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常建的詩詞_常建的詩詞翻譯_常建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5-10     瀏覽次數:0
“清溪深不測,隱處惟孤云?!背=ā端尥醪g隱居》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清溪深不測,隱處惟孤云。

  松際露微月,清光猶為君。

  茅亭宿花影,藥院滋苔紋。

  余亦謝時去,西山鸞鶴群。


【譯文】

  清溪的水深不可測,隱居的地方只見一片白云。松林間露出微微的月光,清亮的光輝好像是為了你而發出。茅亭外,夜靜悄悄的,花影像睡著了一樣,種藥的院子里滋生出苔恨。我也要離開塵世隱居,到西山與鸞鶴作伴。


【賞析一】

  常建和王昌齡是開元十五年同科進士及第的宦友和好友。但他們仕途的經歷和歸宿卻不大相同。常建只做過縣尉,以后便辭官歸隱。王昌齡雖然仕途不順,卻始終沒有退隱。題目“宿王昌齡隱居”,一是指王昌齡出仕前隱居之地,二是說當時王昌齡并不在那里。

  詩人細致地描繪了王昌齡隱居之處的自然景色,贊頌了王昌齡的清高品格和隱居生活的高尚情趣。全詩描述平實,意味含蓄,發人聯想,平易的寫景中蘊含著比興寄喻。


【賞析二】

  這首詩的藝術特點確同《題破山寺后禪院》,“其旨遠,其興僻,佳句輒來,唯論意表”。詩人善于在平易地寫景中蘊含著深長的比興寄喻,形象明朗,詩旨含蓄,而意向顯豁,發人聯想。就此詩而論,詩人巧妙地抓住王昌齡從前隱居的舊地,深情地贊嘆隱者王昌齡的清高品格和隱逸生活的高尚情趣,誠摯地表示諷勸和期望仕者王昌齡歸來的意向。因而在構思和表現上,“唯論意表”的特點更為突出,終篇都贊此勸彼,意在言外,而一片深情又都借景物表達,使王昌齡隱居處的無情景物都充滿對王昌齡的深情,愿王昌齡歸來。但手法又只是平實描敘,不擬人化。所以,其動人在寫情,其悅人在傳神,藝術風格確實近王、孟一派。


【賞析三】

  首聯寫王昌齡隱居所在。“深不測”一作“深不極”,并非指水的深度,而是說清溪水流入石門山深處,見不到頭。王昌齡隱居處便在清溪水流入的石門山上,望去只看見一片白云。齊梁隱士、“山中宰相”陶弘景對齊高帝說:“山中何所有?嶺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因而山中白云便沿為隱者居處的標志,清高風度的象征。但陶弘景是著名闊隱士,白云多;王昌齡卻貧窮,云也孤,而更見出清高。清人徐增說:“惟見孤云,是昌齡不在,并覺其孤也。”這樣理解,也具情趣。

  中間兩聯即寫夜宿王昌齡隱居處所見所感。王昌齡住處清貧幽雅,一座孤零零的茅屋,即所謂“茅亭”。屋前有松樹,屋邊種花,院里蒔藥,見出他的為人和情趣,獨居而情不孤,遁世而愛生活。常建夜宿此地,舉頭望見松樹梢頭,明月升起,清光照來,格外有情,而無心可猜。想來明月不知今夜主人不在,換了客人,依然多情來伴,故云“猶為君”,“君”指王昌齡。這既暗示王昌齡不在,更表現隱逸生活的清高情趣。夜宿茅屋是孤獨的,而抬眼看見窗外屋邊有花影映來,也別具情意。到院里散步,看見王昌齡蒔養的藥草長得很好。因為久無人來,路面長出青苔,所以茂盛的藥草卻滋養了青苔。這又暗示主人不在已久,更在描寫隱逸情趣的同時,流露出一種惋惜和期待的情味,表現得含蓄微妙。

  末聯便寫自己的歸志。“鸞鶴群”用江淹《登廬山香爐峰》“此山具鸞鶴,往來盡仙靈”語,表示將與鸞鶴仙靈為侶,隱逸終生。這里用了一個“亦”字,很妙。實際上這時王昌齡已登仕路,不再隱居。這“亦”字是虛晃,故意也是善意地說要學王昌齡隱逸,步王昌齡同道,借以婉轉地點出諷勸王昌齡堅持初衷而歸隱的意思。其實,這也就是本詩的主題思想。題曰“宿王昌齡隱居”,旨在招王昌齡歸隱。


【賞析四】

  這是一首山水隱逸詩,在盛唐已傳為名篇。到清代,更受“神韻派”的推崇,同《題破山寺后禪院》并為常建代表作品。

  常建和王昌齡是開元十五年(727)同科進士及第的宦友和好友。但在出仕后的經歷和歸宿卻不大相同。常建“淪于一尉”,只做過盱眙縣尉,此后便辭官歸隱于武昌樊山,即西山。王昌齡雖然仕途坎坷,卻并未退隱。題曰“宿王昌齡隱居”,一是指王昌齡出仕前隱居之處,二是說當時王昌齡不在此地。


【賞析五】

  王昌齡及第時大約已有三十七歲。此前,他曾隱居石門山。山在今安徽含山縣境內,即本詩所說“清溪”所在。常建任職的盱眙,即今江蘇盱眙,與石門山分處淮河南北。常建辭官西返武昌樊山,大概渡淮繞道不遠,就近到石門山一游,并在王昌齡隱居處住了一夜。

“雨歇楊林東渡頭,永和三日蕩輕舟?!背=ā度諏だ罹徘f》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雨歇楊林東渡頭, 永和三日蕩輕舟。

  故人家在桃花岸, 直到門前溪水流。


【譯文】

  在三月三日這一天,乘船去尋訪一個家住溪邊的好友,因為是在三月三日里乘舟來尋訪友人,在這個日子本身,以及美好的節令里、那美麗的景色都很容易使人聯想起以前的山陰蘭亭之會。故人的家就住在這條溪流岸邊,莊旁河岸,有一片桃林。


【賞析一】

  常建(708——765?),字號不詳,有說是邢臺人或說長安(今陜西西安)人,唐開元進士,曾任盱眙尉。因仕途失意,后隱居。詩多五言,常以山林寺觀為題材,偶爾有表現邊塞生活之作。

  這首《三日尋李九莊》詩寫的是詩人三月三日這天乘船訪問一位家住溪邊姓李的朋友(“九”也許就是這位朋友在家中的排列)。


【賞析二】

  首句“雨歇楊林東渡頭”,寫這次行程出發地點“楊林東渡頭”的景物。“楊林”即楊柳樹林。這句詩的意思是說,東邊小小的渡口生長著一片綠柳。“楊林”就抓住了這里的自然特點,位置在東邊。其中一個“歇”字,不但表明了春雨停息,而且讓人感受到瀟瀟春雨洗滌柳林之后,滿眼青翠之自然美。也可以說,詩人從色彩的角度來寫的,給人以生意盎然之感。同時,首詞“雨歇”,也暗示了江水暴漲,為寫這“蕩輕舟”奠定了條件。

  第二句“永和三日蕩輕舟”。“永和”即東晉穆帝年號。人們知道,晉王羲之《蘭亭集序》就記了永和三年(公元353年)三月上巳日這天,會稽山陰蘭亭會集了很多的名士為蘭亭落成做詩。所以,提到《蘭亭集序》,提到“永和三日”,人們自然想到“永和九年,歲在癸丑,暮春之初,會于會稽山陰之蘭亭,修禊事也。群賢畢至,少長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王羲之《蘭亭集序》)這樣美好的文句和表現出來的歡樂盛況。而詩人就在三月三日這天乘舟訪友。這里,詩人用“永和三日”這一典故,是從人文環境來之美襯托自己美好的心情。其中一個“蕩”字,不但表明詩人悠悠蕩蕩于溪流之中,更表現出詩人無不愜意的歡樂心境。

  后面兩句“故人家在桃花岸,直到門前溪水流”寫了此次行蹤目的地“李九莊”的環境。從思維角度看,而這兩句并不是詩人實寫所見,而是舟行途通過環境描寫來暗示目的地的。

  第三句“故人家在桃花岸”,意思是說,朋友家住溪水岸邊,那里有一片桃林。這一句中的“桃花岸”,就暗指了“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的武陵人行舟的地方。也就是說,這里詩人常建借用陶淵明桃花源的典故,間接地把朋友“李九莊”比為桃源仙境,不但把朋友的家描寫得自然美妙,而且也暗示了詩人對“桃源生活”的愛慕與向往之情。

  正因為如此情感,因而,詩人在結尾寫道:“直到門前溪水流。”意思是說,(從楊林渡頭出發)一條清溪直通門前,(來到一片繁花似錦的桃林的岸邊)就是朋友的家了。這里,詩人還是緊承上句而注重了虛寫,是通過想象(也許是故人介紹)把朋友家所在的環境描寫得情趣盎然,一個“清”字,不但描寫了溪水的清澈,而且也表明了這里的生活的清幽閑適,從而給詩歌增添了曲折的情致和雋永的情味。


【賞析三】

  詩的題材很平常,內容也極單純:三月三日這一天,乘船去尋訪一位家住溪邊的朋友李某(“九”是友人的排行)。頭一句寫這次行程的出發點──楊林東渡頭的景物。顧名思義,可以想見這個小小的渡口生長著一片綠柳。出發時瀟瀟春雨已經停歇,柳林經過春雨的洗滌,益發顯得青翠滿眼,生意盎然。這清新明麗的景色,為這次輕松愉快的游訪提供了一個適宜的環境氣氛;雨后必然水漲,也為下句“蕩輕舟”準備了條件。

  第二句寫舟行溪中的愉快感受和詩意聯想。因為是三月三日乘舟尋訪友人,這個日子本身,以及美好的節令、美麗的景色都很容易使詩人聯想起歷史上著名的山陰蘭亭之會。詩人特意標舉“永和三日”,讀者即可以從這里引發出豐富的聯想,在腦海中描繪出一幅“天朗氣清,惠風和暢”,“茂林修竹,清流激湍”的清麗畫圖,和“群賢畢至,少長咸集”、“游目騁懷,極視聽之娛”的歡樂場面。

  三四兩句轉寫此行的目的地──李九莊的環境景色。故人的家就住在這條溪流岸邊,莊旁河岸,有一片桃林。三月初頭,正是桃花盛開的季節,讓人自然聯想起夾岸桃花的武陵源。實際上,作者在這里正是暗用桃花源的典故,把李九莊比作現實的桃源仙境,不過用得非常自然巧妙,令人渾然不覺罷了。張旭《桃花磯》說:“桃花盡日隨流水,洞在清溪何處邊?”同樣暗用桃源之典。但張詩以問語作收,得搖曳不盡之致;常詩以直敘作結,見興會淋漓之情。機杼雖同,而意趣自異。

  以上所說的,是把三四兩句理解為詩人到達李九莊后即目所見的情景。這境界、情調已經夠優美了。但細味題目中的“尋”字,卻感到詩人在構思上還打了一個小小的埋伏。三四兩句,實際上并非到達后即目所見,而是舟行途中對目的地的遙想,是根據故人對他的居處所作的詩意介紹而生出的想象。詩人并沒有到過李九莊,只是聽朋友說過:從楊林渡頭出發,有一條清溪直通我家門前,不須費力尋找,只要看到一片繁花似錦的桃林,就是我家的標志了。這,正是“故人家在桃花岸,直到門前溪水流”這種詩意遙想的由來。不妨說,這首詩的詩意就集中體現在由友人的提示而去尋訪所生出的美麗遐想上。這種遐想,使得這首本來容易寫得比較平直的詩增添了曲折的情致和雋永的情味,變得更耐人涵詠咀嚼了。


【賞析四】

  這首詩歌最大的特點在于暗用“蘭亭集會”和“桃花源”的典故。這樣,不但使單純的訪友內容顯得更豐富,更含蓄,更耐人尋味,而且增強詩歌的形象感,使詩歌具有“旨遠,興僻”的審美藝術特色。


【賞析五】

  這里的“三日”是指三月三。三月三正是春花盛開的時候。在三月三晉代王羲之也曾經跟朋友在南亭聚會暢飲,曾寫下著名的《蘭亭集序》。所以這里詩人用三月三表示朋友的友情高朋滿座,與朋友在桃花源一般的地方,在郊外,在世外桃源共享友情,共享詩情畫意。而這位詩人他要尋的李九莊園,這位李九在當時是個隱居的高士,是作者的老朋友。

  “雨歇楊林東渡頭”,讓我們馬上想到當詩人到了渡頭,渡頭是楊柳青青,雨過天晴,他就乘坐輕舟在三月三這美好的春天去與朋友相會。而朋友的家就在桃花岸,這讓人想到世外桃源的那種美景。有一條溪流一直能抵達他的門庭,這里預示著這位隱居脫俗的高士就像桃花源一樣在城外非常清靜的地方居住。

“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背=ā额}破山寺后禪院》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

  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

  萬籟此皆寂,惟聞鐘磬音。


【譯文】

  清晨我漫步走到這座古寺,初升的太陽照耀著高聳的叢林。

  一條曲折的小路通向幽靜的遠方,那里是被花木濃蔭覆蓋著的禪房。

  山光明凈,鳥兒歡悅地歌唱,深潭倒影,更使人覺得心境的空靈。

  萬物一片沉寂,只聽到那悠悠鐘磬的回聲。


【賞析一】

 ?、娭荚谫澝篮蠖U院景色之幽靜,抒發寄情山水之胸懷。詩人清晨登常熟縣的破山,入破山寺(即興福寺),在旭日初升、光照山林的景色中,表露禮贊佛宇之情。然后走到幽靜的后院,面對美妙的佳境,忘情地欣賞,寄托自己遁世情懷。

 ?、?ldquo;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意境尤其靜凈。起句對偶,頷聯反而對得不工整,雖屬五律,卻有古體詩的風韻。


【賞析二】

  晨游山寺,看到幽靜的竹林、清澈的水潭,青山煥發、鳥兒歡唱,裊裊的鐘磬聲時隱時現。如此清幽的環境使詩人頓去雜念,心中豁然開朗。全詩雖詠禪房寺院,實抒寄情山水及隱逸之情。

  語言古樸,意象深微;構思工于造意,妙在言外,引人在平易中進入勝境。


【賞析三】

  這是一首描寫幽靜的風景的詩,出自唐代大詩人常建之手,生動優美。

  詩人常建是田園山水詩人,詩像一幅動態的畫一般。讓我們一起看看,這幅畫畫的是什么?

  破山在當今的江蘇省,“寺”指的則是興福寺。寺廟是南齊時所建,在唐代已是一座古寺,作者清晨去寺后禪院,風景自然恬靜,有感而發。

  詩中有許多描寫微妙之處。第一句“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一上來的“清晨”倍顯幽靜,“入”寫出了進入寺的深度。“古寺”則給人一種厚重感,“初日”沒有午日的毒辣,也沒有夕陽的暮氣沉沉,又靜又有生機。“高林”和第二句里的“花木深”都從側面顯出禪院歷史悠久。詩中第三句的景色和地點“禪房”互相呼應。禪房要求人心“凈且靜”,而“潭影”卻把人變得心無雜念。影子是風景的一個復制品。影子好看,風景自然更美麗。第四句話里還有一個巧妙的“鐘”:“鐘磬音”是和尚們早起開始念經時才會有的,再次提醒了讀者時間是清晨。


【賞析四】

  這是一首寫景的詩,描寫了寺院的清幽與潔凈,抒發了作者寄情山水的隱逸情懷。景中含情,委婉含蓄,語言樸素自然,作者從入古寺、見高林、踏竹徑到進禪房,最后聆聽古剎的鐘磬聲。

  詩中,虛寫萬籟俱寂,實寫心靈感悟;虛寫鐘磬之聲,實寫心靈震撼,借虛寫實,深邃綿遠,意境高闊,寓意深長,發人深思,引人入勝,令人回味。


【賞析五】

  破山在今江蘇常熟,寺指興福寺,是南齊時郴州刺史倪德光施舍宅園改建的,到唐代已屬古寺。詩中抒寫清晨游寺后禪院的觀感,筆調古樸,描寫省凈,興象深微,意境渾融,藝術上相當完整,是盛唐山水詩中獨具一格的名篇。

  這首詩題詠的是佛寺禪院,抒發的是寄情山水的隱逸胸懷。詩人在清晨登破山,入興福寺,旭日初升,光照山上樹林。佛家稱僧徒聚集的處所為“叢林”,所以“高林”兼有稱頌禪院之意,在光照山林的景象中顯露著禮贊佛宇之情。然后,詩人穿過寺中竹叢小路,走到幽深的后院,發現唱經禮佛的禪房就在后院花叢樹林深處。這樣幽靜美妙的環境,使詩人驚嘆,陶醉,忘情地欣賞起來。他舉目望見寺后的青山煥發著日照的光彩,看見鳥兒自由自在地飛鳴歡唱;走到清清的水潭旁,只見天地和自己的身影在水中湛然空明,心中的塵世雜念頓時滌除。佛門即空門。佛家說,出家人禪定之后,“雖復飲食,而以禪悅為味”(《維摩經·方便品》),精神上極為純凈怡悅。此刻此景此情,詩人仿佛領悟到了空門禪悅的奧妙,擺脫塵世一切煩惱,象鳥兒那樣自由自在,無憂無慮。似是大自然和人世間的所有其他聲響都寂滅了,只有鐘磬之音,這悠揚而宏亮的佛音引導人們進入純凈怡悅的境界。顯然,詩人欣賞這禪院幽美絕世的居處,領略這空門忘情塵俗的意境,寄托自己遁世無悶的情懷。

  這是一首律詩,但筆調有似古體,語言樸素,格律變通。它首聯用流水對,而次聯不對仗,是出于構思造意的需要。這首詩從唐代起就備受贊賞,主要由于它構思造意的優美,很有興味。詩以題詠禪院而抒發隱逸情趣,從晨游山寺起而以贊美超脫作結,樸實地寫景抒情,而意在言外。這種委婉含蓄的構思,恰如唐代殷璠評常建詩歌藝術特點所說:“建詩似初發通莊,卻尋野徑,百里之外,方歸大道。所以其旨遠,其興僻,佳句輒來,唯論意表。”(《河岳英靈集》)精辟地指出常建詩的特點在于構思巧妙,善于引導讀者在平易中入其勝境,然后體會詩的旨趣,而不以描摹和詞藻驚人。因此,詩中佳句,往往好象突然出現在讀者面前,令人驚嘆。而其佳句,也如詩的構思一樣,工于造意,妙在言外。宋代歐陽修十分喜愛“竹徑”兩句,說“欲效其語作一聯,久不可得,乃知造意者為難工也”。后來他在青州一處山齋宿息,親身體驗到“竹徑”兩句所寫的意境情趣,更想寫出那樣的詩句,卻仍然“莫獲一言”(見《題青州山齋》)。歐陽修的體會,生動說明了“竹徑”兩句的好處,不在描摹景物精美,令人如臨其境,而在于能夠喚起身經其境者的親切回味,故云難在造意。同樣,被殷璠譽為“警策”的“山光”兩句,不僅造語警拔,寓意更為深長,旨在發人深思。正由于詩人著力于構思和造意,因此造語不求形似,而多含比興,重在達意,引人入勝,耐人尋味。

  盛唐山水詩大多歌詠隱逸情趣,都有一種優閑適意的情調,但各有獨特風格和成就。常建這首詩是在優游中寫會悟,具有盛唐山水詩的共通情調,但風格閑雅清警,藝術上與王維的高妙、孟浩然的平淡都不類同,確屬獨具一格。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色色网站