的離愁,切合題意。


【賞析三】

  《賦得江邊柳》是唐代女詩人魚玄機的作品。

  此詩前四句描繪了一幅美麗迷蒙的江邊煙柳圖:翠色連岸,柳煙遠樓,影鋪水面,花落人頭;后四句由上面的寫景,轉入書寫不幸的際遇和的愁情,寫柳樹的根深深的藏在水底魚窖,柳枝依依不舍系住客舟,風雨瀟瀟的夜晚,從夢中驚醒又增添幾許愁緒。全詩情景交融,曲折有致,意境優美,是寫景抒情的上乘之作。


【賞析四】

  此詩題為“賦得江邊柳”,柳、留諧音,柳樹容易生長,古人有折柳贈別的習俗,表示挽留和祝福。此詩視角敏銳,畫面絕美,筆鋒老到。

  全詩在寫法上,通篇不著一個“柳”字,但句句寫柳,又暗喻自己的身世處境,情真意切,引人同情。歷來詩評家對此詩評價甚高。


【賞析五】

  魚玄機,女,晚唐詩人,長安(今陜西西安)人。初名魚幼微,字蕙蘭。咸通(唐懿宗年號,860—874)中為補闕李億妾,以李妻不能容,進長安咸宜觀出家為女道士。后被京兆尹溫璋以打死婢女之罪名處死。魚玄機性聰慧,有才思,好讀書,尤工詩。與李冶、薛濤、劉采春并稱唐代四大女詩人。魚玄機其詩作現存五十首,收于《全唐詩》。有《魚玄機集》一卷。其事跡見《唐才子傳》等書。

  至二十世紀,魚玄機引起許多學者關注,對其進行專門研究。研究文章有許袆之《女詩人魚玄機》、譚正璧之《中國女性的文學生活·魚玄機》、盧楚娉之《女冠詩人魚玄機》等,及至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更有繆軍之《試論晚唐女詩人魚玄機及其詩作》、曾志援之《試評唐代女詩人魚玄機的詩》、王中華之《敢于亂禮法的女性——談魚玄機的詩》、艾芹之《魚玄機的女性意識及其愛情》、張乘健之《感懷魚玄機》、蘇者聰之《論唐代女詩人魚玄機》、曲文軍之《女詩人魚玄機考證三題》等,二十世紀九十年代還出版了彭志憲等編著的《唐代詩人魚玄機詩編年譯注》。

“憶君心似西江水,日夜東流無歇時?!濒~玄機《江陵愁望寄子安》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楓葉千枝復萬枝,江橋掩映暮帆遲。

  憶君心似西江水,日夜東流無歇時。


【譯文】

  深秋楓樹千枝萬枝,江橋掩映楓林之中。已到黃昏時分,未見你的帆影。思念你的心如滔滔不絕的西江之水,日日夜夜東流而無停歇的時候。


【賞析一】

  《江陵愁望寄子安》是唐代女詩人魚玄機的作品。這是一首抒情詩,通過對秋景的描繪,表達了女詩人因孤獨寂寞而對遠方情郎的思念之情。此詩前兩句寫盼人不至,后兩句接寫相思情。

  全詩運用句中重復、句中排比、反義字相起等手段,造成悠揚飄搖的風調,有助于加強抒情效果,深切地抒發了詩人的相思之情。


【賞析二】

  首句以江陵秋景興起愁情?!冻o·招魂》:“湛湛江水兮上有楓,極目千里兮傷春心。”楓生江上,西風來時,滿林蕭蕭之聲,很容易觸動人的愁懷。“千枝復萬枝”,是以楓葉之多寫愁緒之重。它不但用“千”“萬”數字寫楓葉之多,而且通過“枝”字的重復,不僅從聲音上狀出枝葉之繁茂,而且表現了思婦望君的急切心情。而“楓葉千萬枝”字減而音促,沒有上述那層好處。

  “江橋掩映──暮帆遲”。極目遠眺,但見江橋掩映于楓林之中;日已垂暮,而不見那人乘船歸來。“掩映”二字,既與上句“千枝”“萬枝”有相呼應之妙,又寫出楓葉遮住望眼,極目遠眺但見江橋掩映于楓林之中,日已垂暮,而不見那人乘船歸來:這對于傳達詩中人焦灼的表情是有幫助的。詞屬雙聲,念來上口。有此二字,形成句中排比,聲調便曼長而較“江橋暮帆遲”為好聽。

  前兩句寫盼人不至,后兩句便接寫相思之情。用江水之永不停止,比相思之永無休歇,與《室思》之喻,機杼正同。乍看來,“西江”“東流”頗似閑字,但減作“憶君如流水,日夜無歇時”,比較原句便覺讀起來不夠味了。細味這最后兩句,原來分用在兩句之中非為駢偶而設的成對的反義字(“東”“西”),有彼此呼應,造成抑揚抗墜的情調,或擒縱之致的功用,使詩句讀來有一唱三嘆之音,亦即所謂“風調”。而刪芟這樣字面,雖意思大致不差,卻必損韻調之美。因此魚玄機此詩每句多二字,有助于加強抒情效果,它們充分發揮了作用。所以比較五絕“自君之出矣”一體,藝術上正自有不可及之處。


【賞析三】

  建安人徐干有著名的《室思》詩五章,第三章末四句是:“自君之出矣,明鏡暗不治。思君如流水,無有窮已時。”后世愛其情韻之美,多仿此作五言絕句,成為“自君之出矣”一體。

  女詩人魚玄機的這首寫給情人的詩(題一作《江陵愁望寄子安》),無論從內容、用韻到后聯的寫法,都與徐干《室思》的四句十分接近。但體裁屬七絕,可看作“自君之出矣”的一個變體。惟其有變化,故創獲也在其中了。


【賞析四】

  五絕與七絕,雖同屬絕句,二體對不同風格的適應性卻有較大差異。近人朱自清說:“論七絕的稱含蓄為‘風調’。風飄搖而有遠情,調悠揚而有遠韻,總之是余味深長。這也配合著七絕的曼長的聲調而言,五絕字少節促,便無所謂風調。”(《唐詩三百首指導大概》)讀魚玄機這首詩,覺著它比《自君之出矣》多一點什么的,正是這里所說的“風調”。本來這首詩也很容易縮成一首五絕:“楓葉千萬枝,江橋暮帆遲。憶君如江水,日夜無歇時”,字數減少而意思不變,但我們卻感到少一點什么的,也是這里所說的“風調”。


【賞析五】

  魚玄機,唐代女詩人。初名魚幼微,字蕙蘭。長安(今陜西西安)人,生卒年不詳。

  咸通(唐懿宗年號,公元860—874年)中,為補闕李億為妾,為李妻不能容,出家于長安咸宜觀為女道士,改名魚玄機。后因殺侍婢綠翹,為京兆尹溫璋處死。魚玄機性聰慧,好讀書,有才思,尤工詩歌,與李郢、溫庭筠等有詩篇往來。其詩作見于《全唐詩》,現存有五十余首,有《魚玄機集》一卷。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色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